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完之后,杨寒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当年的纯阳宫,是何等的辉煌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才是闭个关而已,都还没享受门派福利,就变成了这个模样。

    看向远处,曾经高大的建筑已经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即便是低矮的建筑,也是残破不堪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虽然是一万年后,杨寒也是颇为伤感。

    “李若曦,杀了你身边的人,可以饶你不死。说不定,掌门夫人的位置都有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李若曦,纯阳完了,看你是个天才,还是个大美女,可不要自误啊。”

    那几个炼妖宗的踩着飞剑,将众人包围起来。

    瞧着李若曦似乎还有战力,便打算采用挑拨离间的诡计,拖一拖时间等着支援。

    可惜,这些人遇到了杨寒。

    杨寒穿越过来后,被师兄师弟,师姐师妹,掌门以及老祖百般呵护。

    那种发自心底的关爱,根本不是虚情假意,让他感动不已。

    在杨寒的心理,纯阳宫早已是第二个家。

    如今纯阳宫没落,还被这种垃圾门派侮辱……

    如何能忍?

    杨寒站出来,扎马步,握紧拳头,瞄准这些人。

    一整套动作,正是纯阳宫最基础的拳法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个锻体期的垃圾,还想强出头?”瞧着杨寒的行为,那些炼妖宗的人哈哈大笑,根本就不把当回事。

    也的确,锻体期只是修行中最低的境界,别说他们筑基期,就是炼气期的都能轻松虐杀之。

    这种麻痹大意,小看轻视,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杨寒不会给他们后悔的机会。

    做完这套动作后,他朝着几人猛地打出一拳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霎时间,恐怖的力量席卷开来。

    十多个人,完全来不及反应,脸上都还挂着笑容,瞬间就被打成灰飞,消散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这一拳的余势不减,从纯阳宫一路传递下去,把天空的云层从中轰开,划过上万里的距离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真气波动,没有任何真元波动,也就没有引起太大的注意。

    只是,光靠自身的力量就实现这一切。

    这样的力量,简直惊世骇俗。

    李若曦等人虽说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但当再次见到时,依旧震撼不已。

    这样的老祖,真的是太强大了。

    强大得有些过分,有些不符合常理。

    毕竟,杨寒闭关到现在,还没有经历过雷劫,最多只是渡劫期。

    可根据记载来看,渡劫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威力。

    举手投足间,就能毁天灭地,这是大乘期才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老祖到底什么境界?

    纯阳宫弟子对视一眼,都很茫然。

    只有李若曦最清楚。

    杨寒仍旧是锻体期!

    修仙中最低的境界!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也无法掩盖那骇人的实力。

    老祖这样的实力,完全能够重振纯阳,引领纯阳走向巅峰。

    李若曦和一众弟子如此想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纯阳宫的范围很大,约有一线城市那么大。

    解决完这边,杨寒来到外面,发现很多地方都在着火。

    显然形势不容乐观。

    “老祖……”李若曦苦涩的看着杨寒,想说什么,却又没开口。

    杨寒点点头,表示会为此事做主。

    这让李若曦一阵感动,莫名的安全感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不过,看着远处的山峰,杨寒一时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他才是个锻体期,体内的真气都用来锻体了,别说御剑飞行,就是轻功都不会啊。

    这么远的距离,要如何过去?

    求助旁边的弟子?

    老脸拉不下来啊。

    跳过去?

    万一没有把握好分寸,毁了纯阳宫怎么办?

    一时间,杨寒有些为难了。

    “老祖,弟子的飞剑最近出了些问题。能否向老祖讨教一下?”还好,李若曦蕙质兰心,又知晓杨寒的真实情况,在其他弟子反应过来之前,赶紧出了个主意。

    这方法好啊。

    杨寒一听,暗道妙哉,便点头道:“唔,这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如此,他跳到李若曦的飞剑上。

    李若曦也不拖沓,咻的就飞出去。

    忽然的加速,让杨寒一惊,本能的抱住李若曦的腰。

    一时间,李若曦脸蛋通红。

    只是,看着纯阳宫如此残破,杨寒心里充满了忧伤,倒是没注意那么多细节。

    一路上,纯阳宫的建筑已经燃起大火。

    弟子的尸体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炼妖宗的人,在四处兴风作浪,抢夺值钱的东西。

    李若曦看不下去,爆发出真元,将这些人全数杀死。

    杨寒静静地看着,也没有出手。

    他这个时候,还控制不住力道,一个不小心把山峰打没了,以后就不好重建了。

    杀着过去,两人很快来到纯阳宫正殿。

    正殿一直保存得比较完好。

    即便是最困难的时期,纯阳历代门人都会尽力去修缮。

    正殿虽说才有三层,却是非常的庞大。

    每一层的装饰,都是磅礴大气。

    门口是前几代掌门的巨大雕像。

    即便此刻遭难,也都完好无损的挺立着。

    这个模样,倒是跟一万年前差不多。

    李若曦带着杨寒飞进去,就见一人坐在大殿的主位上,下面分列着几个人。

    主位那人凶神恶煞,拥有着元婴期的修为,乃是炼妖宗的副宗主。

    这次攻打纯阳宫,炼妖宗并未出动全部力量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样,都把纯阳宫几近灭门。

    足以见,纯阳宫此刻衰败到何种程度。

    看到李若曦飞进来。

    那副宗主微微有些诧异,道:“哎哟,小娘子挺有能耐的啊,宋长老居然没能把你擒住?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滚下来。”李若曦进入大厅,非常的愤怒。

    纯阳宫的主位,何曾受过如此玷污?

    杨寒从飞剑上跳下来,冷冷的看着这个副宗主。

    那位置,当年只有老祖和掌门能坐,是纯阳宫不容亵渎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种垃圾元婴期,居然也敢坐上去?

    “呵呵,苏姑娘,你觉得,你能奈我和?”那副宗主抬头看向李若曦,一幅波澜不惊的模样。

    的确,他作为元婴期的强者,在这东洲都是有点身份的。

    李若曦才是金丹期,差了一个大境界,根本不可能是人家的对手。

    在这副宗主看来,是完全没有威胁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李若曦自然明白其中的道理,只能一时语噻,不知如何接话。

    他看向杨寒。

    杨寒朝她点点头,淡然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虽说不知为何,自己修炼了一万年仍旧是锻体期。

    可要秒杀这元婴期,已经是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辱我纯阳宫者,只有一个下场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