铠甲男人名叫安明,是当朝大将军安禄山的二儿子。

    他与其兄谋划了名为神策军的宗门。

    想要用宗门的方式,去培养一支强大的军队。

    这次来招新,就是给神策军打基础的。

    如果有个天才弟子加入,那将会是一个非常完美的开端。

    因此,安明并不想放弃这个机会,说什么要也要把该女子弄到门下。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安明已经让手下去把女子堵在下面。

    说是保护,其实是隔断与杨寒的来往。

    这个表态非常明显,就是要硬抢弟子了。

    杨寒正想说点什么。

    “安明,人家小姑娘都说要进纯阳宫了,你这死皮赖脸的模样合理吗?”不料,旁边的公孙剑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说完,他还回身看一眼杨寒,在屁股后面比了个大拇指,意思是想要帮杨寒出头。

    杨寒笑了笑,倒也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“呵呵,那是她不知道人心险恶。我作为大唐镇北军一员,有必要保护我大唐的天才。”铠甲男抱着双手,振振有词的说着不要脸的话。

    “无耻。”公孙剑啐了一口,懒得再搭理安明,而是看向场地里的女子,道:“小姑娘,你还愿意跟着纯阳宫的人走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愿意。”女子点点头,继续静静的立在原地。即便身前站在两个魁梧的士兵,她的眼神依旧一如既往的平静。

    这种平静与自信,要么是身怀强大实力,要么就是有绝对的后手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炼气期的女子来说,显然不可能是前者。

    “听到没?人家愿意。正所谓好狗不挡道,你还不让开?”公孙剑叼着一株稻草,痞里痞气的看着安明。

    安明很想给公孙剑脸上来一拳,但这里是长安城,禁止打架斗殴,禁止厮杀。

    纵使他的权力很大,也是不能犯了众怒。

    如此,他气急而笑,道:“太白狗,你可要明白一件事。这里,是长安城,不是你晴川大地。我安明要做的事,还没人能管。来人,将我大唐的天才请入神策。”

    这是摆明了要硬抢。

    这个手段,这几天已经出现过好几次,旁边那些宗门的人都已经习惯。

    公孙剑只能图图嘴瘾,根本就阻止不了对方。

    他们这种小宗门,还无法与朝廷抗衡。

    “喏。”两名士兵应答,做出一个请的手势,意思是让女子跟他们走。

    见此一幕,人群之中隐隐散发出恐怖的气势,这种气势骇然是合体期。

    有两个穿着黑袍的老者,正戴着兜帽隐藏在阴影中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道:“老左,这些人如此对小主不敬,我可要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另外一个道:“不急,先看看纯阳宫怎么处理。如果让我不满意,不论如何都要把小主带走。”

    另外一个瞧着神策的没有强来,便收敛了气势,道:“有道理,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如此,两人继续隐藏着修为,与女子保持一定距离。

    那是可以随时出手相救的距离。

    很明显,他们与那女子的关系非比寻常。

    “骂谁太白狗呢?信不信我打断你狗腿?”公孙剑气势不输,做出一副要揍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呵呵,呈口舌之快而已,有本事你来啊。”安明镇定自若的站在那,根本就不带怕。

    公孙剑熟知长安城的律法,只能吃瘪的耸耸肩。

    在这事上,他能帮杨寒的,只能道这里了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的宗门,权当是看热闹,根本就不想参与进来。

    见无人出头,那安明嚣张的笑了笑,道:“我神策要的人,没有人能阻止,除非从我身上踏过去。”

    原本只是一句嚣张的放狠话。

    但被杨寒听去之后,就完全不一样了

    “哦,那这事就简单了。”他这么说着,就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杨寒从出关开始,就在适应和掌控自己的力量。

    别的没有什么成效,但在踩爆地面上却是很有心得。

    在来长安的过程中,杨寒开发出一招绝技,被他命名为“践踏”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正好可以用一下。

    “兄弟,他可是筑基期的,实打实的筑基期圆满。咱过过嘴瘾就算了,可千万别较真啊。”公孙剑凑过来,跟杨寒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杨寒看了他一眼。心里道,你不是没占到便宜么,还过什么嘴瘾?

    不过,好歹是为自己出头,杨寒就没说出这种话,只是道:“多谢公孙兄。”

    “哎,你以后一定要好好修炼。在这个世界,实力才是一切……唉唉唉,杨兄,你这是干嘛?”公孙剑原以为杨寒会知难而退,正在感慨着世界的残酷。可才一低头的时间,杨寒就去到安明身前。

    安明满脸问号。想着,一个锻体期的弱鸡而已,过来干嘛呢?自取其辱吗?

    周围的人也都同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安明可是筑基期圆满的,距离金丹期只有一线之隔。

    而这个所谓的纯阳宫老祖,活生生就是个锻体期。

    两者的实力差距如此之大,说是凡人与神仙的差距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别人可以轻松的就拍死他。

    “老右,你说这小子是不是隐藏了修为?”看到杨寒如此自信的模样,旁边隐藏在阴影里的兜帽老人很是好奇。

    “骨龄二十来岁,探查不到丝毫真元波动,就连真气都没有,不像是隐藏修为啊。除非……是大乘期的圣人,才可能做到这种滴水不漏的隐匿程度。”他所谓的老右,是旁边的那个老者,此人擅长察人观物,是他们的军师级人物。

    说出这话之后,两人都是摇了摇头,很明显不会相信这个推断。

    大乘期的圣人,又不是大白菜,岂能随地都能遇到。

    更何况,让大乘期圣人来招新,还是这种级别的招新……

    未免太失身份了吧。

    很明显,两人都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最终选择继续暗中观察。

    杨寒去到安明身前,直接道:“从你身上踏过去,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说着,杨寒抬起一只脚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让你……”安明见状,依旧抱着双手,根本不把杨寒放眼里。

    然而,他的话才说出一半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杨寒就踏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霎时间,地面的土石瞬间凹陷,恐怖的气浪陡然爆发开来,犹如地震一般的晃动传出老远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