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角度?什么鬼?

    钟兰兰自然是听不懂的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杨寒最多只可能是个大乘期的修行者。

    之所以呈现出锻体期,肯定是用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秘法,把修为给隐藏了。

    毕竟,在这种小世界里面,上限就是大乘期,是不可能容下仙人的。

    达到仙人级别,是会被排斥出去的。

    要不是她身份特殊,早就被世界给排斥到外面去了。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大乘期,甚至还不一定是大乘期,如何对付这名为大虚的怪物?

    要知道,就连威力巨大的仙元,也对这东西没效果啊。

    修行者的真元,只怕是塞牙缝都不够。

    “世界毁灭,归于虚空……”大虚游走过来,一路上黑气缭绕,把石柱都给侵蚀掉。

    果真有些毁灭世界,终结万物的派头。

    杨寒很清楚,这玩意绝对不能留存于世。

    那黑气一旦传播出去,对这个世界的毁灭是不可估量的。

    还好刚才无常使消灭了所有被感染的妖兽。

    此刻只需要把这“大虚”搞掉,就能万事大吉,世界再次和平。

    那些黑气虽然可以免疫真元,免疫仙元,甚至能将之吸收化为己用。

    但永恒的物理攻击,特别杨寒这种非常特殊的物理攻击,黑气是无法免疫的。

    在前面就已经证明过这点。

    之所以要找角度,是怕出拳的威力太大,把长安城给打没了。

    里面生活着成千上万的人类,可都是鲜活的生命。

    虽说杨寒不是圣母婊,却也不是滥杀无辜之辈。

    在能力范围内,能不杀无辜,就不杀无辜。

    实在不行,到时候再说。

    “归于虚空……”大虚已经来到前方,那骇然的气势,压得钟兰兰有些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她瞪了杨寒一眼,道:“你不走,我走。”

    说完,嗖的一下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再次出现时,已经去到远处的柱子边上。

    她虽然嘴上说着要走,心里还是有些放不下杨寒。

    当然,更多的是好奇,好奇这个人类会怎么处理。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凡人修行者,怎么可能应付那么恐怖的存在?

    “万物终结……”大虚从杨寒头顶游过去,速度不急不缓。

    居然直接无视了杨寒。

    或许在这大虚眼里,杨寒只是个锻体期的垃圾,根本不配他转化,甚至都不值得转化。

    那钟兰兰才是更有价值的对象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情况,杨寒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修炼一万年依旧是锻体期,天晓得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又不能怪他自己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也好。

    他要的角度来了。

    于是,杨寒拉开步子,摆开架势,朝着大虚的身体……猛地就是一拳!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霎时间,恐怖的力量从杨寒的拳头上奔涌而出。

    拳头所过之处,空间层层凹陷,携带着恐怖的力量,一拳就把大虚给打得湮灭。

    那缭绕的黑气,甚至都没反应过来,也被这股力量湮灭在空气里。

    这一拳余力不减,继续打穿地宫,打穿云层,越过遥远的距离,将那天空上的一颗星星给打炸了。

    那颗星星,可是一颗像地球那么庞大的行星,围绕着这片大陆旋转的行星。

    这一日,如果有细心的人观看天空,会发现有一颗闪烁的星星忽然明亮了一下,随后便快速的熄灭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拳,居然可以直接奸星,如果是打在地面上,相信这东洲都要被毁灭掉。

    这威力,简直是大得可怕。

    好在角度合理,又由于不是真元和仙元,这一拳打出去之后,除了路径上的破坏以外,才没有对周围,对东洲造成太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这就是杨寒找角度的必要原因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杨寒拍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尘,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还好,没有对长安城造成巨大破坏,也没有伤害到无辜的人。

    而亲眼看到这一切的钟兰兰,此刻已经目瞪口呆,表情非常精彩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杨寒最多只是大乘期,甚至连大乘期都不一定达到,根本不可能对“大虚”造成威胁。

    原本只是因为好奇才留下来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居然让她看到了如此恐怖又匪夷所思的一幕。

    那连真仙都打不动的存在,居然会被一个小小的凡人给秒杀了……

    还是一拳湮灭!

    如果不是这一拳的威力太大,直接歼灭星辰。

    钟兰兰都怀疑,是不是自己出招的方式不对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震撼,惊骇,难以理解,匪夷所思的情绪,充斥着钟兰兰的心灵。

    她呆呆的看着杨寒,目光迷离起来。

    完全搞不懂,这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杨寒瞧了瞧四周,没有发现漏网之鱼,正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忽然,刚才湮灭古龙的地方,一些光点快速汇聚起来,最后形成了一个赤色小球。

    杨寒走过去一看,这玩意居然跟七龙珠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难不成,还能集齐七颗龙珠召唤神龙?

    疑惑着,杨寒把那颗龙珠捡起来。

    才刚接触龙珠,立马就有一股残念传来:我把神魂分作七份。

    这残念是某种存在遗留下来的信息。

    不长不短,就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杨寒接收之后,顿时有些懵。

    前面还吐槽说是七龙珠,现在就告诉他有七份。

    什么鬼嘛。

    真是七龙珠?

    还有,神魂这个词可不简单。

    只有神明的灵魂,才会被称为神魂。

    神明,那是高于真仙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玩意的来头似乎有些不小啊。

    应该算是宝贝吧?

    杨寒看了看,就将之收入纳戒里面。

    这时,呆愣的钟兰兰回过神来,一个瞬移来到杨寒面前。

    不待杨寒说话,他立马就对着杨寒上下其手,这里摸摸,那里碰碰。

    像个好奇宝宝般开始研究起来。

    杨寒一愣,想要出手阻止她,却担心控制不好力量,把轩辕子律的肉身给打成渣就不好了,便只能无奈的等着她研究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什么情况?你到底怎么回事?二十多岁的骨龄,没有任何隐匿修为,真正的锻体期。妈妈呀,我的智商受到了侮辱,我的见识受到了扭曲,你是魔鬼,你是魔鬼啊,救命啊。”研究完毕,钟兰兰根本找不出原因,只能抱着头痛苦的叫喊起来。

    闹腾了一会儿,似乎想起什么,她忽然看向杨寒问道:“你刚才那一拳叫什么?”

    见状,杨寒笑了笑,也没有急着回答。

    眼看钟兰兰急了,他才道:“你用什么来交换?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