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围的人迅速使出各种手段,来抵挡这突如其来的冲击。

    待到动静过去。

    他们赫然发现,脚下已经是个巨大的凹坑。

    要不是各自施展飞行手段,怕是全都要掉到坑里去。

    而杨寒,矗立在凹坑的中心处,面前是那完全呆愣着的安明。

    看着这个巨坑,所有人都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这特么是锻体期?

    他们茫然的看着杨寒,满脑子都是惊骇和迷茫。

    “我的老天鹅。杨兄,你原来是真人不露相啊。你是怎么做到的?为什么还是锻体期的境界啊?”公孙剑落到杨寒旁边,对杨寒展现出来的实力赞不绝口。他仗着和杨寒相熟,开始在那拍起马屁来。感觉刚才自己真实瞎了眼,居然要为这样牛逼的人出头,完全的是班门弄斧啊。

    女子身前站着两个老人,正是那隐藏在阴影中的二人。

    他们帮女子挡住了刚才的冲击。

    而那两个拦路的士兵,早已经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两个老者,一个叫左老,一个叫右老。

    左老看着巨坑,喃喃道:“这种破坏程度,至少也得是元婴期啊。”

    右老面露惊讶,道:“此子居然在我眼皮底下隐藏了修为?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“二老都看不出来吗?”听他们这么说,女子波澜不惊的眼神里,开始显露出惊讶。

    “不,看不出来,或许是什么很厉害的法宝。”那被称作右老的人,再次闭眼探查了下,依旧没有结果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坑洞内。

    安明一屁股坐在地上,惊骇的看着面前的杨寒。

    原以为对方只是个锻体期的垃圾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人家一脚就踏出这么恐怖的威力。

    这样的程度,难不成已经是元婴期?

    “还要从你身体上踏过去吗?”杨寒面带微笑,和蔼的看着安明。

    宗门间争夺弟子,倒也不是什么大事,还没达到杀死对方的程度。

    杨寒也就没有痛下杀手,而是谋划着更远的布局。

    安明想了想,还是舍不得放弃那个女子。

    先不说那妖孽般的天赋,就是那种身姿,那眼神,都能让他流连忘返。

    如此,安明咽了唾沫,装作很硬气的模样,从坑里站起来,道:“我是大唐神策军的人,这里是长安城,纵使你境界再高,也不可以这么放肆。”

    唐律有规定,任何人不得在长安城里动武。

    杨寒刚才这一脚,已经把守城的将士给吸引过来。

    安明打的就是这个主意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纵使杨寒隐藏了修为,纵使杨寒再厉害,终究不会超过元婴期。

    只要是元婴期以内,长安城就有制他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哦,你的意思是,真要从你身上踏过去?”对于安明的表现,杨寒倒也不意外,大不了继续威胁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大胆!是何人在长安城里动武?”不过就在这个时候,天空传来一声大喝。一名穿着捕头衣服的人,急速的飞过来,落到巨坑边上。

    他是长安城的捕头李元峰,元婴期境界,专门缉拿在长安城里捣乱的人,实力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“李大人,你终于来了。快,救我啊。”安明见到李元峰过来,迅速从凹坑里跳出去,躲到了李元峰身后。

    “这里发生了什么?”李元峰不苟言笑,直接询问原因,完全没把安明放眼里。

    “是他。是这个人想要抢我神策的弟子,还出手打我。你看,盔甲上的泥,都是他弄的。”安明在李元峰面前,完全没了前面装逼的做派,整个人变成个无赖。

    闻之,李元峰倒也没有偏袒他,而是看向杨寒道:“这位道人,他说的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这李元峰执法,在长安城里是出了名的公平公正。

    他这么询问杨寒,就是为了相互举证。

    但是,杨寒这人不喜欢解释,只是看向安明道:“我给你一次机会,重新组织语言,好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这个表现,端得是极为霸气。

    李元峰微微皱眉,有些不高兴。

    毕竟这里是天子脚下,长安城。

    杨寒这么做,未免太不给官方面子了。

    “看到没,李大人,这人太嚣张了。仗着自己实力高深,就要欺负我一个小辈。”安明很机灵,借势就再次恶人先告状。

    这种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领,立马就让公孙剑不爽了,他抱拳道:“李大人,这小子明显是在说鬼话。一切都是他挑起来的,我们都可以作证。”

    说着,公孙剑看向周围的人。

    但是,那些人立马转过头去。

    很明显,他们是畏惧安家的势力,根本不愿意作证。

    “切,一群孬种。”公孙剑尴尬,只能不爽的撇撇嘴,正想继续为杨寒找说辞。

    但是,杨寒开口了。

    他道:“没错,是我在威胁他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杨寒不想解释,也不必解释。

    在他的观念里,解释是留给弱者用的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强者,就应该强势一点。

    这或许很嚣张,但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,就是这么个理。

    “杨兄,别啊。纵使你境界不错,但这里是长安城,藏龙卧虎啊。”公孙剑一听,暗道糟糕,赶紧去劝杨寒。他们太白剑派与纯阳宫是同盟,颇有些相互抱大腿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的感觉。

    纵使杨寒隐藏了修为,在公孙剑看来,也只可能是元婴期。

    毕竟,如果超过元婴期,那纯阳宫早就是中品甚至高品宗门了。

    根本不需要来这里掺和。

    而元婴期这种境界,在长安城还没法横着走。

    但是,杨寒歪着头,面带微笑的看着李元峰和安明。

    那模样,要有多嚣张就有多嚣张。

    李元峰执法多年,这么横的人他自然是见过的。

    眼见杨寒很强硬,他只能先将杨寒控制住再说了。

    如此,李元峰抱拳,道:“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掏出执法用的铁链,想要将杨寒制服。

    可是,他都还未出招,杨寒就再次踏向地面。

    在不杀人的情况下,只有这招相对保险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霎时,恐怖的冲击波再次席卷开来。

    从这里开始,一直传递出去,将周围的墙壁吹倒,行人吹飞。

    那些来参加选拔的弟子们东倒西歪,这里挂一个,那里飞一个。

    好在,这一脚的力量,大多数都被李元峰承受,倒是没有对其他人造成直接伤害。

    那李元峰直面冲击,整个人被击飞出去,洞穿无数墙壁,跨越数百米距离。

    一个照面,他就知道完全无法匹敌。

    没有感受到境界上的压制,完全的就是力量差距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很奇怪,让李元峰非常的憋屈。

    想要重新回去抓杨寒。

    但五脏六腑一阵翻滚,让他吐出一口鲜血来。

    见此一幕,只能赶紧原地打坐调息。

    将这个麻烦解决,杨寒不急不缓的来到安明身前,笑了笑道:“我给过你机会,你为什么不珍惜?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