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谁把大阵撤了?”

    见此情况,内门里慌乱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,好好的一个大阵,怎么忽然就没了。

    慕容百里眯着眼,反复回忆刚才的一幕。

    由于是在大阵的保护之中,隔着一道光幕,他并没有看清楚。

    只是能感觉到,整座大阵是瞬间就碎了的。

    即便是大乘期的圣人前来,也不可能一击就将之打破。

    里面绝对有鬼。

    他看向旁边一位长老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那名长老是主管阵法的。

    此刻正端着阵盘在那闭目推演。

    发生这种事情,他的罪责太大了。

    该长老的额头上已经开始沁出冷汗。

    慕容百里为了稳定军心,道:“别紧张,阵法玄妙,偶尔出错也是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是,宗主说的是。我探查了下,发现阵旗全数烧毁了,想必是平时管理不周导致的。都是老朽的错,请宗主责罚。”那长老说着就跪下去,一副非常懊恼的模样。

    但是,慕容百里并没有惩罚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论什么等级的宗门,有几个位置的地位非常高。

    一个是丹药方面,另外就是阵法方面。

    杀这阵法长老倒是简单,可要找到代替他的就难了。

    阵法师这个职业,是非常稀罕的。

    宁可失去一万弟子,也不能失去一位阵法师。

    说的就是这个情况。

    如此,慕容百里不但没治他的罪,还安慰道:“方老说啥呢,出这等事,我也有罪。再者,纵使这阵法没了,对方也奈何不了我炼妖宗。”

    慕容百里说的铿锵有力,丝毫没有惊慌失措的模样。

    听到宗主这么说,其他人纷纷反应过来,非常的振奋。

    的确,纵使没了大阵,他们炼妖宗也不是好招惹的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切的真相,只有杨寒这边的几人知道。

    特别旁边的炼妖宗外门弟子,全都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他们是真的不敢相信,传闻中能防御渡劫期大能的阵法,居然被人如此轻松的就击碎了。

    还是像叩门一样。

    难怪此人杀他们就如割草。

    真的是太厉害了。

    外门弟子们相互对视,一再的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杨寒叩碎这大阵,神情并未出现太大改变。

    苏婵儿悬浮在旁边,瞧了瞧杨寒,赶紧落到地面,不敢再高过杨寒。

    只是,她没穿鞋子,玉足落到地上,难免会沾染些泥土。

    见状,杨寒道:“我是你的老祖,就像亲人一样,何必这么畏惧我?来,先去完成你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瞧着杨寒真诚的模样,苏婵儿莫名一阵感动,欢快的就跑开了。

    没了苏婵儿在旁边,杨寒也不用分心去保护。

    如此,他大摇大摆的走入炼妖宗内门。

    那模样,就像是在自家后花园里一样。

    这让炼妖宗的人非常生气。

    一个小小锻体期,凭什么啊?

    “宗主,让我去收拾这小垃圾。”有个长老站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慕容百里并未阻止。他想着,纵使是对方的阴谋,也得先有个人去打破平衡才行。

    让元婴期长老去过,实在不行还能嗑药,算是比较合理的选择。

    那人飞过去,来到杨寒上空,居高临下的道: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杨寒停下脚步,淡淡的道:“纯阳宫老祖,杨寒。”

    原本那长老还紧张的警惕四周,随时防御可能的偷袭。

    但听到这话后,差点没被“雷”下来。

    就这黄毛小子,骨龄二十来岁,锻体期的人,也敢自称老祖?

    还纯阳宫老祖?

    那个垃圾门派,此刻应该是已经被灭了才对。

    别以为穿身皮,就能装作纯阳宫的人。

    “小子,让你背后的人出来说话吧。你还不配。”那人继续悬浮在高处,手里已经攥着炼妖丹。这么说话,主要是为了刺激他们认为的“背后之人”。

    可惜,这样的人根本不存在。

    或者说,就是杨寒自己。

    见这炼妖宗长老如此没有礼貌,还不信自己的话。

    杨寒真的很无奈,只能展露一手了。

    可是,对方的位置不太好,一拳下去容易把炼妖宗毁掉。

    万一其中就有法宝灵石,岂不是可惜了?

    必须得用个温和的招数。

    杨寒这么想着,忽的灵感一来,暗道有了。

    他仰起头,酝酿了下。

    在众人疑惑的目光里。

    呸的一声,杨寒居然朝着那炼妖宗长老吐口水。

    原本这最多只是恶心一下对方。

    可被杨寒吐出来,那就完全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锻体999999999层后,杨寒的身体机能大幅度加强。

    哪怕是普通的吐口水,也极具杀伤力。

    “咻!”霎时间,口水突破音障,将路径上的空气压缩成固态击飞出去。

    在那炼妖宗长老反应过来之前,直接就将他给击穿了。

    由于吐沫星子比喷嚏集中,倒是没有出现散射的情况。

    只是洞穿了这名长老的丹田,连带着元婴一起打爆。

    这可怜的家伙就这么轻易的被秒杀了。

    尸体从高处砸到地上,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。

    也的确,被人一口吐沫所杀,换做任何人都没法接受。

    见到这样的一幕,那些炼妖宗的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吐沫也能杀人?

    这什么鬼?怎么可能?

    要不是这次距离很近,他们又都是高级修行者,这些人甚至怀疑自己看错了。

    击杀这名长老,杨寒这才重新面对炼妖宗众人,淡淡的道:“再次自我介绍下。本人,纯阳宫老祖,杨寒。今次前来,只为灭你宗门。”

    如果杨寒前面这么说,还会被人当做笑话。

    可在展露这手之后,那些人终于反应过来了。

    敢情,这家伙说的是真话。

    他的确是纯阳宫的老祖。

    只不过是隐藏了修为,来炼妖宗扮猪吃虎。

    “哼,纯阳宫老祖又如何?休得虚张声势。内门弟子听令,炼妖大阵起。”但是,杨寒这一手吓不到宗主慕容百里。

    在他的命令下,即便不愿意,那些内门弟子也不得不组成大阵。

    一时间,无数人在空中飞行,相互使用真元衔接,组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炼妖阵。

    上千名金丹期强者组成的阵。

    从视觉上来看,当真是无比的震撼。

    只是很可惜,他们遇到了杨寒。

    杨寒有无数种击破这个阵型的方法。

    但考虑到还要找尸体,还要保留战利品,只能继续使用那个温和的绝招。

    当然,这次的有些不一样。

    他给这招命名为“喷子”。

    施展原理很简单。

    就是在嘴巴里酝酿足够的唾液,随后顺时针的喷射出去。

    正常人这么做,最多只能恶心对方一下。

    可杨寒这么做,那就完全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“咻咻咻咻!”

    霎时间,吐沫星子犹如子弹一般发射出去,密密麻麻的笼罩了那些金丹期弟子。

    纵使对方已经使用真元护体,还是轻易将之击碎,洞穿致死。

    杨寒才喷了一圈,整个天空就清净下来。

    无数尸体,像下雨般落在地上,密密麻麻的躺满各处,让人看了就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面对这养的一幕,周围的人全都愣住。

    怎么也想不通,仅仅只是用口水喷上一圈,怎么就把炼妖宗的精锐弟子杀个遍?

    这,还是人吗?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