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炼妖宗长老期待的眼神里,他的肉身快速的崩溃。

    这种崩溃,用杨寒的知识来看,是从基因层面崩溃的,根本就无法修复。

    甚至连元神都崩溃了,只剩下一个最核心的灵魂体。

    炼妖宗长老的灵魂体漂浮出来,看着杨寒道:“前辈,您速度可要快啊。晚了,这灵魂体也就散了。”

    炼妖宗常年干这种事,失误自然是有的。

    灵魂长久找不到寄宿的地方,就会被地府的人给勾魂。

    他们看不到无常使,只以为是灵魂体自行消散。

    瞧着炼妖宗长老干着急,杨寒反倒是找个地方坐下来,一脸轻松惬意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那模样,就像是在观察小动物。

    “前辈?”炼妖宗长老开始焦虑。

    他这个时候,失去了肉身,失去了元神,是最纯净的灵魂体,连普通人都打不过。

    所有的希望,只能寄托在杨寒身上。

    杨寒依旧没有搭理他,转头看向五尾妖狐道:“小朋友,你叫啥名儿啊?”

    五尾妖狐这时已经恢复部分真元,人也精神起来。

    听到杨寒的问话,她仔细的打量了杨寒。

    发现,杨寒的确是骨龄二十来岁的人类。

    可总觉得有些不简单。

    这人知道老祖的名字不说,称呼自己为“小朋友”。

    难不成,真是什么老祖级别的人物?

    看着旁边没了的山丘,那巨大的破坏痕迹,五尾狐不得不相信这一切。

    “回前辈,小狐姓苏,名婵儿,苏婵儿。”五尾狐来到杨寒身前,欠身行礼。

    “嗯,很好听的名字。”杨寒点点头,表示对苏婵儿的认可。

    “谢前辈。”苏婵儿再次行礼。

    瞧他这么乖,杨寒想了想,道:“我与你家老祖有旧,你就别称呼我为前辈了。以后,也叫我老祖即可,不用那么见外。”

    这话的信息量很大,听得苏婵儿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思索良久,她只能道:“知道了,老祖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杨寒点点头,看不出情绪。

    而那炼妖宗的长老听后,暗道不妙,感觉自己要凉。

    完全没想到,眼前穿着纯阳宫道袍的男人,居然真的是老祖辈的人物。

    可为何才是锻体期?

    难道是隐藏修为了?

    对,必然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不然那个没了的山丘怎么解释?

    扮猪吃虎么?

    这家伙也太坑人了吧。

    “前辈……”意识到这里,炼妖宗长老赶紧跪下去,想要央求杨寒饶命。

    却在这时,旁边忽的出现一道旋涡门。

    随着这门的出现,周围的温度立马下降许多。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寒冷,让苏婵儿警惕的张望起来。

    但机警如她,也是什么都没发现。

    地府的东西,要真仙以上才能看到。

    至于杨寒这个异类,只能说是个变态,不在规则范围内。

    “老祖?”苏婵儿没法找到寒冷的根源,只能求助的看向杨寒。

    “没事,一个熟人来了。”杨寒起身走过去,站在旋涡门前面。

    很快,从里面走出一个身穿黑衣的女子来。

    这女子,正是无精打采的钟兰兰。

    见到杨寒站在们口,钟兰兰愣了下,打起精神道:“哟,好巧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专门在这等你呢。”杨寒倒是没有客套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一定是我?”钟兰兰走出来,饶有兴致的打量杨寒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都是责任制么?这块地方,是你一个人负责吧。”杨寒用地球上的见识来瞎蒙,反正蒙错了也不会怎么样。

    “切,一点都不好玩。”钟兰兰撇撇嘴,看来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她看向那个炼妖宗长老的灵魂道:“你是想要研究大虚的事儿吧?”

    “嗯,这人吃了药,已经很久了,还是没发生变化。”杨寒绕着炼妖宗长老的灵魂转一圈,仔细的观察一遍,的确是没啥变异反应。

    “我在地府查了,没有这方面的记录。”钟兰兰说着,扔出锁魂链把炼妖宗长老的魂魄捆住。

    这下子,炼妖宗长老急了,赶紧跪下去道:“前辈救我啊,我还不想死啊。”

    面对他的求饶,杨寒和钟兰兰都默契的选择无视,继续冷眼旁观。

    苏婵儿看不到钟兰兰,见杨寒一个人自言自语,不禁很是吃惊,问道:“老祖,这附近是有神明吗?”

    在苏婵儿看来,杨寒这么厉害,能结交道的熟人肯定不一般。自己又看不到,只能说是传说中的神明了。

    毕竟,鬼魂这些东西,元婴期的强者是能看到的。

    杨寒闻之,看了眼钟兰兰,瞧着对方一脸放荡不羁爱自由的模样,才道: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地府鬼差,在西方文化里称作死神。

    都带一个神字,也不算是忽悠苏婵儿。

    不过,这话被钟兰兰听过去,倒是对杨寒竖起大拇指,道:“你这人,见识真的不错。上界都只以为我们是真仙,却不知道我们的神位。你,可以。”

    在钟兰兰眼里,杨寒就是个隐藏在凡间的大能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,她不好问,也不好去查。

    瞧着钟兰兰的表现,杨寒知道自己蒙对了。

    这地府居然与神有关,就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样的。

    西游记里的那种?还是动漫里的那种?

    很好奇呢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里,二者不再说话,继续对炼妖宗长老的灵魂进行观察。

    好长时间后,除了对方不断的求饶外,并没有产生什么现象。

    钟兰兰很无聊,便找个话题道:“你的小龙呢?平时不放出来的吗?”

    提起这事,杨寒才想起那条龙魂来。

    那玩意一直在龙珠里面,他也不知道怎么放出来啊。

    瞧钟兰兰似乎很懂行,杨寒便开始忽悠道:“要不,你陪它玩玩?”

    “好呀,好呀。”钟兰兰执行公务的时间还没到,这么等着也是无聊,便开心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杨寒取出龙珠扔给她,也不怕她拿了走人。

    毕竟,钟兰兰是公务员嘛。

    更何况,杨寒的实力摆在那里。

    一拳下去,即便是真仙,也得湮灭。

    相信钟兰兰不会自误。

    果然,那家伙拿过去就把玩起来,根本没有据为己有的想法。

    她敲击龙珠上的一个地方,瞬间就把龙魂放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幕被杨寒记在心里,终于知道龙珠怎么使用了。

    看着弱小的龙魂,钟兰兰对杨寒抱怨道:“你这人怎么回事?不喂他的吗?养这么瘦。”

    杨寒摊手,道:“要不你帮我喂下?欠你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其实杨寒根本不知道怎么喂,更不知道喂什么。

    这么说,就是想从钟兰兰那里诈取情报。

    果然,钟兰兰上当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嘛,有这么强大的实力,连几块灵石都出不起?”她一边吐槽,一边取出灵石,喂给了那只赤色的小龙魂。

    小龙魂吃了这些灵石,身体立马变大了许多,开始游走起来,显得很活跃。

    见此一幕,杨寒表面波澜不惊,实则内心已经狂喜:

    尼玛,真是意外收获啊!

    把这条龙养大了,老子就有坐骑了!

    哈哈哈哈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