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刻,周围的人,全都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炼妖宗的三个元婴期强者面面相觑,眼神里透露出震撼和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东方心月愣愣的看着杨寒,嘴巴微张,想说什么,但又没说。

    那可是锁妖链啊!炼妖宗的重宝啊!分神期的大能都无法破坏的啊!

    这纯阳宫的晚辈,才是个锻体期而已,怎么轻松的就将之捏碎了?

    要不是亲眼所见,东方心月是真的难以相信,这事居然发生了。

    瞧着他们震撼的模样,杨寒回过头去继续道:“来,把脚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不可以啊。”闻之,其中一个元婴期强者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那是炼妖宗的重宝,要就这么被破坏了,以后还怎么抓妖兽啊。

    “咔。”可惜,等待他的又是那声脆响。

    锁妖链彻底被捏碎,东方心月的束缚被完全解开。

    她没穿鞋子,两只洁白的玉足离地悬浮,怔怔的看着杨寒。

    对于杨寒的表现,她是真的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分神期都打不开的锁妖链,一个锻体期居然将之捏碎了。

    难道锁妖链是假的?自己经受的一切都是幻觉?

    难以理解,难以置信,难以接受……

    东方心月看着杨寒,只能问道:“你,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纯阳宫没落多年,人才凋零,断然不可能有这样的强大后辈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还是能徒手捏碎重宝的后辈。

    这绝对不可能啊。

    莫不是隐藏修为的大能?

    而且修为绝对不低于分神期,很可能是合体期,甚至渡劫期。

    东方心月这么想着。

    那炼妖宗众人也这么想着。

    只有这样,才能解释眼前的一幕。

    听到东方心月的询问,杨寒扬掉手中的碎屑,道:“我?我是你老祖啊。”

    他说这话的时候,眼神清澈透明,没有开玩笑的意思。

    东方心月听后一愣,把杨寒误会成她家族的长辈,便赶紧放出灵识探查杨寒。

    想要感知杨寒的血脉等级,以此来判断杨寒的辈分。

    但是,这种探查之下,发现杨寒身上并没有她们家族的血脉。

    而且,杨寒的骨龄才有二十来岁,体内没有任何真元波动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下子,东方心月无语了。

    敢情,这贼娃子是在装逼,根本不是什么大能,只是想用这个手段,来把炼妖宗的人吓走。

    见东方心月这么做,那些元婴强者也跟着做。

    杨寒的真实情况,瞬间就被他们发现。

    或许修为能够隐藏,但这骨龄藏不了啊。

    二十来岁的骨龄,最多就是个筑基期而已。

    “吓老子一跳,还以为是什么大能,原来只是个锻体期的垃圾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是如何捏碎锁妖链的?说出来,我可以保你不死,还让你成为炼妖宗内门弟子。”

    炼妖宗三个元婴期强者长舒一口气,原本萎下去的气势再次升起来。

    只要对方不是大能,事情就好解决了。

    对于东方心月挣脱锁链这事,他们倒是不担心。

    实力的恢复,需要一个过程。

    他们有三个元婴期,十多个金丹期,完全能够在东方心月恢复之前制住对方。

    东方心月自然也意识到这里,刚才说要把对方拍成渣渣只是放狠话而已,她根本就没有这个实力,是不能当真的。

    此刻见这些人目光不善,她迅速爆出一片光芒,化作一只仙鹤,还口吐人言道:“快,上来。”

    那样子,应该是要带着杨寒逃走。

    见到她的形象,杨寒这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没想到,东方心月还真的是妖兽。

    不,不能说是妖兽,应该说是仙兽。

    纯阳宫的仙兽——仙鹤。

    在一万年前,杨寒也认识一只仙鹤,叫做东方老贺。

    当时还养了那家伙一段时间,帮他解决了一个瓶颈。

    难不成,这只小仙鹤,是东方老贺的后代?

    在这个大陆,动物也是能修炼的。

    当修为达到元婴期的时候,就可以化形成人。

    只不过,妖兽本体的战斗力,要远比人形强。

    “撒网,别让他们跑了。”看到东方心月变成仙鹤,三个元婴期强者迅速掐诀,扔出炼妖宗的另一件重宝——锁妖网。

    他们很清楚,东方心月的本体,即便战力没有恢复,速度也是极快的,三人还没有信心追上对方。

    在这三人的施展下,锁妖网快速落下去,把东方心月给锁在里面了。

    “你个小兔崽子,磨磨蹭蹭的,这下好了,我们都逃不出去了。”东方心月挣扎几下,发现挣脱不了,只能化为人形,叉着腰,嘟着嘴,气得不成。

    “说了,我是你的老祖,能不能尊重下我?”杨寒看了一眼这个网,倒是没有惊慌。作为一万岁的老祖,被人称作兔崽子,他是很不服的。

    “我才是你老祖,你个小兔崽子,骨龄才有二十来岁,人家已经识破了,你还装什么?”东方心月恶狠狠的看了杨寒一眼,对杨寒行动缓慢这事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杨寒一时无语,感觉很是无奈。说实话有错吗?怎么老是不信呢?

    “小子,考虑好没有?只要告诉我们,是如何做到的,就能让你成为炼妖宗的内门弟子。”那些元婴期强者没有急着攻击杨寒。他们真的非常好奇,杨寒一个锻体期的垃圾,是如何捏碎炼妖宗重宝的。

    炼妖宗是中品门派,比现在的纯阳宫强了不止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内门弟子的身份,诱惑力是很强的。

    可惜,杨寒听后根本不为所动,表现得无欲无求。

    开玩笑,他所在的那个时代,纯阳宫的强大,岂是这些人能想象的?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混蛋,有本事放我出来,一定把你们拍成渣渣。”东方心月很讨厌被困住,撕扯几下锁妖网之后,气鼓鼓的在里面大叫。

    对于她这种爱放狠话的性格,炼妖宗的人已经习以为常,根本就不当回事。

    倒是杨寒很认真的看着她,道:“那你加油哦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走过去,伸出双手,把那锁妖网给扯烂了。

    扯,烂,了!

    这下子,周围所有人再次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那锁妖网,跟锁妖链一样,都是炼妖宗的重宝。

    只有元婴期的长老才配备,是用来对付高级妖兽的法宝。

    布置开后,即便分神期的大能,都是无法将其破坏的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两样重宝,居然就这么被一个锻体期的垃圾给破坏了。

    看他那轻松的模样,似乎这些东西不是重宝,只是凡人家的农具而已。

    这到底怎么回事啊?

    看着目瞪口呆的东方心月,杨寒投去关爱的眼神,道:“小心月啊,你要加油哦,一定要把他们拍成渣渣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看着杨寒诚挚的模样,东方心月哭了。

    她只不过是喜欢放狠话而已。

    当什么真嘛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