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可惜,那炼妖宗宗主被一拳湮灭。

    又没神力复活他。

    也就不好调查了。

    送走钟兰兰,杨寒一声苦叹。

    谁能料到呢?

    就像当初那场疫情,突然就出现,跟做梦一样。

    在家隔离的时候,差点都以为要世界末日了。

    不过,异界的这个事情,要比地球的还严重。

    那玩意感染之后,可不仅仅是杀死宿主,还会把宿主变成“丧尸”一般的生物。

    这东西要是在异界爆发,那绝对的世界末日啊。

    杨寒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能力拯救这个世界,也没有拯救这个世界的想法。

    只是他重生在纯阳宫,对东洲这片土地有着深厚的感情,不论如何都要守住这里。

    “前辈,我苏某人无以为报。”这时,那苏云檀和苏婵儿过来了。

    在听说苏婵儿的经历后,苏云檀终于明白一切。

    别看眼前这人才是个锻体期,可远处那恐怖的破坏痕迹,就连大乘期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还有复活死人的手段,简直不要太夸张。

    种种来看,眼前的年轻人,绝对不像表面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没事,自家人,不必客气。”杨寒隔着距离点点头,并没去扶苏云檀。具体原因,懂的都懂。

    杨寒这句“自家人”让苏云檀云里雾里,想了想,看向苏婵儿,这才恍然大悟,赶紧道:“此等大恩,苏某无以为报,必不会干涉前辈。”

    似乎他产生了什么奇怪的误会。

    杨寒倒是没注意那么多。之所以说是自家人,是与苏九儿有关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里,杨寒根据苏婵儿提供的情报,找到了炼妖宗的宝库。

    在战利品方面,杨寒主要以丹药,法宝,灵石为主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功法典籍,他并不是很上心,就给了苏家父女。

    炼妖宗,表面是中品宗门,实则已经达到高品层次。

    在这宝库里的收获非常丰富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,就那灵石都可以富可敌国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这慕容百里开宗立派的目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难不成,就是在这里为他慕容家赚钱的?

    至于丹药和法宝,杨寒直接放出小龙魂,让其全部吞吃掉。

    一股脑下肚,小龙魂打了个嗝,随后飞回杨寒的肩膀上,蜷缩起来开始睡觉。

    瞧那模样,似乎是在进化。

    杨寒赶紧将之收回龙珠里面。

    这颗龙珠看似很普通,实则跟纳戒一样,里面别有洞天。

    弄完这一切,太阳从东边升起,第二天已经到来。

    杨寒站在炼妖宗阁楼上。

    从这个位置看过去,左边是被切开的巨大沟壑,将一整座山都切成两半。

    右边是一拳打出来的巨大洞孔。

    从这座山开始,一直绵延出去,不知道有几里地。

    云雾缭绕之中,说不出的震撼。

    杨寒可以肯定,用不了多久,这里将会被各种宗门踏破。

    而纯阳宫的名声,也将随之传播开来。

    把这个地方搜刮完,是时候回去了。

    杨寒谢绝了苏云檀的邀请,这让苏云檀有些奇怪,不断的看他女儿。

    虽说杨寒是老祖级别人物,但在修行界,年龄根本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可瞧着杨寒一副无欲无求的模样,苏云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最终,他只能带着苏婵儿回了青丘山。

    那是他这一脉狐族的领地。

    瞧着苏云檀消失在地平线上,杨寒才踩爆这座阁楼,借着强大的反作用力飞出去。

    别人用真元飞行,他却是用物理飞行,别提有多憋屈。

    好在速度不错,距离也是极远。

    没有多久,纯阳宫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此刻的纯阳宫破破烂烂,除了雕像以外,什么都需要翻修。

    东方心月回来之后,就去后山闭关了。

    那是一处温泉,纯阳宫仙鹤的栖息地。

    李若曦等人一直在给死去的弟子收尸。

    当杨寒回来时,他们正好悼念结束,在太极广场上修行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,杨寒落在地上,把地板直接踩爆,炸出一个巨大的凹坑。

    反正纯阳宫百废待兴,这点破坏也就不算什么了。

    李若曦一惊,赶紧看过来,才发现是老祖归来。

    众弟子急忙上来行礼。

    杨寒点点头算是回礼。

    接下来,他把灵石放入大阵之中。

    有了能源供应,纯阳宫的大阵激活了。

    先是护山大阵从周边升起,将纯阳宫笼罩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大阵的防御力极其强悍,即便是大乘期的圣人,也要好几个时辰才能打破。

    这便是当初纯阳宫屹立于世的保障。

    其次是门派里的雕像被激活。

    每一尊雕像的双目都散发出淡淡的光晕。

    从此,只要符合条件的弟子,都可以在雕像下面获得对应的传承。

    有了这些保障,便可以开始重建纯阳宫。

    杨寒来到李忘生的雕像下面。

    雕像双目射出一道光芒,将他给笼罩起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脑海里出现李忘生的人影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你终于来了。”那是李忘生当初留下来的一道残念。

    “师傅……”纵使已经是老祖级别的人物,当看到自己的师傅时,杨寒依旧是鼻子一酸,名为思念的东西油然而生。哪怕李忘生并未死去,只是飞升去了仙界。哪怕这只是一个残念。

    “哼,臭小子,还记得为师?一闭关就是这么多年,你可知我是怎么过的?”李忘生开始叨叨絮絮,诉说着这一万年的时间里,他一直等待着杨寒的到来,经历了什么什么。

    听着这些,杨寒鼻子再次一酸,泪水已经开始打转。

    活在这陌生的异界,多亏了有这么个人,这么群人,把他当家人一样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可别哭鼻子,坠了为师的名头。你锻体层数一直增加,想必你也知道了。为师有种感应,你已经触摸到那极其玄妙的天地规则了。或许,这与你的身世有关。当然,这些都不是关键。一千年前,我纯阳宫发生的事情,才是为师忧虑的重点啊。”说着,李忘生的残念叹息一声,一指点在杨寒的头上。

    随即,杨寒看到了一千年前的事情。

    纯阳宫的这些雕像,不仅是用来传功的,还能记录纯阳宫的大小事件。

    就与地球上路边的那些摄像头差不多。

    通过李忘生这座雕像的记录,杨寒终于知晓一千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