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寒落到地上,踩出一个巨大的凹坑,溅起无数灰尘。

    他缓缓走出凹坑,倒也没急着去屠灭炼妖宗。

    正所谓杀人夺宝,没了宝贝,空跑一趟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而要寻找炼妖宗的宝物,通过灵识探查是最迅捷的。

    杨寒没有灵识探查,只能等着苏婵儿来帮忙了。

    炼妖宗在山上置了很多阵法。

    最基础的是个禁空阵。

    顾名思义,就是位于这个阵法之中,真元无法合理调动,导致不能凌空飞度。

    杨寒是直接跳过去的,用不到真元,倒是没有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可苏婵儿不行啊。

    她没法飞行,只能变回原形,徒步跑着过去。

    “老祖,你等等我啊。”苏婵儿经历前面的事情后,这声老祖是打心底叫出来的。

    强大如杨寒这般,苏婵儿不得不信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是锻体期,或许正如杨寒所说的一样,是为了调查一些事情,故意隐藏了修为。

    只是刚才所有的攻击,全都没有真元波动。

    这让苏婵儿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难不成老祖是大乘期?甚至……真仙?

    不对,父王说过,我们这片大陆上,是不可能有仙人存在的。

    仙人会被这个世界的力量排斥,根本就进不来。

    那这么来看,只可能是大乘期了。

    只有大乘期的圣人,才能具备如此手段。

    苏婵儿这么想着,终究还是太低估杨寒的实力。

    或许只有钟兰兰才能窥见杨寒的冰山一角。

    毕竟,一击秒杀真仙级别的大虚,就连地府的很多上仙级别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杨寒点点头,从坑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并肩而行,穿过一片丛林后,终于看到了炼妖宗的内门。

    炼妖宗内门的规模不小,亭台楼宇林立其间,一个巨大的光幕将之保护起来。

    一些从外门逃出来的弟子,正在光幕面前敲打,大叫着让他们进去。

    但是,内门的人非常冷漠,根本就不管不顾。

    任这些人如何求救,就是不搭理他们。

    反正有着大阵保护,也不怕这些人能冲进去。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炼妖宗宗主站在大殿前面负手而立。

    微风吹过,他的衣袂飘舞。

    炼妖宗宗主名叫慕容百里,看上去很年轻,就像是二十来岁。

    只是分神期的修为暴露了他的年龄。

    至少也得三百岁。

    在这个宗主旁边,分列着几个长老打扮的人物。

    观察了一会儿,有人惊疑道:“元婴期?锻体期?”

    说的正是杨寒两人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的境界,也能让外门全灭?”旁边的长老开始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“或许只是同行者吧。”分神期的宗主也没搞懂。

    前面明明感受到恐怖的力量从山腰爆发而出。

    那种程度,分明不亚于合体期,甚至是渡劫期,或者大乘期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等了半天,居然才来了两个人,还是境界那么低的人。

    搞不懂,这些人只能继续等着。

    杨寒看了一会儿,对苏婵儿道:“婵儿啊,老祖给你个任务哈。待会儿我进去,你就全力寻找令堂的遗体以及这炼妖宗的宝库,功法阁。战斗方面,就不用你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祖,婵儿一定不负所托。”苏婵儿欠身一礼,毫无怨言的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在他们这里,能清楚的看到炼妖宗的布置。

    1个分神期,10个元婴期,上千的金丹期。

    在光幕里面,甚至没有一个筑基期和炼气期。

    足以见,这就是炼妖宗的全部实力,与外界相传的有些出入。

    这明显不是中品宗门所能拥有的规模。

    只要对方有几张底牌,怕是高品宗门都能达到。

    杨寒倒是不在意。

    在他眼里,境界的高低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反正都是一击的事情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光幕外面,那些逃窜过来的外门弟子回头一看,顿时就吓尿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原本是去参战的,只是因为拖沓去晚了。

    原以为会被宗门惩罚,可没想到,却看到了让他们终生难忘的一幕。

    就是眼前这个锻体期的男人,一击就把所有人都杀了。

    如今他们被这人追上,能怎么办?

    “前辈饶命,我们只是小人物,求你放过我们吧。”他们自知跑不掉,只能跪下来求饶。

    杨寒看了几人一眼,倒是没有出手。

    “不全杀了吗?”苏婵儿不是人类,没有那么多的圣母心,只觉得既然得罪了对方,就应该斩草除根。这就是妖界的生存法则。

    闻之,杨寒笑了笑,也没回答苏婵儿,只是对那几人道:“你们好好在这呆着。”

    “是,前辈,谢前辈大恩。”那群人不知道杨寒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但既然不杀他们,就只能听命行事了。

    苏婵儿也不懂,见杨寒似乎有深意,便不再去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看着两人来到护山大阵前面,炼妖宗里面的人开始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“就这两人吗?怎么才是元婴期和锻体期?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么大阵仗,就为了面对这俩人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,据说外门已经全灭,单凭这俩人怕是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他们只是诱饵,真正的大能已经隐藏在暗中,伺机突破我们的大阵。”

    弟子们的讨论,自然是被高层一字不落的听到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长老就对宗主道:“宗主,您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有点意思。”然而,宗主慕容百里只是自信的笑了笑,倒也没太当回事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大阵能防御渡劫期的强者,只要不主动打开,任谁都进不来。此人如此藏头藏尾,想必是也没自信能破阵。”旁边的长老说出了慕容百里自信的原因。

    的确,他们这个大阵,没有渡劫期以上的实力,是根本无法强行破开的。

    可是,这人的话才说完,就见杨寒已经朝着光幕走过去。

    在众人的注视下,他缓缓抬起手来,朝着光幕上叩去。

    那模样,就像是在敲门一般。

    瞧着杨寒的行为,炼妖宗的内门成员都乐了。

    在他们眼里,杨寒就是个锻体期的垃圾,别说破开这种大阵,就是最简单的法术都破不了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的笑意才扬起,都还没有开始,就瞬间凝固在脸上。

    同样的方式,同样的方法,同样的配方。

    杨寒叩了上去。

    恐怖的力量瞬间从中指关节处爆发,一下子就把那大阵给击碎了。

    是的,击碎了。

    又和皇宫里的一样。

    轻松就把这些人自以为防御无敌的大阵给击碎了!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