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哟,我还好奇,你怎么敢回来呢。原来是带了帮手。啧啧,让我好生瞧瞧。”看到杨寒走过来,那副宗主看向这边。

    不过,仍旧没有起来的意思,似乎已经把纯阳宫当做自己的地盘。

    “此乃我纯阳老祖。”李若曦不甘示弱,直接宣告杨寒的身份。

    听到她这么一说,周围的人顿时一阵骚动。

    他们侵略纯阳宫,自然是探查过情报的。

    据说,纯阳宫一直有位闭关的老祖。

    难不成,就是此人?

    念及此处,他们纷纷探查杨寒的修为。

    这不查还好,一查之下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纯阳宫老祖,一个锻体期的垃圾?我还纯阳宫老祖祖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李若曦,你找谁来扮演不好,找个锻体期的,你这是在挑战我们的智商?”

    一时间,周围的人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别说是元婴老怪副宗主,就是他们这群金丹期,筑基期的,甚至最弱的炼气期,都能把锻体期的吊起来虐。

    搞什么不好,居然弄个锻体期来假装纯阳老祖,也不知道这女人咋想的。

    脑子坏掉了么?

    周围的人连番嗤笑,根本不当回事。

    “李若曦,我记得你智商正常的啊。这是来秀下限呢?”副宗主终于站起身来,只不过仍旧不愿意离开那里。他抱着双手,饶有兴致的打量着杨寒和李若曦。

    作为元婴老怪,这个副宗主自然考虑过对方隐匿修为的情况。

    只是,在他的一再探查下,发现杨寒的骨龄只有二十来岁,体内没有任何真气,或者真元波动。

    就是个彻彻底底的锻体期。

    还是初入锻体期那种。

    李若曦冷着一张脸,倒也没有发作。

    作为纯阳宫的掌门,这点心态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“说完了吗?”杨寒穿着大短裤,依旧镇定的矗立在场中,并没有因为这些人话,而有任何的表情变化。

    “小子,我给你个机会,跪下来求饶,自断双臂,可以饶你不死。”看着杨寒镇定的模样,周围的人不爽了。不待那副宗主说话,这些人就威胁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杨寒点点头,随后开始摆开姿势。

    众人一看,赫然是太祖长拳的起手式。

    这套拳法,是凡人习武的基本功。

    别说对付修仙者,即便是对付普通人,都有些难度。

    看到杨寒认真的模样,那些人再次忍不住,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副宗主一边笑着,一边道:“李若曦,你这是哪捡来的活宝?是想笑死我们,好壮大你纯阳宫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对此,李若曦冷冷一笑,倒也没去解释。

    作为纯阳宫掌门,即便门派已经没落,但那种底蕴还是具备的。

    瞧着两人镇定自若的模样,那副宗主不爽了。

    他停止笑容,看向杨寒道:“知道我们间的差距吗?老子一个眼神都能杀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对此,杨寒继续拉开架势,根本就不搭理这人。

    这个态度,顿时就激怒了周围的人。

    “副宗主,你跟这种垃圾费什么话。”

    “小的愿代劳,以免脏了副宗主的手。”

    他们大叫着,已经朝杨寒走过来。

    同时,杨寒的姿势结束,也没有废话,朝着那副宗主隔空一拳打过去。

    之所以没有随意出手,是不想把纯阳宫大殿给毁了。

    杨寒此刻的力量太恐怖,真的是有些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只能通过这种普通拳招,来限制**体的力量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“咚!”就闻恐怖的音爆声传开。

    杨寒拳头所过之处,空间层层荡漾,空气被压缩成固态,把巨大的力量传递出去。

    那副宗主只来得及瞪大眼睛,就被这力量彻底笼罩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瞬间,副宗主连带纯阳主位,后面的墙壁,远处的山壁,全成了灰飞。

    恐怖的气浪散发开来,将周围的人全部吹退。

    一时间,场中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任谁也想不到,这简单不过的太祖长拳,居然能打出如此恐怖的威力。

    “哎呀,那可是师傅最爱的宝座啊。”杨寒收拳而立,看着被一拳打穿的巨大痕迹,脸上全是心疼和懊恼。他也没想到,在尽力控制的情况下,居然还能达到如此恐怖的效果

    炼妖宗几人的笑容凝固在脸上,配上新添的惊骇与恐惧,说不出的滑稽。

    他们转动眼睛,见鬼一般的看向杨寒。

    真没想到,这个锻体期的垃圾,居然可以打出如此威力的一击。

    太祖长拳……

    凡夫俗子都对付不了的拳法。

    居然秒杀了元婴期的强者!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啊!

    几人反应过来,惊骇的踩上飞剑,转身就想逃跑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都还没行动,杨寒就踩爆地面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恐怖力量的加持下,速度快到没朋友。

    “啪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爆响,最近的那人,直接被杨寒给撞炸了。

    借用这人抵消冲击力,杨寒又冲向下一个。

    对方都没来得及转动眼睛,就被杨寒一拳打肉泥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……”

    如此,爆响声成片,所有人都被打成了渣渣。

    余力不减之下,主殿的很多地方都被打穿了。

    太阳从洞中照射下来,落到杨寒身上。

    那一身完美的肌肉,映衬出非凡的气势。

    李若曦怔怔的看着,一时脸蛋胀红。

    “咻咻咻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剩下的纯阳弟子赶到,那长老飞在最前面。

    看着大厅内的一切,他们都是无比的震撼。

    见他们到来,杨寒负手而立,看向众人道:“你们记住。辱我纯阳宫者,只有一个下场。”

    至于那个下场是什么,他已经用实际行动来证明了。

    纯阳宫众人心有所感,全都跪下去,一边叩拜杨寒,一边失声痛哭。

    他们被欺压了多少年。

    今日,终于得以扬眉吐气。

    这心中的情绪,真的是难以言表。

    纯阳宫没落之后,原本弟子就少。

    遭遇这次的事情后,剩下来的只有十几人。

    掌门李若曦,长老玄云子,以及一干弟子。

    正所谓患难见真情,如今剩下来的纯阳弟子,除了资质参差不齐之外,对纯阳的忠心真的是天地可鉴。

    看着偌大的纯阳宫,就只剩这么点人。

    杨寒的心情很复杂。

    重振门派这种事情,看来要落到他头上了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