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着杨寒的话,看着那崩碎的山峰,东方心月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原本她还想炫耀下自己的战力,顺道招收杨寒做小弟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刚回头就见到如此恐怖的一幕。

    一巴掌拍碎一座山峰!

    哪怕是合体期也做不到啊!

    这太夸张了,太夸张了!

    东方心月变回人形,呆呆的看着杨寒。

    杨寒双手插入宽大的袖口里,面带“慈爱”的笑容看着她。

    好半天,东方心月才道:“我没有感受到任何真元波动,你没有使用法宝对吧?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杨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是锻体期对吧?”东方心月再问。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杨寒继续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你怎么做到的?”东方心月真的理解不了,一个锻体期的修行者,是如何一巴掌拍碎山峰的,还隔着那么遥远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喏,就这样啊。”说着,杨寒把手从袖子中抽出来,反手就是一挥。

    “轰!”霎时间,恐怖的力量爆发开来,直接把东方心月身后打出上千米的巨大痕迹。

    冲击波席卷而过,吹起东方心月的长发,在狂风中乱舞。

    她艰难的转过头去,看着那巨大的破坏痕迹,一时无言无语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很简单吗?”杨寒把手收回去,迎着狂风很惬意。那轻松的模样,根本不像是在装逼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一刻,东方心月完全被震撼到了。

    是的,杨寒的确没有使用任何法宝,也没有动用任何真元,单靠肉身的力量,随手一挥,就打出了如此恐怖的一击。

    锻体期什么时候这么强了?

    我错过什么了?

    时代变了?

    纵使东方心月此刻达到了分神期,也是忍不住震撼连连。

    “小月月啊,你可要好好看,好好学。当初你的祖辈东方老贺,也能做到这个程度。把敌人拍成渣渣,可不是你刚才那样的啊。”杨寒对着东方心月谆谆教诲,那认真的模样真的像长辈一样。

    东方心月听后猛地一惊。

    杨寒说的那个名字,早已深埋在她的血脉里,正是他们仙鹤一族的老祖宗。

    这事就连纯阳宫的掌门都不知道,眼前这人是如何知晓的?

    难不成,这家伙……

    等等,纯阳宫不是有位闭关的老祖么……

    传闻那闭关的老祖,一只都是锻体期,还与自己的祖宗是好朋友。

    不会就是他吧……

    东方心月意识到这里,这才仔细的打量杨寒,问道:“阁下是我纯阳宫闭关上万年的那位老祖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早告诉你了嘛,我就是你的老祖啊。你们年轻人哦,就是那么浮躁,说实话都不信,真是的。”杨寒摊手,颇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听着杨寒碎碎念的声音,东方心月再度震撼。

    这位闭关老祖,可是闭关了一万年。

    如此神奇的人物,难怪这么强大。

    可,为何骨龄才二十来岁?

    而且,上万年都才锻体期,这也太奇怪了吧。

    讲真,要不是亲眼看到杨寒的威能,东方心月打死都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“老,老祖好……”纠结了好一会儿,东方心月才恭恭敬敬的行弟子礼。

    “嗯嗯,真乖。”杨寒点点头,想去摸一摸东方心月的头,但手才抬起来,又立刻忍住。

    纵使东方心月此刻已经分神期,也保不准摸一下人就没了。

    杨寒此刻是真控制不好力量。

    除了惯性,重力这些外,随手一动,就会天崩地裂。

    那样的力量,谁能承受得住?

    “你与炼妖宗是什么情况?他们攻打纯阳宫的时候,你怎么没在?”想起刚才的事情,杨寒询问起来。

    虽说东方心月前面的战力很水,但好歹也是实打实的元婴期。

    人家都打上门了,她这个太上长老反而没在,这让杨寒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闻之,东方心月顿时委屈起来,带着哭腔道:“炼妖宗的都是恶人。他们抓了我的姐妹,我去救的时候也被抓了。”

    东方心月,作为上百岁的仙兽,分神期的大能,此刻居然委屈得像个孩子。

    杨寒眉头微皱,没想到炼妖宗那么可恶,连这么漂亮的仙鹤都不肯放过。

    一时间,他护犊子的情绪立马升腾起来,道:“走,带我去炼妖宗。”

    虽说没表示要干嘛,但从他的神情来看,肯定是没有好果子吃的。

    “老祖,可以先救我的姐妹吗?”东方心月不是一个人,在她逃出来的地方还有很其他姐妹被困。

    “必须的啊。”杨寒是个护短的人,这种事情不用东方心月说他也会做。

    东方心月听后非常开心,离地悬浮就要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哎,小月月,你等会儿。”但是被杨寒给叫住了。

    杨寒是真正的锻体期,又不能飞行,总不能一路冲着过去嘛。

    还好东方心月是仙鹤,这个难题就可以解决了。

    东方心月瞧着杨寒尴尬的模样,这才意识到问题的关键。

    的确,她的这位老祖虽然非常厉害,却是实打实的锻体期。

    没有真元,就无法御剑飞行,更不可能凌空飞度。

    如此,东方心月变回原形。

    一只漂亮的仙鹤出现在杨寒面前。

    杨寒纵身一跃想要跳上去。

    但是,由于用力过猛,直接把地面踩出个巨大的弹坑,冲击波狂猛的爆开,将周围吹得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而他自己,则笔直的飞向高空。

    东方心月迅速避开冲击波,碎碎念的追过去,用了好久才将杨寒给接住。

    小姑娘脾气一下子就上来,道:“老祖,我知道您很厉害,不用再给我展示了。”

    杨寒尴尬,只能站在东方心月的背上负手而立,装作很有风范的模样。

    有了东方心月,赶路的速度一下子提升好几倍。

    两人很快就来到一座庞大的城池外面。

    这城池,光看规模,就比现代的一线城市都要大。

    东方心月介绍道,这里是唐国的帝都,长安城。

    她的姐妹们,就是被炼妖宗抓到这里来的。

    这个唐国,自然不是历史上的唐朝。

    至于为何叫长安城,东方心月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两人直接飞进去。

    在长安城,只要超过金丹期境界,就能在城池上空飞行。

    这么进去,倒也没有被卫兵拦下。

    杨寒踩着仙鹤,负手而立,衣袂飘飘。那飘逸潇洒的模样,惹得众人频频注视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个门派的啊?骑着妖兽,好帅气啊。”

    “莫不是什么大能?”

    “大能你个鬼大头,那只是个锻体期的少年郎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,难怪,锻体期不能飞,只能骑乘妖兽。”

    “好生羡慕啊,我也想买一只。”

    “买个屁哦,全长安的妖兽都已经被皇室收缴。你去哪买啊?”

    看着杨寒踩着仙鹤飞过去,底下的人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东方心月径直飞到她逃离的地方。

    那是个古典的院子,里面有着假山园林,流水小溪。

    她的姐妹们,就是被关在这里。

    然而,东方心月进去之后才发现,里面居然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