该女子用薄纱遮着面,穿着一套丝绸长衫,隐隐能看到姣好的身材。

    来到场地中,她先是去检测天赋。

    手才放到灵石台上,顿时就爆发出测试的最高分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,测试用的灵台甚至都崩碎了。

    在场数万参选者,从未有人达到过最高分,更别说直接把灵台弄碎。

    即便是大宗门的亲传弟子,也不可能这样。

    可以说,该女子的天赋,只能用逆天来形容。

    这一刻,在场的负责人,除了杨寒外,全都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如此天赋异禀的弟子,他们都想要抢。

    女子测试完后,只是静静的矗立在场地里。

    她转动着那双摄人心魂的眼睛,用着一副波澜不惊的态度,打量着这些七嘴八舌问问题的宗门负责人。

    最后停在杨寒的身上,她愣了好一会儿,才重新看向其他地方。

    “此女骨龄才16,已经是炼气期,未入宗门就达到这种层次,当真是罕见的天才。捡到宝了,捡到宝了。”公孙剑又凑到杨寒旁边,用着一副惊讶的语气,在那开始胡吹起来。

    能来到这个地方参选,必然是没有宗门的江湖人士。

    否则,将会受到大唐律例的严惩。

    这点大家都知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杨寒听后,只是淡定的点点头。这样的天赋别人看来或许很高,但在纯阳宫当年,只是很正常的存在。他早已经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“哎哟,我说你这人,到底懂不懂啊。啊,算了,总之我们一定要联合起来。知道不?”公孙剑看杨寒一副淡然模样,一下子就急了。这样的天才弟子,可不能被其他宗门抢过去啊。不然用不了几年,他们就再也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在普通宗门里面,弟子的成就占比非常重,说是宗门的未来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“拿什么抢?”杨寒无法展示实力,此刻的纯阳宫名声还没起来,的确是没有资本来抢。

    不过,那公孙剑听到后,却是一副看杨寒不成器的模样,语重心长的道:“兄弟,你就错了,不说别的,你这身皮囊就是最好的资本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,赫然是想要让杨寒用美男计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无敌之后,杨寒一直很淡定,可当听到这话,还是无语了下。

    “哎呀,不管你了。”公孙剑看杨寒不开窍,便不再搭理他,而是一个人争取那天才少女去了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闭嘴。”但是,喧闹的看台上,立马炸响一声惊雷。中间位置上的铠甲男人发话了。

    “吵吵闹闹成何体统?我大唐治下的宗门,岂能没有形象?”这男人一番训斥,弄得看台上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小宗门的,还真惹不起皇城的大爷。

    见这些人不再吵闹,那人才看向场地里的女子道:“我们有选择你的权利,你同样有选择我们的权利。既然大家都想要你,就让你自个儿来选择吧。顺道说一句,我们是神策营的,大唐治下第一先锋军,拥有的资源超出你的想象。”

    该男子看似很公平公正,最后一句话却暴露他暗藏的私心。

    “请问,是不是我选择哪个宗门都可以?”女子抬起头来,温柔的声音特别好听。

    顿时,周围的大老爷们浑身都是一酥。

    只有杨寒依旧冷漠的坐着,半点表现都没有。

    那铠甲男人征了征,这才回答道:“那是自然,你选择谁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女子行了一礼,那柔柔的姿态,犹如一汪春水扑面袭来。

    杨寒周围的人,再次傻傻的看着,甚至都有人流出口水。

    女子抬起头来,再次向众人看过去。

    每看到一个人,就让对方颤抖了下。

    唯独杨寒依旧沉默的坐着,与她对上一眼,什么反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女子再次愣了下,随后才继续看向其他人。

    扫视完一圈,她这才道:“请问,哪里是纯阳宫?”

    很明显,该名女子并不知道各宗门的旗帜。

    原本其他人对杨寒的敌视并不高。

    但在这个女子问了之后,所有人都在同一时间看向杨寒。

    “纯阳兄弟,我就给你说了嘛,你这身皮囊绝对有用。”公孙剑嘻嘻哈哈,没个正经样,对于那个女子选择纯阳宫,他倒是没多少抵触。

    可其他宗门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立马就有人道:“小姑娘,别被那家伙的外表蒙蔽了。想必你也能感觉出来,他只是锻体期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宗门,派锻体期来招人,足以见这个宗门没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还穿着长老袍,必定是人都死光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前段时间炼妖宗的要铲除纯阳宫。还纳闷怎么今天有人过来,看来是真的被杀光了,只剩他这么个人了。你可千万别被骗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小姑娘,得罪了炼妖宗那样的大势力,这纯阳宫已经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,把纯阳宫说得一无是处。

    炼妖宗被灭的事情,看来他们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些刺耳的声音,杨寒依旧非常镇定,待他们说得差不多了,他才站起来看向女子道:“我这里就是纯阳宫。”

    听到杨寒的回答,女子认可的点点头,继续道:“你在纯阳宫里是什么职位?”

    “纯阳宫老祖,杨寒。”杨寒又一次重申了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看他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,周围的人再次炸锅。

    “看到没,这人厚颜无耻,年纪轻轻,居然装什么老祖。”

    “锻体期的垃圾,也敢自称老祖,简直不把人放眼里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大言不惭的人,宗门也不会是什么好鸟,姑娘你可千万别去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,说什么的人都有,就是没有一个人相信杨寒。

    对此,杨寒依旧面不变色,只是内心很无奈:为何说实话,总没人信呢?

    见众人在那七嘴八舌的声讨杨寒,女子也是极有礼貌的等着。

    这一幕,让铠甲男看不下去了,他大喝道:“都闭嘴。人家还没有决定呢。”

    的确,女子只是问了纯阳宫,可还没说要选择纯阳宫。

    众人意识到这里,这才闭嘴不言,等待着女子的选择。

    见到他们终于安静下来,女子这才施了一礼,继续道:“我选择纯阳宫。”

    言语条理清晰,不卑不亢,非常坚定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听到女子的选择,周围的人就像中邪了一样,再次喧闹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是真的不敢相信,都那样说明了,这女子居然还敢选。

    “哇,兄弟,你这是哪辈子的福气啊?就这么一坐,啥都没有做,居然凭空获得一个顶尖天才弟子。哇咔咔,难道说,时代变了,这世界真的看脸了吗?”公孙剑抱着怀里的剑,开始思索起人生来。

    杨寒没有搭理他,只是自顾自的站起来,凝视着女子道:“你确定选择我纯阳宫?”

    “是,弟子宣仪参见老祖。”那女子非常笃定,现场就开始行弟子礼。

    “嗯,那你跟我走吧。”杨寒点点头,认可了这个女子,总觉得对方的智商和能力都不是一般的高。能招到一个这样的弟子,他已经很满足了,不必再继续呆下去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但是,女子都还没有挪动,台上就传来铠甲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