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此子不能留”

    三名元婴期强者是炼妖宗的长老。

    见到杨寒的能力后,震惊的同时,也是多了个心眼。

    很明显,杨寒就是个锻体期,根本不可能是隐藏修为的大能。之所以能弄坏宗门重宝,必然是有什么特殊的手段或者天赋。

    相对于手段,他们更趋向于天赋。

    毕竟,在那个过程中,根本没有半分真气或者真元波动。

    只能用天赋来解释这一切。

    如果放杨寒走了,那炼妖宗以后就存在极大隐患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哪怕不是纯阳宫的独苗,也必须要杀掉。

    即便是捉回宗门研究都不行。

    “快上来,我们走。”感受到三人的杀意,东方心月尖啸一声变成仙鹤,指了指背上叫杨寒。这次没有锁妖网,锁妖链的威胁,她还能跟这三人周旋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把他们拍成渣渣吗?去吧,小月月,我支持你。”但是,杨寒抱着双手,淡定的看着东方心月,根本就没有要逃跑的意思。

    看着杨寒真挚的眼神,东方心月要抓狂了。

    最后只能道:“我只是放狠话,吹牛的,你快上来,我们走吧。乖~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都要急得跳脚了。

    “想走,没门。”但是,那三个元婴期长老又不是摆设,叫喊着就冲过来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扑向杨寒,另外两人扑向东方心月,那十多名金丹期弟子则布阵防止两人逃跑。

    “你个小兔崽子,今天真的是要被你害死了。”东方心月恼怒,幻化出巨大的仙鹤虚影,与那两人缠斗在一起。

    她被锁了很长时间,战斗力一时没能恢复,与这两人打起来颇有些吃力,根本无法顾及杨寒。

    杨寒这边。

    那长老气势汹汹的飞过来,食指运功,无数飞剑从他身边飚射而出,携带着恐怖的力量,密密麻麻的射向杨寒。

    看着那像长龙一样御使过来的飞剑,杨寒倒是毫无畏惧,只是有些羡慕。

    他当初来到这个世界,决定去修仙的动力,就是为了玩飞剑。

    可惜,一万年过去,居然还是锻体期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毕竟,此刻的他,体内没有真气,更不可能有真元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就不会飞行,也无法使用法宝,更不能使用法术,真的有些蛋疼。

    看着飞剑朝着杨寒席卷而去,东方心月朝着那名长老大叫道:“啊喂,你疯了吗?他只是个孩子啊。有必要那么大张旗鼓吗?”

    的确,对付一个锻体期而已,根本用不到这么大的阵仗。

    但是,这位长老就是不依。

    他嘿嘿一笑,露出变态的神情,道:“我就喜欢看着飞剑刺穿弱者的身体,将其大卸八块,碾成肉末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可恶!”见对方如此变态,东方心月拼命击退一人,就要冲过来救杨寒。

    但是,另外一人立马补上,将她瞬间压回去。

    眼看飞剑就要命中杨寒。

    那变态长老的脸上满是兴奋之色,幻想着杨寒被虐死的种种模样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这个时候……

    “阿嚏。”杨寒鼻子一痒,忍不住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原本作为人类,打喷嚏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但是,杨寒自从锻体999999999层后,身体机能发生了巨大改变。

    这个喷嚏打出去之后,那唾沫星子居然达到了一个恐怖的速度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甚至产生了音爆。

    刹那间,无数唾沫星子尖啸着飞出去,与空气产生剧烈摩擦,都还没来得及蒸发,就把那些飞剑全部打碎了。

    余势不减之下,在路径上产生空气炮,还把那名长老直接给洞穿。

    这一切发生得太快。

    当众人回过神来时。

    才看到飞剑化为粉末落到地上,那名长老浑身飙血,整个人成了筛子,快速的萎下去。

    甚至,远处的树林都被打得稀烂,无数叶子和枝干落到地面,一些巨树咯吱响着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一个喷嚏的威力,竟然恐怖如斯?

    一时间,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他们一个个眨巴着眼睛,完全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直到血腥味蔓延,众人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大长老,大长老?”炼妖宗的人赶紧过去查看那个倒地的长老。

    不看还好,一看之下,那人瞬间惊悚。

    作为元婴期强者,体内已经修炼出元婴。

    哪怕肉身被毁,只要元婴还在,仍旧不会死去。

    可是,杨寒的这个喷嚏,居然把那长老的元婴都给打爆了!

    一个喷嚏,打出如此恐怖的威力不算,就连元婴都能打爆?

    这是什么怪物啊。

    单靠物理攻击,就能把元婴强者的元婴给打爆。

    这种手段,简直骇人听闻!

    一时间,炼妖宗的人无比震撼,无比惊讶。

    东方心月趁机突围出来,看看杨寒又看看那尸体。

    最后问道:“你,你做的?”

    她也不敢相信,一个锻体期的小辈而已,修行界最低的等级,打个喷嚏都能杀人?

    还是一名元婴强者!

    怎么可能啊!

    这说出去谁信啊?

    “哦,抱歉,抱歉,第一次打喷嚏没注意。”杨寒尴尬的挠头,总觉得这样的行为很不礼貌。

    毕竟在地球上的时候,打喷嚏可是要用手遮挡的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一个喷嚏的威力,居然大到这种程度,严重打断了小月月的战斗。

    这可是有些误人子弟啊。

    毕竟作为老祖,得好好培养后生才行。

    杨寒这么想着。

    “我,我,我……”见杨寒承认,东方心月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杨寒的行为,完全触及了她的知识盲区,根本就理解不了。

    “别你你你的。那两人还等着呢,快过去把他们拍成渣渣。这可是你说的,别食言哦。不然,老祖可要打你屁屁。”杨寒原本想摸摸小月月的脑袋,以表示长辈对晚辈的关爱。

    但是,他想到自己目前还没法精确掌握力量,一不小心把小月月的脑袋摸没了,那罪过可就大了,便只能忍住。

    “我,我说了嘛,我是吹牛的,我根本打不过他们!”东方心月变回人形,傲娇的跺起脚来,颇有些跟杨寒撒娇的感觉,都没去在意杨寒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
    杨寒听后一脸的不信。

    根据他的认知,仙鹤一族的战斗力非常强。

    当初喂养东方老贺的时候,可是深有体会的。

    在同阶之中,仙鹤一族的战力,与纯阳亲传弟子差不多。

    那种层次,可不是东方心月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难不成,这小妮子还没越过那个瓶颈?

    杨寒看向东方心月的屁股,有了些想法。

    “师兄,此子身上有重宝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还不止一件。”

    这时,炼妖宗剩下的两个元婴期回过神来。一再的探查之下,发现杨寒真的是锻体期,货真价实的锻体期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能爆发出这么恐怖的攻击力?还有着种种诡异手段?

    只有一个解释,就是这家伙身上有重宝!

    而且还不止一件。

    意识到这里,他们并没有选择离开。

    根据他们的经验,拥有如此重宝的人,要么身后有大势力,要么就是奇遇。

    这小子穿着纯阳宫道袍,不像是大势力的人。

    结论只有一个,那就是得了奇遇!

    在修行界,杀人夺宝的事情,再平常不过。

    遇到这种机会,岂能放过?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笑,明白了对方的想法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