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昨晚都还在这里的啊。”东方心月很着急,开启灵识四处查看。

    可惜,最终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连半个人影都没有,就别说她的仙鹤姐妹。

    对于找人这事杨寒帮不上忙,只能找个地方坐下,欣赏周围的风景。

    还别说,这古代世界虽然不先进,但在古典审美方面,真的是现代无法企及的。

    那些假山,那些花草树木,那些小桥流水……

    啧啧。

    有时间,一定要在纯阳宫修建一座。

    杨寒这么想着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啊。难道是转移了?老祖,要不我们直接去炼妖宗吧。”东方心月把这个地方翻了个遍,就只差掘地三尺了。奈何,还是找不到她的姐妹们。

    东洲的仙鹤一族,一万年前就是纯阳宫所属。

    如今就只剩下东方心月和她的一众姐妹。

    杨寒也是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如果实在找不到,就只能去炼妖宗把他们的掌门吊起来审问了。

    就在东方心月变成原形,打算带杨寒飞走之际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在找那些仙鹤吗?”外面传来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杨寒循声看过去,就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,正彬彬有礼的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你们好。”见杨寒和东方心月看过来,那人一丝不苟的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东方心月瞬间去到少年身前,变成人形,焦急的道:“你知道在哪?”

    见此一幕,少年也不慌,继续行了一礼,道:“这位前辈莫要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磨蹭个啥,赶紧说。”东方心月是暴脾气,可不会那么有耐心。

    杨寒走过去,饶有兴致的看着少年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哥哥,您好。”见状,那少年对着杨寒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似乎,这家伙的礼节永无止尽。

    杨寒笑了笑,倒也没有回礼。

    那少年并不在意,继续道:“我叫轩辕子律,是大唐当今太子,我知道你们的仙鹤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,这个少年来头竟然还不小。

    “快说,在哪?”当然,作为修行界的大能,东方心月当然不把一个世俗皇子放眼里。

    见东方心月发问,轩辕子律依旧云淡风轻,并没有被吓唬到。

    他看向杨寒:“我需要你帮个忙。”

    “你个小兔崽子,老娘一巴掌就能把你的皇宫拍成渣,还敢跟我们谈条件?”东方心月一听,脾气就上来了。

    这轩辕子律还在锻体期,即便是皇室太子,也改不了弱者的事实。

    居然还敢谈条件?

    “唉,小月月,且听他说说看。少年,你的条件是什么?”杨寒没在意那么多,他对这个彬彬有礼的少年倒是有些好感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东方心月脾气再大,也不可能忤逆杨寒。不说辈分在那,就是实力也不及对方啊。

    见杨寒答应,轩辕子律掀开衣袂,直接跪在地上,对杨寒道:“子律只有一个条件,救救我大唐吧。”

    态度诚恳,意志坚定,令人触动。

    杨寒和东方心月对视一眼,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这大唐不是好好的吗?没听说跟谁开战啊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,不好生在宫中静养,跑外面来干嘛啊?”这时,一个尖酸刻薄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循声看去,那是一个太监打扮的人。

    在其旁边,还有三个元婴期的强者。

    “吴公公,你什么意思?”轩辕子律站起身来,冷漠的看向那个太监。

    “咱家只是关心太子殿下,怕被这俩妖人给伤了。”那太监握着拂尘,眯着小眼睛,一脸的凶相。

    在杨寒两人入城的时候,皇室已经知晓情况。

    太子首先赶到,这些人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妖族之人,根本不是什么妖兽。何必苦苦相逼?”轩辕子律来到两者中间,哪怕只是个锻体期,却颇有几分气势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,陛下的意思咱家不敢违逆。来人,拿下他们。”那太监根本不给轩辕子律面子。

    得到命令,三个元婴期强者猛地就朝着东方心月冲过来。

    在他们眼里,就只有东方心月具备威胁。

    至于杨寒……

    一个锻体期的垃圾。

    根本无足轻重。

    “赵将军,杨将军,孙将军,你们别糊涂啊。”轩辕子律很气,也很着急。但对方是元婴期,他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听称呼,这些元婴期的强者,竟然是唐国的将军。

    将军亲自上阵抓人,也不知道唐国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杨寒这么想着,也没有挪动,只是道:“留一口气。”

    东方心月心领神会,握着拳头就迎上去。

    她此刻已经突破到分神期,而且还解锁了所有战力。

    别说是三个元婴期,即便是三个分神期,她也能对付。

    “嘭,嘭,嘭!”几声闷响。

    三个冲过来的元婴期,都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东方心月打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分神期!怎么可能!”老太监只是金丹期的修为,在东方心月隐藏修为的情况下,他根本就探查不出来。

    刚才动手,暴露了真元,才让他感知到。

    惊骇之下,老太监食指运功,手中拂尘变大,御使着就想逃跑。

    但是,东方心月已经去到他前面,一巴掌就把这人拍到墙上去了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东方心月拍拍手,看向杨寒道:“老祖,怎么样?”

    那么模样,除了极为冷艳之外,就像个孩子一般。

    “力道控制得非常好。”杨寒点点头,很是羡慕。

    他穿着纯阳宫的道袍,是个人都知道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情况不明,还不能随意杀人。

    要是让杨寒出手,怕是这座城池都不要了。

    发生这个事,杨寒两人算是明白了。

    东方心月的姐妹们,就是被皇室给抓走的。

    只是,皇室要那些仙鹤干嘛?

    “两位且随我来,一切的答案就在皇宫里。”轩辕子律看出他们的疑惑,便在前面带路。

    皇宫的守卫森严,有着太子带路,倒是没有人上来询问,免去了很多麻烦。

    进入宫里,杨寒陆续看到炼妖宗的人来来往往。

    大唐皇室,居然跟炼妖宗勾结。

    杨寒疑惑的看向轩辕子律。

    轩辕子律这才道:“二位知道炼妖宗的秘法吗?”

    “利用妖兽炼丹?”东方心月被炼妖宗算计过,对方的手段她很清楚。

    “是的,炼妖宗,就像名字一样,利用妖兽炼丹。但是,他们还有一个秘法。”轩辕子律顿了顿,继续道:“炼妖宗,还能利用妖兽献祭,复活已经死去的妖兽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杨寒和东方心月对视一眼,立刻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大唐皇室与炼妖宗联合,敢情是为了复活妖兽。

    就不知道这妖兽是什么。

    瞧着他们疑惑的模样,轩辕子律继续道:“是一条古龙,渡劫期的古龙!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