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子快速的从天空掠过。

    杨寒并没有干涉她。

    在杨寒看来,只需要抓住炼妖宗的人即可,这女人虽然漂亮,但跟自己没关系啊。

    然而,女子在飞过去的时候,多看了杨寒一眼。

    就因为这一眼,原本快速飞掠的身形,猛地在空中划过弧线,迅速的朝着杨寒飞来。

    杨寒看着这一幕,满脸的问号。

    难不成是自己太帅,让这女子过目不忘,连逃跑都要过来瞧一眼?

    “你在这干嘛?快走啊。”但是,那个女子飞过来,都不带减速的,直接抓向杨寒,就要把杨寒掠走。

    可,当她一把抓住杨寒,想要带走的时候,却发现根本拉不动。

    甚至就连急速飞行的惯性,都被杨寒硬生生给抵消了。

    这下子,女子满目都是震惊。

    眼前的人,明明只是个锻体期,修仙的最低境界,自己随手一挥,就能将其吹出几里地。

    可手中的感觉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就像是拉着一座大山,一片大海,一块大陆一样。

    根本挪不动啊。

    “妖女,哪里走!”与此同时,追兵赶到。

    那是三个凌空飞行的人,后面还有十多个御剑飞行的。

    这阵容,俨然是三个元婴期强者,十多个金丹期强者。

    在这小地方,已经是很不错的阵容了。

    当然,纵使如此,这女子也没有放弃杨寒,她猛地爆发出真元,想要将杨寒带离这里。

    见状,杨寒疑惑的歪头看向她,道:“小妹妹,你干嘛呢?”

    “走啊,那是炼妖宗的。快跟我走。”女子很着急,没去在意杨寒的称呼。

    “炼妖宗咋了?”杨寒再次疑惑,不就是炼妖宗的嘛,有啥大不了的?

    “哟,这里居然有个漏网之鱼?周霸天怎么搞的?”不待女子说话,那些追兵已经包围上来。一个凌空飞度的元婴期强者,轻蔑的看着杨寒。

    杨寒此刻穿着纯阳宫的蓝白道袍,一眼就能辨别出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那人嘴里的周霸天,正是派去灭纯阳宫的副宗主。

    “完了,你个二崽子,被你害的,这下姑奶奶也跑不掉了。”见此一幕,杨寒旁边的女子怒视杨寒一眼,随后摆开姿势准备迎敌。

    “一个锻体期的垃圾而已,可能周霸天没注意到吧。”见女子摆开姿势,那些元婴期的强者也没太在意,其中一个看了一眼杨寒,说出自己的猜测。

    的确,杨寒是真正的锻体期,修行界最低的境界,正如蝼蚁一般,很少有人会注意到。

    能逃到这里来,也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,看杨寒的衣服整洁,没有丝毫血迹和污渍,不像是逃难的。

    有点奇怪。

    “喂,那厮,纯阳宫现在怎么样了?”女子一边警惕四周,一边向杨寒打听消息。

    “小妹妹,你谁?”杨寒抱着手,并没有因为这些强者的到来,而产生丝毫的畏惧。

    “小妹妹?呵呵,我可比你奶奶都大。听好了,我是纯阳宫的太上长老,东方心月。快告诉我,纯阳宫此刻怎么样了?”女子怒目而视,颇有些被杨寒给气到的感觉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杨寒懂了,原来是纯阳宫的小辈。

    难怪这么关心自己。

    可惜,用不着啊。

    杨寒撇撇嘴,看着女子的处境,便没有去纠结辈分问题,道:“纯阳宫好好的啊。你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他是纯阳宫的老祖,自己的晚辈被追杀,关怀一下也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,好好的?怕是从此以后,就再也没有纯阳宫的人了。”听到杨寒这么说,不等东方心月开口,高处包围的元婴期强者首先嘲讽起来。

    屠灭纯阳宫的事情,他们自然是知晓的。

    双方的实力对比,他们也都很清楚。

    在实力差距如此大的情况下,纯阳宫被灭也是必然的。

    瞧着对方自信,嚣张的模样,东方心月非常不爽,看向杨寒,耐心的问道:“不用怕,我不会怪罪你的。你只要老实告诉我,纯阳宫此刻到底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从其眼神内,透露出来的是担忧,是焦急。

    她,真的很担心纯阳宫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说了么,好好的啊。”当然,纯阳宫的确没事,杨寒只能继续说实话。

    然而,这实话显然没人信。

    炼妖宗其中一个元婴强者哈哈大笑,道:“东方心月,你就别挣扎了,乖乖的回到炼妖炉里去吧。待我杀了这个后生,你们最后的香火也断了,你也可以安心成为丹药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恶,要不是这锁妖链,我非得把你们拍成渣。”东方心月脾气火爆,听到这话后非常愤怒。奈何,手上的锁链发出光芒,将她的实力完全锁死。

    这样的无能狂怒,惹得炼妖宗众人大笑。

    这使得东方心月更加恼怒。

    杨寒看向那所谓的锁妖链,好奇的道:“这东西要弄下来很难么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小子,那可是我炼妖宗的重宝。别说她才是元婴期的妖兽,就是分神期的妖兽,也无法逃脱锁妖链。”东方心月还没说话,炼妖宗的元婴期高手就自信满满的说道。

    东方心月手上的,是炼妖宗的重宝,刻录了很多阵法,不仅能限制修为,防御力更是强悍,即便分神期的高手,都几乎无法将其破坏。

    要知道,分神期超过元婴期一大境界。

    在这个小地方,几乎是无敌的存在。

    即便是这样的强者,也都拿锁妖链没办法啊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东方心月脸色很不好看。

    她作为受害者,自然是深有体会。

    手上的锁链,是真的无法挣脱,也无法将之破坏。

    杨寒听后倒是没有什么波动,只是有些好奇,一个漂亮女子,怎么会被说成妖兽呢?

    当然,不论如何,既然这女子是纯阳宫的人,自己作为老祖,就得照顾下小辈。

    于是,杨寒看向东方心月道:“来,把手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?”瞧他认真的模样,东方心月一时有些懵,本能的就把手缩回去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报仇吗?我帮你解开这玩意啊。”杨寒真诚的看向东方心月,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哈?我没听错吧?一个锻体期的垃圾也想解开锁妖链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东方心月都还没有什么表示,炼妖宗的人就不爽了。

    锁妖链是他们的重宝,岂能说解就解?

    更何况,说出这话的,还是个锻体期的垃圾?

    其中一人顿时忍不住了,他猛地爆开护体气劲,大喝道:“小小锻体期,竟敢大言不惭。那就让老夫教教你什么叫做差距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要攻向杨寒。

    “咔~”

    然而,就在这个时候,一声脆响传开。

    似乎是什么东西被捏碎了。

    几人赶紧循声看过去。

    就见杨寒居然用手把锁妖链给捏碎了!

    是的,捏碎了!

    单凭肉体凡胎,直接把锁妖链给捏成粉末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杨寒还把粉末缓缓扬掉,看向三个元婴期强者,淡淡的问道:“就这?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