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着这一幕,杨寒郁闷了。

    说句公道话而已,激动个啥?

    原本还想阻止下,但考虑到万一控制不好力量,把对方搞成了渣渣,那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只能任其发挥了。

    就不信还能折腾出个啥。

    现在的小孩子,都这么难管教的吗?

    杨寒摇头叹息,一副“老祖很心累”的模样。

    东方心月并非人类,很多东西无法切身体会。

    在她眼里,这皇帝就是帮凶,与那炼妖宗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见轩辕龙基这么做,她毫无波动,甚至还摩拳擦掌,等着轩辕龙基实力提升后,再暴打对方一顿。

    轩辕龙基这边,随着他的嘶吼声结束,身体的变化也基本稳定下来。

    从各种特征来看,居然突破到了分神期!

    原以为那种丹药只是提升修为,没想到连境界都能突破。

    当真是厉害。

    杨寒惊叹一声。

    “律儿,你先下去。”皇帝发生这样的变化,意识依旧清明。他看向轩辕子律,想要证明给对方看,只有具备强大的实力,才配拥有话语权和尊严。

    “父亲……”轩辕子律俊俏的脸蛋上堆满担忧,水灵灵的大眼睛里泪水在打转。

    “孩子,没事的。”轩辕龙基自信的点点头,意念一动,身上幻化出战甲。

    见已经没有回头可言,轩辕子律只能无奈的走下台去。

    来到杨寒身边,他说道:“父皇这颗丹药,是炼妖宗的手笔。服用之后,虽然能根据情况突破境界,但时间一到,这具身体就废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杨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丹药效果越强,负荷就越大,后遗症就越猛。

    这事他还是清楚的。

    “我求求你,别杀我父皇可以吗?”轩辕子律想了想,猛地抓住杨寒的双臂跪下去,双目中满是恳求之色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眼睛,杨寒忽然产生一种微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眼前的轩辕子律似乎是个少女。

    这一感觉很危险。

    让杨寒忍不住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糟糕!难不成是因为单身久了,看谁都眉清目秀?

    杨寒甩甩脑袋,让自己摒除这个危险的感觉,才道:“没问题,我可以保证他不死。”

    的确,一个小小的元婴期而已,纵使吃药突破到分神期,也翻不起什么浪花。

    这一点,杨寒还是能够保证的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轩辕龙基准备完毕,握着手中的长剑,对东方心月道:“现在,朕也是分神期。来吧,看看谁的拳头更大。”

    “啧,老娘只是让你放人而已,破事还真多。既然讨打,那就来吧。”东方心月也是个狠人,根本不讲什么人情世故,直接冲过去就跟轩辕龙基打在一起。

    一时间,场中爆发出各种气劲,将尘土扬起来。

    四散而开的真元,还把地宫打得土石飞溅。

    轩辕龙基初入分神期,完全没有实战经验,再加上东方心月已经得到升华。

    很快,他就陆续被打到墙壁行,打到地面上,打到坑道里……

    “轰,轰,轰。”爆炸声一波波的传开。

    分神期境界的战斗,威力已经非同凡响。

    待到动静过去,轩辕龙基被揍成了猪头。

    “你我同样的境界,修为也相差无几,为何会这样?”他躺在一个巨大的凹坑里,满目都是疑惑不解。硬实力上,他跟东方心月差不多。至于功法方面,甚至还要领先。

    可就是如此,他都打不过对方,根本想不明白为什么。

    东方心月只是揍人,倒没有下杀手,见皇帝疑惑,她看向杨寒,道:“那都是老祖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“老祖……?”轩辕龙基看了一眼杨寒,确定对方的确只是锻体期,根本不可能是一个家族的老祖。

    或许,是名字叫“老祖”吧。

    他只能这么想着。

    至于为何要说是杨寒的功劳,轩辕龙基一时也搞不懂。

    见事情接近尾声,轩辕子律赶紧冲过去,关切的查看轩辕龙基的伤势。

    “律儿,父皇没事。没事……呃!”轩辕龙基被揍了一顿,想通了很多东西,也不再执迷外力了。可话才说到一半,忽然感觉身体传来不适。

    紧接着,在三人的注视下,轩辕龙基的肉身快速的崩溃了。

    那趋势根本阻挡不住。

    这就是使用那枚丹药的代价。

    不过,作为元婴期以上的高手,肉身毁了也不会那么容易死。

    元婴分神,灵魂还在。

    轩辕龙基的灵魂离体飘起来。

    轩辕子律才锻体期,还看不到轩辕龙基的灵魂,以为自己的父皇已经死了,便抱着崩溃的肉身在那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那撕心裂肺的模样,完全不像是个男孩子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轩辕龙基满目都是愧疚。

    从决定这个计划开始,他从未后悔过。

    但此时此刻,看着痛哭的轩辕子律,轩辕龙基后悔了。

    他看向东方心月,道:“姑娘,能麻烦你个事吗?”

    “嗯?”东方心月作为分神期的大能,自然可以看到灵魂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以后,拜托你告诉我女儿,一定要坚强,大唐的未来一直都是她,而不是我。”轩辕龙基自知没有理由要求对方,说这话的时候很心虚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,不论是凡人,还是修行者,死亡之后,灵魂只要离体一段时间,就会有地府的人来收魂。

    轩辕龙基的肉身彻底崩溃,已经来不及重塑。

    很快他就会被勾魂,彻底的消失在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他最放心不下的,就是他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哈?你的女儿?”不待东方心月回答,杨寒出声打断了他们。

    见杨寒看过来,轩辕龙基大惊,奇道:“你,你能看到我?”

    杨寒只是锻体期,正常情况下肯定看不到。

    可不知道为什么,这轩辕龙基的灵体离身后,他居然也能清楚的看到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不是关键,关键是轩辕龙基看着轩辕子律说“女儿”,这什么鬼?

    杨寒盯着询问。

    轩辕龙基想了想,觉得自己已死,怎么看到的也就不重要了,便温柔的看向轩辕子律,道:“她呀,她就是我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???”杨寒不明白,那明显是个俊俏少年郎,怎么突然成了“女儿”。

    “老祖,她使用了易容丹,只需使用灵识,就能轻松查探出来。”东方心月指指自己的太阳穴,证实了轩辕龙基的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下子,杨寒不知道该说啥了。

    难怪总觉得轩辕子律不对劲,敢情真的是个少女!

    该死,我也想要灵识,我也想要御剑飞行啊。

    杨寒恶狠狠的想着。

    不过,刚才答应过轩辕子律,保证轩辕龙基不死的。

    此刻,这家伙都变成鬼了。

    这可怎么办啊?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