巡山的这群筑基期弟子死得不明不白,甚至连灵魂都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杨寒随手的一击,威力极其恐怖,不仅打碎肉身,还能打碎灵魂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,也不知道地府如何处理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儿,钟兰兰没出现,反倒是苏婵儿赶来了。

    “老祖,我们被包围了。”苏婵儿飞过来,离地悬浮,隔着地面一段距离,将玉足完美的呈现出来。

    随着她的到来,四面八方飞来无数炼妖宗的弟子。

    这些就是炼妖宗的外门弟子,是炼妖宗最基础的战力。

    在杨寒杀死巡山弟子的时候,这些外门弟子就已经集合完毕。

    在几个外门长老的率领下,一路追着苏婵儿过来了。

    他们踩着飞剑,灵活的穿行在山腰间,大概有三四千人左右。

    从元婴期到炼气期,应该就是外门的所有战力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为何闯我宗门。”这群人赶到,在空中排开阵式,领头的是个元婴期强者。他悬停在高空,居高临下的大喝。

    其他人看了一眼杨寒,随后把目光聚焦在苏婵儿身上。

    在这些人眼里,杨寒只不过是个锻体期的垃圾。

    能惊动宗门的,必然是这个元婴期的高手。

    苏婵儿看着他们的目光,无奈的看向杨寒。

    同时庆幸,还好不是她自己一个人来。

    否则光凭这些外门战力,都完全打不过。

    杨寒抱着手,看向天空悬浮的炼妖宗众人,不急不缓的道:“我,纯阳宫老祖。今日来此,只为灭你宗门。”

    语言朴素简单,内容充实丰满。

    不急不躁,也不愤怒。

    就像是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。

    听到他的声音,那些人才看过去。

    发现,杨寒穿着纯阳宫的高级道袍,还真是纯阳宫的人。

    纯阳宫和炼妖宗的事情,这些人都很清楚。

    如今见到杨寒,听着杨寒的话,自然明白杨寒是来报仇的。

    只是,一个锻体期而已,居然敢自称为老祖,这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难不成,就凭旁边的元婴期狐族,就想在炼妖宗撒野?

    “呵呵,小友,念你无知,不与你计较,我炼妖宗,可没你想象中那么简单。这样吧,自废修为,自断双手,兴许我还能放你一马。”听到杨寒的话,那炼妖宗长老略微有些恼怒,强忍着没有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他的神色平静,显然是不把杨寒等人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的确,一个锻体期,一个元婴期,即便只是炼妖宗的外门实力,也可以轻易的将其碾碎。

    就这样,还敢大言不惭的说什么灭门,简直笑话。

    杨寒是个人狠话不多的主,见那炼妖宗长老开口不善,他抬起手来,屈指就是一弹。

    原本只是想将对方废掉,好告诫对方屎可以乱吃,话不能乱说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这一弹之下,威力远超出杨寒预期。

    就见指尖弹出去之后,爆发出恐怖的力量,把空气瞬间压缩,凝结成固态,尖啸着射出去。

    路径上接连突破音障,携带起剧烈的罡风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刹那间,就洞穿了那炼妖宗长老的身躯。

    随后,罡风席卷而过,有把那些残余的部分搅成了渣。

    这一手,把周围的人给吓了个半死。

    他们惊骇的相互对视,根本没看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直到另外一个长老反应过来,才大叫道:“众弟子结阵,绞杀这两人。”

    面对如此诡异的攻击,他们不得不谨慎。

    于是,在咻咻声中,那些炼妖宗弟子结成阵型,相互运功衔接,宛如一条长蛇,朝着杨寒这边飞过来。

    见状,苏婵儿无语了。

    她只是个旁观者而已,瓜她什么事嘛。

    再说,她也不是人类啊。

    当然,对于这种攻击,杨寒是不放在眼里的。

    只是这长蛇大阵有着上千人,范围有点广,用手打要好几下。

    于是,为了提高效率,杨寒从地面捡起一块石头,在苏婵儿疑惑的注视中一把捏碎,朝着那长蛇大阵轻轻的投掷出去。

    “咻!”霎时间,尖锐的破空声传开,碎石块突破音障,化作无数流星光点,直接吞没了这长蛇大阵。

    待到碎石块在空气摩擦中融化消失,天空中组成的长蛇大阵,已经没了任何踪影。

    所有人在碎石块的攻击中,全都被打成了碎末。

    苏婵儿看着这样的手段,大脑一片空白,完全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无法理解,随手一挥就能打爆山丘,随便撒些碎石就能灭杀上千人。

    最主要都是,杨寒身上从头到尾,没有半点真元波动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苏婵儿惊骇的看了看杨寒,又看向高空,喃喃道:“好多真元波动啊。”

    上千人被一击秒杀,留下来的真元自然非常多,以至于光线都有些扭曲。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,杨寒从纳戒中取出龙珠,把小龙魂释放出来。

    小龙魂一出来,就欢乐的绕着杨寒游弋。

    那模样,显然非常喜欢杨寒。

    直到杨寒指了指高处的真元波动,她才咪秋一声飞过去,张开龙嘴吞噬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杨寒第一次听到小龙魂的叫声,与常识中有着很大不同,还挺好听的。

    修行者吸纳灵气,修炼成真气,随后练气成真元。

    因为功法和体质不同的关系,练成的真元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相互间无法通用。

    这就是为什么修行界只有杀人夺宝,而没有剥夺对方真元的情况。

    小龙魂能够直接吞吃灵石,就注定了可以吸收不同的真元。

    杨寒一试之下,果然成了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养殖小龙就相对要简单些。

    小龙魂吞吃完毕,在空中打了个饱嗝,吐出一圈能量光环。

    吸收这些真元后,她的身躯已经开始部分实体化,距离塑造肉身只是食物量的问题。

    杨寒招招手,小龙魂就飞下来,亲昵的游走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苏婵儿在旁边羡慕的看着,也没有说什么话。

    杨寒逗弄几下小龙魂,感觉养只神龙做宠物也很不错。

    不过,后面还有事情要做,他就先把小龙魂收入龙珠里。

    看着山顶方向,杨寒曲腿弯腰,猛地一跳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,地面留下一个巨大的凹坑。

    在恐怖的反作用力下,他的身影快速的朝着峰顶飞去了。

    苏婵儿眨了眨眼,只能赶紧运功跟上。

    心里暗道,这个老祖是真的好暴力啊。

    炼妖宗所在的山峰,海拔大约在一万米左右,面积比珠穆朗玛峰要大得多。

    顶峰上白雪皑皑,其中有个盆地。

    盆地里绿茵芬芳,坐落着很多古色古香的建筑。

    这里便是炼妖宗的内门。

    外门那边被团灭之后,内门已经知晓这个情况。

    他们开启了护山大阵,球形的光幕笼罩在上空。

    光幕里面。

    炼妖宗宗主负手而立,在其前面是整整齐齐的上千弟子。

    很显然,他们已经准备好战斗了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