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是一条赤色的龙。

    龙须,龙鳞,龙头,活灵活现,根本不像是死了几万年的模样。

    在祭祀光芒的注入下,鼻子边开始出现微风,似乎产生了呼吸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怪,古龙这种生物,一般都被称为神龙。

    天生等级非常高,最低也是“仙”级别,轻松就能撕碎大乘期。

    一般只存在于神界,很少出现在凡俗大陆上。

    可这条神龙虽然已死,却是实打实的渡劫期。

    渡劫期的神龙,怎么听都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难不成,这玩意还能从低级生物修炼进化而来?

    杨寒看得很疑惑。

    龙头前面,正悬浮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他穿着龙袍,面相威武,赫然是大唐皇帝,轩辕龙基。

    “自从发现这条古龙尸体后,父皇就疯狂的想要利用它提升实力。可惜,古龙即便已经死去,身躯依旧无比坚固,纵使他用尽手段,也无法抽经扒皮,根本利用不起来。最终,是炼妖宗的提供了秘术,说是能让这条龙起死复生,再使用夺舍之法占据躯壳,从而一跃成为渡劫期大能。”轩辕子律在旁边解释起来。

    他此刻看向杨寒的眼神,已经彻底不一样。

    刚才那种震撼,到现在都还“回味无穷”。

    怎么也想不通,一个锻体期的少年郎,为何拥有这样的实力。

    难道,只是特殊的天赋或者技巧吗?

    听着轩辕子律解说,杨寒渐渐明白原委。

    没想到,一个小小的炼妖宗,居然能牵扯出这么多事情来。

    东方心月不管这些,在轩辕子律跟杨寒解释的时候,就已经去到祭坛的台子上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她直接一剑就把祭坛给毁了。

    接着第二个,第三个……

    所有祭坛,全被她给毁掉,掐断了那种光芒的注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大胆,你是何人?”悬浮在那里的皇帝心有所感,睁开眼睛一看,发现祭祀已经被人给打断,顿时非常愤怒。

    “为何阻碍朕的大事?”轩辕龙基伸手一抓,手中出现一把长剑。没有任何预兆,直接一道法术就朝东方心月打过去。

    轩辕龙基是元婴期的强者,这样的攻击还是颇具威势的。

    但是,东方心月忙着救人,懒得搭理这个皇帝,仅仅只是一挥手,就把那攻击给打散了。

    轩辕龙基大惊,一番探查才知晓对方的境界。

    居然是分神期!

    高了他一个大境界!

    “父皇,住手吧,为了这个事情,您已经涂炭上万妖兽了。”轩辕子律趁着轩辕龙基愣神的时候,从地道中走出去,想要劝一劝对方。

    “我道是哪来的高手,原来是你请来的。好啊,律儿,连父皇都要算计了。”轩辕龙基看着轩辕子律走上来,气不打一处来。老子好不容易布置的东西,被儿子带人给破坏。想必,是个人都会被气死。

    “父皇,我知道您一心想要壮大我唐国,也知道您是个胸有大志的好皇帝。可是,用无辜性命来实现这一切,我大唐必将缠上无尽的因果啊。”轩辕子律一点都不怕他父皇,一步步的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妇人之仁。一将功成万骨枯,更何况我还是个帝王。这些妖兽,非我族类,死了又何妨?只要有了这头古龙,我大唐必将屹立于东洲之巅。”轩辕龙基忌惮东方心月的实力,倒是没有做出过分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这的确是妇人之仁。可是父皇,这么轻易获得的实力,您自己有把握驾驭吗?我只有您这么一个亲人了,我不想再失去更多。我们能一步步的运营国力,再去贪图强盛吗?”轩辕子律依旧彬彬有礼,即便是在这种争论的时候,也没有放下他的礼节。言语之中,更是对轩辕龙基充满关心。

    “哼,我当然是有把握的,让你的朋友别干涉我。”轩辕龙基并非大恶之人,只是为了雄心壮志而做出一些抉择,面对轩辕子律的关心,一时也是有些心软。

    旁边,东方心月把她的姐妹救下来,看着还有上万的妖兽没有解放,便打断轩辕父子的谈话,道:“那谁,叫人来把这些妖兽都给放了。”

    声音很大,很强硬,不讲半分情面。

    这是东方心月一直以来的作风。

    原本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但轩辕龙基的心态与常人不同,听进去之后,感觉非常刺耳。

    他低头冷笑几声,随后才温柔的看向轩辕子律,道:“律儿,父皇一直跟你说,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,只有实力是唯一的依仗。你看,此人实力比父皇高,就能对父皇大呼小叫。同等道理,如果没有强大的实力,如何保障我大唐万世不倒?”

    不可否认,这个皇帝说的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,的确是以实力为尊,只有足够强大的实力,才能获得别人的尊重。

    就跟地球上看脸看钱一样。

    杨寒把双手插入宽大袖子里,站在旁边看戏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外人,他也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憨娃子,你说啥呢?让你放人,哪来这么多废话?”但是,东方心月作为仙兽,不懂人类中的那些门门道道,看着轩辕龙基在那大放厥词,没有要放人的意思,当然就不爽了。

    这话要在修行界,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可这轩辕龙基是大唐的皇帝啊。

    作为凡俗世界顶尖的权利拥有者,他何曾被人这么大呼小叫过?

    更何况,轩辕龙基的心态和思维都有些极端,在这种刺激之下,当然是要爆发了。

    轩辕龙基冷冷的看向东方心月,嘴角抽了抽,道:“你,很强,但朕也不是好欺负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手一握,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枚丹药。

    轩辕子律见状,惊叫道:“父亲,万万不可啊。那丹药你也说了,是有问题的,吃下去会对肉身造成永久性伤害。您是大唐的未来,可要保重龙体啊。”

    情急之下,轩辕子律都没有称呼他为“父皇”,而是用出更加亲切的“父亲”一词。

    但是,轩辕龙基根本听不进去,疯狂的笑了几声,就要把药吃下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终于,杨寒看不下去了,叫了一声,引起轩辕龙基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得了。你一个大老爷们,中不中二啊?你孩子都明白的道理,你纠结个啥呢?不可否认,实力的确才是硬道理。但,普通民众都知道脚踏实地,一点点提升自己。你用这种方法,合理吗?”杨寒抱着手,一副长者的模样。

    轩辕龙基闻之,觉得有点道理。

    的确,人嘛,还是要脚踏实地,一步步的来。

    他思索了下,便停止手中的动作。

    但是,当他回头,打算谢过杨寒的时候,才赫然发现,杨寒居然才是个锻体期!

    这一刻,轩辕龙基的表情变得非常精彩。

    尼玛,分神期大能欺负人就算了。

    你一个锻体期的垃圾,也敢对我轩辕龙基,大唐的皇帝,无上的主宰,指指点点?

    轩辕龙基很气,考虑到杨寒肯定是被那个分神期大能保护,不可能伤得到对方,悲愤之下,就一口就把药吃了。

    “实力,才是硬道理。我,轩辕龙基,将要制霸整个天下。啊!”他怒吼着,爆开一阵冲击波,身体迅速的产生变化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