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寒也是很惊讶。

    他可以非常确定,自己才是锻体期,真正的锻体期,修行中最低的境界。

    而且,身上也没有任何法宝。

    可这实打实的金丹期强者,为何打不动自己?

    那全力一击打在身上,就跟微风拂过一样,没有半点作用。

    难不成这攻击是假的?或者是做梦?心魔?

    可锻体期不应该出现心魔啊。

    亦或者……是同门师兄们在整蛊我?

    对,肯定是整蛊。

    修仙者的道法高深,使出这点小手段很轻松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杨寒微微一笑,伸手拍向这金丹期强者的肩膀,表示已经看破他们的诡计,不用再装了。

    金丹期强者呆愣在原地,脑子一片空白,没有去躲避杨寒的手。

    原本只是正常的拍拍肩膀。

    可当杨寒拍到这个人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恐怖的一幕发生了!

    巨大的力量从杨寒的手上爆发而出,直接把这人拍成了渣滓。

    那渣滓甚至余势不减,还向下溅射出去,把整个地面都给打通了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眨眼的时间,金丹期强者就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而他刚才所站的地面上,留下了一个几千米的深坑。

    震撼!恐怖!惊骇!

    见此一幕,所有人都张大嘴巴,难以置信的看着杨寒。

    他们见过很多强者。

    可如此轻松就把金丹期打成碎渣,还让碎渣打穿地面的……

    他们真没见过啊。

    即便是大陆上那些顶级的强者都做不到!

    这人到底是谁?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对面几人瑟瑟发抖,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别人惊骇,杨寒同样惊骇。

    他也没想到,自己随手一拍,居然就爆发出如此威力。

    这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疑惑之中,他朝前打出一拳,想要看看力量如何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霎时间,恐怖的音爆传开。

    杨寒身前的空气,直接被他的拳头压缩成固态,朝着远处飞溅开来。

    一路上,卷起恐怖的罡风,把周围的一切都给破坏。

    那随金丹期强者一同前来的几人,正好就在路径之上。

    他们惊骇的瞪大眼睛,根本来不及闪避。

    罡风席卷而过,这些人全数粉碎,连渣都不剩。

    “轰!”这股力量继续传递出去,在极远处打出一个恐怖的巨坑才停止。

    见此一幕,纯阳宫弟子目瞪口呆,愣神数秒后才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李若曦急忙跪在地上,高呼:“拜见老祖。”

    其他弟子见状,也是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杨寒,看着自己的拳头愣住了。

    这特么不是整蛊啊!

    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我才是一个锻体期而已。

    修行中最低的境界。

    这种力量到底什么情况?

    不过,看着低头叩拜的纯阳宫弟子,杨寒还是赶紧收起拳头。

    既然他们叫自己老祖,就得装上一装。

    他负手而立,看向天空道:“我闭关多久了?”

    作为刚出关的人,问这话倒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闻之,那被称作李若曦的现任掌门赶紧起身回答,道:“老祖,您已经闭关一万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才一天……啊?!”杨寒急速回头,猛地盯着李若曦,甚至怀疑自己幻听了。

    一万年?

    这是什么概念?

    闭关突破炼体期而已。

    都还没成功,怎么就过了一万年?

    颇有一种“开始了吗?已经结束了”的感觉。

    杨寒懵逼的看着李若曦。

    李若曦俏脸一红,赶紧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杨寒可是他的偶像。

    如今偶像就在身前,怎能不激动?

    要知道,杨寒可是纯阳宫的一个传奇。

    不是说杨寒有多大的贡献,多大的功劳,或者多高的资质。

    而是每个入门弟子,都会有个任务,就是每天来检查杨寒的闭关情况。

    刚开始,只是李忘生对杨寒的关怀。

    可等李忘生飞升之后,杨寒仍旧没有出关。

    这事就变得诡异起来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推移。

    一千年过去,师兄们陆续飞升。

    两千年过去,第三代弟子都飞升了。

    三千年过去……

    四千年过去……

    五千年过去……

    如果不是能通过阵法看到杨寒的情况。

    当时的掌门都要强行打开静室了。

    从锻体期开始闭关五千年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当时震撼了整个大陆。

    众多强者都过来查看,完全无法理解这一现象。

    特别,从阵法的感应来看,杨寒一直都是锻体期。

    这就奇了怪。

    元婴期都只能活一千年。

    一个锻体期怎么可能活过五千年?

    这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渐渐地,这事就在纯阳宫传承下来,成为纯阳宫最大的传奇。

    即便是一千年前的大难,纯阳宫迅速没落,也没能中断。

    只是对杨寒的修为境界,后世越来越摸不透,只有历任掌门才知晓内情。

    在纯阳宫没落之后,杨寒就成了纯阳弟子们的心灵寄托。

    相当于一个“地标建筑”,也是强大的后盾。

    李若曦从入门开始,就对杨寒景仰无比。

    如今距离那么近,她真的是非常紧张。

    杨寒没注意那么多,他看向远处,喟然长叹。

    难怪周围变化那么大。

    敢情,已经过了一万年!

    一万年啊!

    老祖,师傅,师兄弟们都飞升了。

    就只剩下他一个了。

    天啊。

    我到底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别说是大陆上的强者,就是杨寒自己也搞不懂啊。

    不过,可以确定的是,他的锻体期似乎有些不一样。

    实力太过于恐怖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拳,他只是随手打出来的,都还没有用尽全力,就达到如此效果。

    这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疑惑之中,杨寒闭眼查看。

    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。

    他的锻体期,居然达到了999999999层!

    似乎已经是某种极限,就连真气都无法纳入体内了。

    牛逼,离谱,恐怖,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面对这个情况,杨寒自己都凌乱了。

    “咦?李若曦,你居然还活着?吴长老去哪了?”这时,飞来几个人,都是筑基期的修行者。

    看到李若曦等人在此处,还有个穿着大短裤的男人,一时都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李若曦是纯阳的现任掌门,金丹期强者。

    即便此刻强弩之末,这些筑基期的也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“老祖,他们是炼妖宗的人。”李若曦抱拳,给杨寒说明情况。

    在纯阳宫没落千年后,已经是一蹶不振。

    上代掌门到死都才金丹期。

    李若曦算是新一代的天才弟子,年纪轻轻就达到金丹。

    原本是重振纯阳的希望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门徒凋零,朽木难支。

    再加上周围发展起来的大派各种制约,使得纯阳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今日,因为一些小摩擦,那炼妖宗的人居然直接就杀上来。

    扬言要灭了纯阳宫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杨寒出现,估计真的会被灭门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