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容家的祠堂很大。

    正厅供奉着牌位,侧厅挂着些魂玉。

    慕容家通过秘法,将魂玉与对应的族人相连。

    一旦那个族人死去,这魂玉就会粉碎。

    如今,慕容百里被杨寒一拳湮灭,他的魂玉自然也就碎了。

    厅堂里点燃着很多蜡烛。

    一阵微风拂过,蜡烛微微摆动。

    几个身影已经出现在这里,全都是渡劫期境界的大能。

    他们看着慕容百里破碎的魂玉,有人悲痛,有人愤怒,有人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慕容百里,是他们族里千年难得的天才。

    是这一代最有望达到大乘期的后辈。

    如今居然被人给杀了……

    厅堂中的氛围一时非常压抑。

    没多久,一个年迈的老人瞬间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他从地上捡起那个魂玉,仔细的摸了摸,这才冰冷的道:“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杨寒这边。

    放走那些外门弟子后,正好看到苏婵儿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原本苏婵儿是来寻找青丘王苏云檀遗体的。

    可那遗体刚才被杨寒一拳给湮灭了。

    摄于杨寒的辈分和实力,苏婵儿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开口。

    好在杨寒自有打算,从纳戒中摸出那道符。

    召唤钟兰兰的时候到了。

    将符开启,周围的一切瞬间凝固,似乎时间停止了活动。

    这与旋涡门出现时差不多。

    杨寒前面没去注意,这次倒是让他发现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钟兰兰瞬间出现在杨寒面前。

    那速度,感觉就好像时刻准备好似的。

    杨寒当然不会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据他所知,地府的时间和阳间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果然,见到杨寒,钟兰兰无精打采的脸蛋上焕发精神,道:“我道是谁找我呢,原来是你这个家伙啊。刚在十八层地狱看了一圈,来晚了点,别介啊。”

    从钟兰兰的话中,已经不难判断出,地狱的时间和阳间的确不一样,比例差距还不小。

    有可能与传说中的一样,阳间一天地府就一年。

    周围的时间凝固,应该就是为了平衡两边的时间。

    不然无常使出来抓个鬼,再回去已经是几天或者几个月。

    那就有些不合理了。

    “小龙去哪了?让姐吸一下。”钟兰兰走过来,周围的温度下降了很多。

    苏婵儿感受到这种变化,就知道是老祖的朋友来了,便知趣的站在旁边不动。

    杨寒倒也没说什么,直接把小龙魂释放出来。

    小龙魂绕着他转圈,似乎非常的开心。

    “呀,你瞧把孩子关得。以后要多放出遛弯知道吗?”钟兰兰看上去很喜欢小龙魂,弄得就跟养狗似的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也对,龙这种生物,可是仙帝才能驾驭的。

    她一个小小的真仙,能够把玩到,已经是很幸运了。

    “唔,灵魂凝实多了,看来你没有亏待她,差不多可以开始塑造肉身了。你得给小龙找些丹药或者法宝吃啊。”钟兰兰逗弄着小龙魂,小龙魂也不反感,只是很不愿意离开杨寒。

    杨寒点点头,并没有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正所谓求人五分,先开口输三分,他要等着钟兰兰发问。

    还好,钟兰兰也算识趣,知道杨寒叫她过来不只是吸龙而已,便问道:“说吧,找我干啥?”

    “复活一个狐族。”杨寒是个耿直的男人,说话从不兜圈子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钟兰兰听后沉默了下。暗道,老娘又不是仙帝,也不是阎王,怎么说复活就复活呢?当我是你家的保姆啊。

    不过,看着小龙魂,她还是强忍着,道:“神力拿来。”

    杨寒把龙珠递过去。

    “名字?”钟兰兰复活死者,并非是她的法术,而是借用地狱的轮回盘。

    使用轮回盘,得知道目标的信息才行。

    检索名字是最直接的。

    这事,杨寒在前面就已经问过苏婵儿,便道:“青丘王,苏云檀。”

    得到基本信息,钟兰兰快速定位复活目标,从龙珠里把神力引出来,再次使用那个轮盘。

    对于钟兰兰为何会拥有这种起死回生的神器,杨寒并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这次消耗的神力非常多,以至于龙珠的颜色都变淡一大截。

    见杨寒疑惑,钟兰兰道:“复活者的实力越强,消耗的神力越多。”

    末了又道:“这次我可不会白出力。这部分神力我拿了啊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额外取了一些神力。

    对于这事,杨寒倒也没有阻止。

    二者只是熟人,请对方来帮忙,不给点好处,说不过去啊。

    瞧着杨寒一副淡定模样,钟兰兰忍不住问:“你跟这狐族啥关系?为何损失那么多神力都要救?”

    “秘密。”对于这个问题,杨寒并不想多说。

    救活苏云檀,并不只是因为故人之后,也不是因为苏婵儿。

    而是,他当初欠了苏九儿一条命。

    这种恩情,还给她的后人也是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这神力也耗尽了。如果没有更多神力,下次我也没办法帮你复活了。”钟兰兰说着一转轮盘,苏云檀就凭空出现。

    那模样,与刚才的尸体相差无几。

    只不过,双目炯炯有神,已经不再是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见此一幕,苏婵儿微微一滞,见杨寒没有出手攻击,便立刻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婵儿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苏云檀刚复活,还有些茫然,看到苏婵儿后,显得很是惊讶。

    苏婵儿听到那熟悉的声音,看着那熟悉的人儿,忍不住一下子就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苏婵儿哭泣,苏云檀从茫然中反应过来,赶紧过去道:“婵儿,别哭,有父王在,有父王在。”

    看着父女俩从天人相隔到再次团聚,杨寒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报恩这种事情,早已刻在华夏人骨子里。

    他杨寒,可不会给自己的种族丢脸。

    见事情处理得差不多,钟兰兰赶紧道:“地府最近有件大事,我不能在阳间久留。”

    “啥事?”看钟兰兰的眼神,似乎跟自己有关,杨寒便忍不住问出来。

    钟兰兰想了想,这才道:“你送进去的那个灵魂,出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炼妖宗嗑药的那些人,死后灵魂短时间内没问题,但在地狱里受罪的时候,就出现了一些变化。

    类似“大虚”那样的变化。

    只不过目前还很微弱,除了感染几个厉鬼外,倒是没有对地府构成威胁。

    钟兰兰觉得这事不简单,就申请了调查权限。

    他此番前来,用的就是这个权限。

    听完钟兰兰的陈述,杨寒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原以为异变是古龙尸体引起的。

    没成想,还真与炼妖丹有关。

    如果把嗑药后的异变当做病毒。

    根据潜伏期长短,潜伏期期间能传染的特性来看,就与地球上的一场疫情很像。

    搞不好,极有可能会造成世界末日啊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