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着周围的窃窃私语,看着皇帝和父亲的表现。

    这下子,安明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敢情,自己居然招惹了一个圣人!

    大陆最顶尖的强者。

    动动手指就能碾死自己的存在!

    安明顿时如遭雷击,整个人颤颤巍巍的坐倒在地,双腿之间不自主的溢出暖流。

    居然被吓尿了。

    普通人出现这个情况,倒还很正常。

    可他是筑基期圆满的修行者啊。

    足以见,安明内心中有多么的恐惧。

    难怪刚才只是踏一脚,就造成那么恐怖的破坏。

    难怪能如此完美的隐藏骨龄和修为。

    难怪说自己是纯阳宫的老祖。

    知道对方身份后,一切的谜题渐渐解开。

    诸多不合理的地方,此刻全能说通。

    安明瞪大眼睛,根本就不敢挪动丝毫。

    此刻他的生死,全系于杨寒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杨寒笑了笑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在他的布局之中。

    纯阳宫要崛起,名声很关键。

    做了这么多事,目的就为此刻。

    用现代的思维来看,这叫做炒作,造势。

    杨寒与安明的矛盾,还远不至于将人杀死。

    之所以墨迹那么久,就是想用对方来把事情闹大。

    最后再引来皇帝,造成当前的结果。

    毕竟杨寒的修为是锻体期,体内没有丝毫真元和真气,无法释放出恐怖的灵压。

    说出自己的身份,真的没人会相信。

    使用暴力吧,又太傻了。

    如果让皇帝来承认,并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那效果就截然不同了。

    今天这事,相信用不了多久,就会传遍整个大唐帝国。

    所造成的广告效应,可比中央台的效果都好。

    公孙剑在安禄山叫出“圣者”一词的时候,就已经猜到杨寒的身份。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,这家伙居然还真的是纯阳宫老祖啊。

    更是没想到,还是大乘期的圣人。

    这尼玛,刚才还帮他出头,还要让他跪下。

    真是尴尬大发了啊。

    公孙剑目瞪口呆的看着杨寒,心里五味成杂。

    而别的宗门负责人,此刻全都后悔至极。

    要早知道这样,刚才就应该讨好对方了。

    一位圣者就坐在旁边,居然有眼不识泰山,白白失去了这个结交的机会。

    可惜,可惜,好可惜啊。

    这些人摇头哀叹,恨不得时光能逆转。

    听着周围的议论,看着他们把自己当做圣人,杨寒笑了笑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布局半天,所需要看到的结果。

    原本也就没打算杀人,看着皇帝和安禄山跪地求情,他便大度的道:“我也是前不久才出关,小辈不知我的身份并不奇怪。只是可惜啊,这么些年过去,我纯阳宫残破不堪,当年的威势,怕是已经没人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杨寒将自己的身份粉饰成纯阳宫的圣人老祖,一言一行肯定是符合,一些东西自然不方面直说。

    刚才的话,没有表达要原谅安明的冲撞冒犯,也没有表达要责怪。

    顾左言他的去说纯阳宫的残破,其中的含义就耐人寻味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如果被普通百姓或者修行者听去,自然是理解不了其中的含义。

    但轩辕龙基和安禄山是何人?

    可是混迹在政坛的牛人啊。

    这种话,他们怎么可能听不出来。

    再联想到纯阳宫目前的惨况。

    他们顿时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这位纯阳宫的圣人老祖,是要他们出钱出力去重建宗门啊。

    这种事,对于普通官吏来说,或许很难办到。

    但对于眼前这两位大唐顶层来说,只不过是一道诏令,一些钱财而已。

    轩辕龙基便赶紧道:“前辈出关是我大唐之幸。前辈所在的地方,自然是不容有失。龙基这就着人去办,定将纯阳宫重新修缮。”

    “圣者大度,我安某人肝脑涂地,也得将纯阳宫修缮得漂漂亮亮,干干净净。”安禄山是个武将,不太会说话,好在理解了杨寒的意图,倒也是承接下来。

    “正所谓不知者无罪嘛。这点小事,我当然不会放心上。既然你们有此等孝心,那我就却之不恭了。”杨寒面带笑容,让人如沐春风。不擅交际的他,为了纯阳宫的修缮,也只能硬着头皮拽几句话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前辈/圣者。”事情得以解决,双方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轩辕龙基和安禄山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但还是不敢擅自起来,只能继续这么跪着。

    在这片大陆上,圣人的地位比任何帝王都高。

    轩辕龙基这么跪着,倒也没觉得委屈自己。

    只是杨寒身后那三人,让他有些头疼。

    两个老者与他有着莫大渊源。

    没想到,居然在这个时候,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这下子可怎么办呢?

    杨寒处理完这事,就不再搭理跪着的两人,他转身看向那三人,道:“你们是蛇人族哪支?”

    蛇人族与纯阳宫的关系匪浅,在一万年前来往频繁,对方的身份杨寒早已经看穿。

    “回禀圣者,我们是秦家人。”两个老头同时行礼。他们在早先时候,就已经推测过杨寒的身份和实力,此刻倒也不是太过于惊讶。

    “秦家人……我师姐云素可好?”杨寒一听对方来自秦家,双目立刻就有些兴奋了。当初纯阳宫大师姐云素,就是嫁入蛇人族秦家。

    只不过,那是一万年前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原本杨寒的实力和身份得到证实,就已经让两个老头惊讶的了。可没想到,杨寒居然说出这句话。

    云素是谁?那可是他们的先祖啊。

    而眼前这位圣人居然称呼他们的先祖为“师姐”。

    这圣人的辈分,得有多大?

    这圣人的年龄,得有多大?

    一时间,就连后面一直很淡定的女子,也是满目的惊讶。

    “回禀老祖,云素祖先已经仙逝万年了。”右长老定了定神,赶紧回答杨寒的问题。在知晓杨寒的身份后,称呼也就跟着改变了。先祖的师弟,当然得称呼对方为老祖。

    “仙逝了?”杨寒一惊,周身弥漫着一股危险的气息。云素师姐当年嫁出去的时候,已经达到合体期。她那样的天赋,飞升仙界只是时间问题。又有着纯阳宫作为后盾,何人敢杀她?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