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寒在纯阳宫休息了几天,才跟众弟子说下山的事情。

    对于杨寒要做的事,整个纯阳宫都是举双手支持的。

    别看李若曦是掌门。

    杨寒在这些人的心里,那就是跟神一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先不说强大的实力,就是从入门开始的耳濡目染,也早已让他们把杨寒给神化了。

    杨寒去长安城之前,到后山找了下东方心月。

    说是后山,其实是一座万米海拔的巨大山峰。

    顶部常年白雪皑皑,山腰处偶尔有些温泉溢出。

    整座山弥漫着雾气,远远看去颇有些仙境之感。

    东方心月泡在温泉里面。

    秀发湿哒哒的披在肩上,雾气遮掩了那完美的身姿。

    杨寒站在后面并未上去。

    他这次前来,原本是要让东方心月当坐骑,顺道帮忙做一些杂活。

    但看东方心月正在努力修炼,杨寒便放弃了这个打算。

    离开温泉,杨寒站在雪山上,看向高处的一个巨大松树。

    那里,曾经是吕祖闭关的地方,也是自己从地球穿梭过来的地方。

    如今一万年过去,除了积雪更深以外,倒是没有什么改变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从那里,能不能重回地球。

    杨寒停留了片刻,才踩爆地面直接飚射出去。

    锻体999999999层后,他的肉身已经彻底无敌,不论什么伤害,全都完全免疫。

    至于灵魂,不论是钟兰兰,还是李忘生的残念都感应不到。

    世上不存在没有灵魂的人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只有一个解释:杨寒锻体的时候,已经把灵魂和肉身合二为一。

    这么来看,他就是彻底无敌的存在。

    攻击力无敌,防御力无敌,除了不能飞,控制力不够,反应速度正常外。

    杨寒真的太强了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缺点,用些手段应该能够解决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杨寒落到长安城外。

    长安城人来人往,依旧繁华热闹。

    城门口贴着一个告示,说是万宗坊正在举办招新活动,有意向的年轻人可以前去报名参加。

    万宗坊,并非是一个宗门,而是唐国设立的机构,一个专门用来给宗门招新的地方。

    大宗门不需要来城里招新,只有一些小宗门才需要这样的机会。

    纯阳宫没落百年之后,已经是一个小宗门。

    如果想要招新,就得去那个地方。

    这事杨寒听玄云子说过。

    玄云子目前是纯阳宫的大长老,天赋倒也不低,只是没有合适的功法,才阻碍了他的修行。

    如今得到了吕祖的传承,就不知道他自己能领悟多少。

    问准位置后,杨寒徒步来到地方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周围已经是人山人海。

    虽说是小宗门招新,但天赋普通的人太多,也是人满为患。

    这些人进不了大宗门,自然得往这些小宗门跑。

    再不济,能跨入修行界,也比作为普通人要好不是?

    万宗坊招收弟子,有一套专门的体系。

    所有门派坐在高台上,前面是检测天赋的场地。

    这些排队的人依次进入,测试的时候如果被看上,就会被叫过去回答问题。

    其后如果宗门方面满意,就可以直接纳为弟子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多个宗门都看中,则由弟子来选择宗门。

    规则与好声音差不多。

    纯阳宫在这里是有席位的。

    每个席位旁边都有代表着宗门的旗帜。

    杨寒老远就看到纯阳宫的两仪旗。

    他穿着纯阳宫的道袍,还是长老级别的道袍。

    一路走进去,倒是没有人来阻止。

    去到那个席位上,旁边的人立刻投来好奇的目光。

    纯阳宫招收弟子,一直以来都是玄云子在操作。

    此刻换了个年轻人来,这让他们都很好奇。

    特别,杨寒穿着长老袍,居然才是个锻体期,这让有些门派很是鄙夷。

    都在窃窃私语着,难道纯阳宫没人了?锻体期都能成为长老?

    杨寒没管那么多,来到席位上就坐。

    这里的人他不熟,也就没有去搭话。

    只是,才刚坐下去不久,旁边就传来一个声音:“皮皮皮,兄带,我们今年有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杨寒转头看去,就见一个身穿蓝灰相间劲装的家伙在跟他打招呼。

    看对方的装扮和气质,杨寒认出了这个门派,叫做太白剑派。

    一听名字,就知道是那种不入流的小宗门。

    奈何,这个宗门跟纯阳是结盟关系,在下山之前玄云子就已经说过了。

    如此,杨寒便道:“什么麻烦?”

    “玄云子长老没来?那自我介绍下,我叫公孙剑,太白剑派大师兄,这次招新的负责人。”公孙剑一脸笑意,看上去有些傻。

    “杨寒,纯阳宫老祖。”杨寒一直以来都是人狠话不多,新欢说实话,做人很耿直。

    可惜,这样的真诚总是不被人相信。

    听他自称纯阳宫的老祖,周围各门派的负责人一时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都有一种智商受到侮辱的感觉。

    二十多岁骨龄不说,还仅仅只是锻体期,居然也敢自称老祖?

    你特么在逗我?

    充自己的老祖,简直大不孝。

    还好,那不是我们的人。

    这些人如此想着。

    “呃,杨兄弟,宗门荣耀至高无上,还是别开这种玩笑。对了,我跟你说啊,我们今年有麻烦了。”公孙剑凑过来,与杨寒隔着一手的距离,对于杨寒自我介绍的事,他自然也不会当真。

    “啥麻烦?”杨寒第一次来招弟子,人生地不熟,如果能有这家伙帮忙,应该可以事半功倍,便打算跟他结交下。

    “看到那边没?那些穿铠甲的。他们是大唐镇北军的人,成立了个劳什子神策营,专门来跟我们抢生意。最主要的是,这些人根本不看天赋,只要力气大点,就把人招进去。偶尔大家都看上眼的,他们就用朝政势力跟我们抢。”公孙剑愤愤不平的说着,眼神还时不时的瞅向那边。

    杨寒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,就见那是个年轻的男人。

    这男人穿着一套铠甲,看上去孔武有力,颇有气势。

    杨寒看过去的时候,似乎被他察觉到,立马就看过来。

    见杨寒只是个锻体期,那人便轻蔑的笑了笑,还做了个斩首的动作。

    杨寒顿时就纳闷了。他也是刚来的,两人并不认识,这特么什么意思?

    公孙剑见状,立马道:“这家伙是筑基期圆满,还是大将军安禄山的儿子,我们招惹不起。待会儿啊,我们一定要同仇敌忾,不能让他占了便宜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杨寒转过头去,冷漠的点点头,到也没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公孙剑以为他答应了,便回到座位上,继续观看。

    连续十几个参选者过去,全都非常普通,即便那神策营都没有选上。

    就在杨寒感觉有些无聊时,下一个参选者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背着长琴的女子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