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下子,安明知道自己见鬼了。

    就连京城第一捕快李元峰都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眼前这人到底有多厉害?

    同样的想法,也在左右二老心里升起。

    他俩对视一眼,左老道:“我们在来时的路上,看到的那巨大破坏痕迹,没有任何真元波动,似乎与这是异曲同工之妙啊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,正是杨寒在炼妖宗打出来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唔,不错。在山顶上,我看到有座踩爆的楼,那样的场景,与眼前的坑很像啊。不,不能说很像,应该就是一模一样。”右老点点头,认可左老的说法。

    不过,当他把自己的见解说出来之后,两人都是惊讶的相互对视,暗道不可能吧。

    炼妖宗一夜之间被灭门,留下来的巨大痕迹,他们是观摩过的。

    那样的实力,就连大乘期都几乎做不到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打出如此恐怖的破坏效果,居然没有半点真元波动。

    到底是如何实现的?

    在见识到刚才的两脚之后,他们总算是有点线索了。

    莫不成,眼前的“少年”,就是屠灭炼妖宗满门,留下那不可思议巨大痕迹之人?

    如果真这样……

    他的实力得有多恐怖?

    左右二老再次对视一眼,随后才看向身后的女子。

    女子背着琴,静静的矗立着,见二老看过来,她才点点头,道:“不论如何,此人必定是真正的高人无疑。”

    女子的血脉很特殊,双目可以勾人心魄。

    在早先时候,各宗门负责人审查之际,她也审查过对方。

    她的能力,唯独只对杨寒没有效果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只有一个解释,就是杨寒的境界太高,高到超出她的理解范畴。

    而这种范畴,正好是大乘期的圣人。

    所以,当听到杨寒说自己是纯阳宫老祖时。

    女子才没有质疑。

    即便,这有着非常多的疑惑和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毕竟,一个大乘期的圣人亲自跑来招新,说出去谁信?

    而且,拥有着一个大乘期的圣人,门派还属于小宗门,这谁又信?

    综上所述,杨寒这个人绝对不简单。

    很有可能,就是传闻中的那个闭关老祖。

    该女子这么想着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这一切只有她们三人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周围的所有人,都只以为杨寒是元婴期的高手。

    那安明见杨寒步步紧逼,赶紧跳出凹坑,叫道:“你可别嚣张啊。我父亲是大将军安禄山,就在这长安城里面。你如果敢动我一下,分分钟就让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?那你赶紧叫来吧。”杨寒与安明的矛盾,完全没达到要将其杀死的程度。之所以步步紧逼,自然是有他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你可别后悔啊。我父亲马上就来,到时候与长安城的元婴期一起联合,你肯定是跑不掉的。”安明说着,居然还真的让人去报信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,即便他不叫人去报信,长安城的高层自然也会知道。

    皇宫之中。

    轩辕龙基坐在龙椅上,旁边是重新化作男人身的太子轩辕子律。

    正前方有个身穿铠甲的大臣,单膝跪下向轩辕龙基汇报。

    “陛下,根据老臣所查,炼妖宗的确已经被灭门。现场留下来的巨大痕迹,应该是圣人所为。”这个穿铠甲的大臣,正是安明嘴里的父亲安禄山。

    “那些炼妖宗的弟子调查得怎么样了?”轩辕龙基继续询问。杨寒放走的炼妖宗弟子,正如他预料的一样,在四处传播纯阳宫的威名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还没彻底传播出去,就被朝廷的密探给拿下了。

    这种大事,会引起恐慌,引起**,朝廷自然是要管的。

    “他们所言全部属实。”安禄山半跪在地上,依旧没有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“律儿,你怎么看?”得到证实,轩辕龙基看向旁边的轩辕子律。在诺达的皇宫里面,他就只有这么个后代。自从经历那晚的事情后,轩辕龙基更加疼爱轩辕子律。

    “父皇,如果臣儿没猜错的话,这一切应该是那位所为。”轩辕子律当时把一切都看在眼里,杨寒的强大那是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再加上杨寒穿着一套纯阳宫制服,在联系纯阳宫和炼妖宗的矛盾,一切就水落石出。

    炼妖宗逃出来的弟子说的是实话。

    炼妖宗就是被纯阳宫所灭。

    纯阳宫老祖,杨寒。

    拥有着圣人的实力。

    纯阳宫要崛起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发生在大唐境内,轩辕龙基不得不谨慎。

    好在他与杨寒相识,倒是个不错的消息。

    就在轩辕龙基打算探讨下怎么面对纯阳宫的崛起时。

    一个太监通报,说是长安城里出现一个强者闹事。

    那人横行无忌,已经打伤了李元峰大人。

    此刻,正在胁迫安禄山之子安明。

    “陛下!”听到这里,安禄山急了,那可是他儿子啊。

    “朕随你一同前去。”轩辕龙基也是元婴期的高手。

    见天子脚下出现这么嚣张的人物,他作为一个皇帝,颜面也是挂不住的,自然要亲自去找回场子。

    就这样,轩辕龙基带着三个元婴期的护卫以及安禄山,迅速的飞过去。

    来到现场。

    此刻已经是人山人海,围观群众非常的多。

    眺过这些围观群众,轩辕龙基发现了个穿着纯阳宫道袍的男子。

    那模样,那气质,那形象,可不正是那晚的前辈吗?

    安禄山不明真相,见到安明被欺负,就要飞过去。

    好在皇帝眼疾手快,猛地就拉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陛下?”安禄山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你如何看待此人?”轩辕龙基看向杨寒。

    “诶?一个锻体期的垃圾?”安禄山探查出杨寒的修为后立马惊疑不定,很快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安明拥有着筑基期圆满的实力,不应该会被一个锻体期的给吓成那样。

    委实太奇怪了点。

    “他正是以一人之力,灭炼妖宗满门的圣人。”轩辕龙基也不兜圈子,直接就说出杨寒的身份。至于那晚在地宫里的事情,他自然是不会说给安禄山听的。他作为皇帝,并没有给臣子解释的义务,直接说出结果即可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嗨呀!这小兔崽子,怎么会招惹到圣人啊!”见皇帝如此笃定,安禄山当然不敢反驳,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后,他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别说是圣人,就是分神期大能,他们都承受不啊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安明看到了皇帝等人过来,顿时大喜,远远地叫道:“爹,陛下,你们终于来了。快收拾这个恶贼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