恐怖的气浪爆开,隆隆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霎时土石飞溅,草树齐飞。

    一片巨大的破坏痕迹出现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苏婵儿和那些外门弟子飞行在空中,抵挡住气浪后才稳住身体。

    看着如此恐怖的攻击,他们全都无比惊骇。

    一个渡劫期的大能就已经很恐怖。

    十个联合起来,果然是毁天灭地。

    只是,在气浪狂舞之中,杨寒依旧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如此恐怖的攻击,除了将他的衣服打爆,露出穿着的大短裤外,居然没能让他挪动丝毫。

    好强!

    这是在场所有人的心声。

    特别慕容百里,怔怔的站在原地,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那样的攻击,可是他家族传承的最强绝招,底牌绝学。

    当初老祖们用这个绝招,击杀过几个大乘期的圣人。

    从此才让慕容家的名声,在丹洲传播开来。

    没想到,如此恐怖的一击,居然奈何不了对方。

    哪怕一点点伤害都没出现。

    纵使仙人,怕也做不到吧?

    这一刻,慕容百里原本嚣张自信的神情,全都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他只感觉自己人傻了。

    这东西,完全超出他的预期。

    杨寒淡然的站在原地,他身前是巨大沟壑,身后是个小型孤岛。

    这片安全的孤岛,全是因为他挡住了所有攻击才得以保留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攻击下,四周弥漫着真元波动。

    杨寒不急不缓的取出龙珠,把小龙魂放出来。

    小龙魂先是亲昵的在他身边游走,随后才听话的去吞吃那些真元。

    这小东西的效率极高。

    没有多久,这地方留下来的真元波动,就全被她给吃掉了。

    吃完之后,小龙魂回到杨寒身边,落到杨寒的手里,亲昵的蹭了蹭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吞吃,小龙魂似乎更加凝实了。

    杨寒将她收回龙珠里,看向慕容百里道:“还来吗?”

    瞧他期待的模样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受虐狂。

    其实,杨寒之所以没在第一时间杀死对方,就是为了获得真元来让小龙魂进化。

    杨寒在早些时候发现,击杀那些人之后,遗留的真元不足百分之一。

    而这些人打出的术法,却能产生大量真元。

    因此,才会有这样的布局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刚才那招,是慕容百里倾尽全力的一击。此刻十尊渡劫期大能的体内,真元全数耗尽,慕容百里已经黔驴技穷。

    “你不来?那轮到我咯。”杨寒见没有真元可赚,便打算出手解决对方。他来炼妖宗的目的,依旧是万分明确。除了那几个看热闹的外门弟子外,炼妖宗一个都不会留。

    “不,你不能杀我,我是丹洲慕容家的人。我们家族有三位大乘期圣人。你可别自误。”慕容百里原本想要逃跑,但想着对方这么厉害,根本就跑不掉,还不如说出身份,看看能不能唬住对方。

    “哦,这样啊。”杨寒闻之,做出恍然大悟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对了嘛,你放过我,我丹洲慕容家保你纯阳宫成为圣地。”慕容百里松了一口气,本体躲在十尊渡劫期后面,根本就不敢出来。

    “三位大乘期,提供的真元应该非常多吧。”但是,杨寒后面的话,却让他满脸迷茫。

    “我告你啊,别冲动啊。不就是死了些普通弟子嘛,要多少我送你。保管是金丹期以上。”慕容百里出生于圣人家族,人前镇定有礼,人后疯狂变态,能做出祈求,这还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可惜,杨寒根本不吃这一套,他直接原地扎开马步,摆出纯阳宫的入门拳法。

    整个人严肃镇定,仪式感十足。

    见状,慕容百里迅速把十尊夺舍后的尸体重叠起来,组成了一个简单的防御阵势。

    他躲在最后面,打算借助杨寒的攻击直接逃跑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个主意打得还不错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普通的大乘期,会有极大概率让他得逞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这次面对的人很特殊。

    杨寒摆好姿势后,朝着慕容百里那边猛地就是一拳。

    至于青丘之王的尸体,杨寒自有打算。

    “咚!”霎时间,拳头突破空气阻碍,将空间打得凹陷下去。犹如量子力学一般,产生难以名状的奇怪现象和恐怖力量。

    这股力量以超过光速的神奇方式,直接洞穿那顿尸体,洞穿惊骇的慕容百里,洞穿远处的皑皑雪山,洞穿山间的密集云层,洞穿百里外的几座大山,洞穿宇宙深空中的数颗星辰。

    其后,湮灭效应才爆发。

    被洞穿的一切,连带周边的一切,瞬间湮灭在空气里。

    一拳过后,杨寒身前产生一阵狂风,拳头路径上的一切,已经彻底被湮灭……

    没有任何爆炸,没有任何冲击波,没有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只有一望无际的巨大破坏痕迹。

    从这座山顶开始,直达天空的辰星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击,简直难以名状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击,恐怖到令人绝望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击,纵使仙神佛都无法阻挡。

    炼妖宗外门弟子以及苏婵儿,再次惊骇的瞪大眼睛,又一次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如此震撼的一幕,他们这生从未见过。

    杨寒收式而立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终于感受到了。

    锻体999999999层后,身体产生的变化,已经不是物理的变化,而是涉及到难以名状的改变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非常玄妙,似乎跟天地法则有关。

    只是他目前境界太低,根本无法去参透。

    杨寒只知道,如果刚才再加重点力道,完全可以把身前的空间都给打破掉。

    到时候,或许会形成虚空湮灭,或者一个虫洞,更或者直接来个黑洞。

    力量过大的话,会产生难以预料的后果。

    总结起来就是……

    他,真的太强了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杨寒像没事人一样拍拍手,来到那几个外门弟子旁边。

    那几人见状,赶紧从飞剑上下来,整齐的跪在地上,大气都不敢出一个。

    “呐,你们可以走了。”杨寒神色平静,不像是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啊?”起初几人还有些愣神,随后才反应过来,赶紧千恩万谢。

    在杨寒的注视下,他们跳上飞剑,咻咻咻的飞走了。

    看着几人远去的背影,杨寒这才接着道:“记得把今天的一切,一字不落的说出去。”

    声音不大,但传得极远,以至于那几个弟子的飞剑都差点被吓掉。

    之所以不杀这几人,就是为了把今天的一切宣扬出去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纯阳宫的声望就会大幅度提升。

    要重建起来,也就轻松得多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位于丹洲慕容家宗祠里。

    一枚刻着慕容百里字样的魂玉,咔擦一声碎成几块。

    几股强大的气息猛地升腾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