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话一出,围观的人群立刻看向那边。

    就见他们的皇帝和大将军居然已经来到跟前。

    在大唐帝国,君权至上,皇室的威严很高。

    皇帝到场,平民百姓自然得全部跪下去。

    顷刻间,现场一片跪地声。

    包括公孙剑在内,这些小宗门的负责人,也全都跪下去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小宗门,宗主才金丹期左右,怎么可能跟朝廷对抗?

    李元峰调息完毕,迅速的来到皇帝下面,跪在地上行礼。

    轩辕龙基看着杨寒怔怔入神,根本没注意到李元峰。

    他在思考着如何解决眼前的危机。

    在轩辕龙基看来,肯定是这不长眼的安明招惹了对方。

    如果对方只是普通的修行者,事情还有缓和的余地。

    可那是圣人啊。

    大乘期的圣人啊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,修炼到大乘期,就能被称作圣人。

    一个是对他们实力的肯定和敬重。

    另外就是修行到大乘期,必定思想境界也都非常高。

    不说是好是坏,最起码不会跟蝼蚁一般计较。

    可当前就发生了这样的一幕。

    看着安明激动的眼神,轩辕龙基就感觉一阵头疼。

    同样没有跪下去的,还有场地中的女子和两个老者。

    那女子看向轩辕龙基,原本平淡的眼神立刻升起杀意。

    但数秒后,又强行压下去,也不知道是为什么。

    轩辕龙基有感,赶紧看向这边,顿时又是一阵头大。

    后面的女子他不知道是谁。

    但前面的两个老头,他可是非常清楚的啊。

    南荒蛇人族秦家长老!

    两位合体期的大能!

    天啊,安明这小子是吃狗屎了?

    怎么会招惹这么多大人物?

    轩辕皇帝看向安禄山,用传音入密说了这事。

    安禄山听后,立马从空中掉下去,一屁股就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贼娃子啊,我真特娘的后悔生了你啊。

    又是合体期大能,又是大乘期圣人,你怎么不去招惹天王老子啊?

    “爹,您怎么了?那恶贼是元婴期的,还挺厉害。李元峰大人都打不过。”安明愉快的跑过来,还去搀扶他老子。

    安禄山的神情像死妈一样。

    见到这小畜生还敢过来,还敢一脸笑意的看着他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安禄山一耳光就把安明打飞。

    作为元婴期的强者,这一击的威力很大,差点就把安明的脸打烂了。

    安明撞破墙壁,砸进一间房子里,才堪堪停住身体。

    他顿时眼冒金星,满脸的迷茫。

    根本想不通,为何会被打。

    安禄山心里苦啊。

    这小畜生招惹什么都好,作为朝廷第一要臣,很多事都能解决。

    可招惹了人家合体期,大乘期……

    你咋不上天呢?

    特别又想起那个大乘期,前不久才灭了一个大宗门。

    如此杀伐果断之人,居然被安明这小畜生招惹了。

    安禄山此刻是真的绝望了。

    他看向高处的皇帝,只期盼皇帝能有点作用。

    “皮皮皮,杨兄,杨兄,是皇帝来了,赶紧跪下啊。你虽然是元婴期,也算一代强者。但这里是大唐地盘,还是得入乡随俗啊。”公孙剑不知道杨寒的真实情况,也只认为杨寒是元婴期,看到杨寒淡定的站在场中,便赶紧提醒杨寒。

    顶撞皇家威严这种事情,不是一个小宗门能承受的。

    跪?

    可能吗?

    怕是对方要给自己跪才对。

    杨寒笑了笑,给公孙剑投去一个“安了”的眼神,继续抱着手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这样的表现,顿时把公孙剑给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见皇帝半天没反应,围观者只能陆续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边的情况后,他们开始低声窃窃私语,都在讨论着这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在长安城动武不说,见了皇帝还不跪,不论是哪个罪名,都是很难开脱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各有各的想法,开始迷惑不解时。

    轩辕龙基动了。

    他单独一个人,迅速的朝着杨寒飞过去。

    众人见状,迅速调整姿势,聚精会神的等着皇帝大展神威。

    轩辕龙基作为他们的皇帝,早已经是元婴期的强者。

    作为长安城的百姓,能看到皇帝亲自动武,当真是要一饱眼福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当皇帝飞到杨寒身前之后,做出的第一个动作并非是攻击。

    而是赶紧跪下去,双手抬起作揖,道:“龙基拜见前辈,不知前辈在此,还让小辈冒犯了前辈。龙基该死,龙基罪该万死,望前辈恕罪。”

    哗!

    看到皇帝的行为,听着皇帝的话。

    周围的百姓们,周围的达官贵族们,周围的御林军们……

    全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一再的眨了眨眼,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他们的皇帝陛下,居然向一个锻体期的青年跪下。

    还口呼前辈……

    这到底怎么回事啊?

    活久见了,活久见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这些人都面面相觑,完全搞不懂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“爹,您打我之前,先让我把事情说明白啊。”这时,安明从破碎的房子里冲出来。他作为筑基期圆满,这点伤害还要不了他的命。

    由于障碍物阻挡,他并未看到皇帝跪下去的情况。

    这声音如一声惊雷炸响在安禄山的脑海中。

    他急忙回过神来,都不带看安明一眼,就迅速的冲过去,连跪带爬的来到杨寒面前,跪在轩辕龙基后面,高呼道:“圣者饶命,圣者饶命啊。”

    “爹,你这是干嘛呢?”安明看着安禄山跑掉,一脸茫然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正疑惑,就见到那跪着的一幕。

    这下子,他惊呆了,愣在原地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先不说他爹为何给杨寒跪下。

    就连高贵的皇帝陛下,居然也给杨寒跪下。

    这,这,这特么怎么回事啊?

    安明脑袋嗡嗡作响,难以相信自己的所见。

    原本是想要拉上长安城的力量收拾那家伙的。

    这股力量也的确来了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居然给那家伙跪下了。

    连打都没打就跪下了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我看错了吗?

    还是我被打晕了,正在做梦?

    可脸蛋的疼痛却又那么的真实。

    安明脑瓜子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他艰难的咽了口水,看向杨寒。

    这家伙,到底是什么人?

    同样的问题,也盘旋在百姓心里。

    好在自有见识广博的人站出来分析。

    “听到了吗?大将军称呼他为——圣者。”

    “天呐,你该不会说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了。能让皇帝陛下如此敬重的,又被称呼为圣者的,只可能是大乘期的圣人了。”

    被那人一提点,周围的人立刻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再次爆发出一阵喧哗。

    圣人啊,大乘期的圣人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最顶尖的存在。

    号称陆地上的神仙。

    没想到,居然出现在了这里,居然还这么的年轻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