“老祖,山门有难,您快快显灵吧。”

    “老祖,都要被灭门了,您就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杨寒正在静室内闭关,忽然听到外面就传来叫喊声。

    老祖?

    杨寒纳闷。

    他所在的门派,叫做纯阳宫,宫里只有一位老祖,就是那快要飞升的吕祖。

    吕祖的闭关之处,在遥远处的雪山,这人来此哭喊啥呢?

    “老祖,您就快快出来吧。再不出来,我纯阳就要真的灭门了。”

    纳闷之中,那个声音再次传来。

    杨寒无奈,只能停止修炼,起身出关查看。

    打开静室的门,落下许多灰尘。

    杨寒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方才进来的时候可是很干净的啊。

    来到外面,发现藤蔓丛生,四周的树木非常茂盛,犹如换了一片新天地。

    这与他闭关之前,婉若两个世界。

    杨寒一时有些吃惊。莫非是哪位师兄的道法?

    毕竟,他闭关只为突破锻体期,进入炼气期。

    锻体期是修行的最低境界,从锻体期突破到炼气期,一般只需要几天而已。

    可外面的变化,怎么像是过了很久呢?

    “老祖,您终于出关了!”这时,一个年迈的老人冲过来跪在杨寒面前,不停的叩拜。

    看他痛哭流涕的模样,似乎遭受了极大的委屈。

    杨寒左右看了一眼,发现并无旁人,这才问道:“你在叫我?”

    “老祖,山门遭逢大难,您快些出手吧。”那老人抬头看着杨寒,目光非常笃定。

    很显然,是真的在叫他。

    杨寒顿时就懵了。

    自己虽是纯阳宫掌门的亲传弟子,身份尊贵,却也达不到老祖的程度啊。

    这人到底什么情况?

    “大长老,老祖可否出关?”疑惑之际,伴着破空声,几个身影踩着飞剑过来。

    为首那人是个女的,穿着纯阳道袍,将完美身材勾勒出来。

    她肤色白嫩,五官精致,是个美人坯子。

    只是,头上的发冠被削去一半,衣服上沾满血迹,头发凌乱的披在身后。

    看上去颇有些狼狈。

    不过,从着装上来看,这人居然是纯阳宫的掌门。

    卧槽?

    这下子,杨寒是彻底懵了。

    他才闭关一会儿,怎么外面就变天了?

    掌门明明是他的师尊,纯阳道人李忘生啊。

    女子来到杨寒面前,上下打量了一番,才惊疑的道:“老祖?”

    “是老祖,老祖出关了。”旁边的老人非常笃定。

    这下子,后面的弟子都懵了。

    根据他们的感知,杨寒才是个锻体期的修行者,怎么可能与那闭关的老祖相提并论?

    不过,瞧着模样,倒真的和老祖一样。

    境界为何如此之低?

    难道是什么隐匿功法?

    可在同门面前,完全没必要啊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不是更应该爆发境界,震慑四方吗?

    这些弟子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瞧着他们迷惑的模样,杨寒也是相当迷茫。

    他是个穿越者,来到这片大陆后,身份是纯阳宫掌门李忘生的亲传弟子。

    今早闭关准备突破锻体10重,进入炼气期。

    可才没多久,就被那老人叫醒了。

    出来之后,发现外面已经变天。

    正想询问几句,就闻破空声再次传来,随即一群人踩着飞剑赶到。

    “李若曦,我看你往哪里跑!今日,必灭你纯阳宫。”那群人来到这边,朝着众人大叫。

    他们的模样非常嚣张,神态上远比纯阳弟子轻松。

    杨寒瞧了瞧,发现对方是五个筑基期和一个金丹期的修行者。

    就这?灭纯阳宫?

    杨寒顿时就乐了。

    纯阳宫作为大陆顶尖门派,不说吕祖是大乘期的高人,就内门弟子都是元婴期的强者。

    他们这点战力,还不够塞牙缝啊。

    居然还敢大言不惭的说要灭纯阳宫?

    呵呵呵呵……

    简直可笑至极。

    看着杨寒的表现,金丹期那人一下子就不爽了,直接隔空一拳打过来。

    他想着,纯阳宫就只剩这么点人了,还敢如此嚣张?

    更何况,才是个锻体期的渣渣,居然也敢做出那样的神态。

    不可饶恕。

    看着那一拳轰过来,周围的人都是大惊。他们已经是强弩之末,这样的攻击根本挡不住。

    眼看杨寒就要被命中,纯阳宫的人只来得及张大嘴巴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攻击,杨寒也是挺慌的。

    虽说在他心里,纯阳宫非常强大,可周围并没有强大的师兄弟啊。

    而他自己只是锻体期。

    狐假虎威倒是可以。

    可一旦来真的……

    完了完了,才穿越过来,都还没跨入修仙门槛,就要交代在这里吗?

    杨寒有些丧气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那颇具威势的一拳,猛地打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一时气劲爆开,卷起一阵灰尘。

    不过,微风拂过,杨寒仍旧原封不动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居然半点事都没有!

    静!

    这下子,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了。

    完全想不明白,一个锻体期的人,是如何挡住金丹期一击的。

    要知道,锻体期和金丹期,可是差了三个大境界啊!

    这人是如何做到的?

    一时间,周围的人各有所思。

    在纯阳宫这些弟子心中,更加笃定杨寒是收敛了气息,没有把境界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实力,应该是合体期以上了。

    毕竟,闭关那么久的人物,境界太低的话,寿命根本不够。

    而对面那群人,不知道杨寒的身份,还以为杨寒有护体法宝。

    能轻松防御金丹期一击的法宝,肯定不简单。

    这让他们非常眼红。

    那金丹期的强者意识到这里,嘴角很快勾起笑容,身体一晃就朝着杨寒冲过去。

    他要在第一时间弄到这件法宝,晚了可是会被抢的。

    见状,纯阳宫众人本能的就想出手。

    但他们伤势太重,真元不足,又考虑到杨寒是老祖级别人物,根本不需要小辈出手,便都忍住了。

    杨寒一惊,本能的就想逃跑。

    但那金丹期的强者速度太快,眨眼就到身前。

    这次,金丹期强者发动全力一击,想要在第一时间抢到法宝。

    “轰!”攻击落到杨寒身上,气浪猛烈地爆发开来,将周围的人全数吹飞。

    那样的威势,旁人根本防不住。

    但是,当众人看过去时,却赫然发现……

    杨寒依旧完好的站在场中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,甚至连姿势都没有改变。

    只不过,由于刚才的攻击,他身上的衣物已经粉碎,只剩下一条大短裤。

    这个形象,让李若曦俏脸一红,赶紧歪头不看。

    见杨寒还是没有受伤,对面那些人全都懵了。

    这,到底什么情况?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