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哎,云素先祖是在一次南荒大战中,不幸陨落的。不过老祖放心,那一族已经被纯阳宫屠灭了。”两位长老实力高强,又是秦家的核心人物,这些历史他们还是知晓的。那一战的投影,至今都还保留在秦家祠堂之中。

    这事是在杨寒闭关后发生的,所以他不知道。

    得知此事后,杨寒的心猛地一痛,师姐的芳容婉若就在昨天。

    好在对方已经被纯阳宫灭族。

    不然他就要冲到南荒去报仇了。

    当年的纯阳宫,虽说没有一千年前的阵容。

    但在护短方面,是真的出了名。

    当年在青丘山,也是大师兄一个人,屠灭了那个族。

    杨寒愣了好久,才从这个消息中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随后看向女子道:“你是叫秦宣仪吧?”

    早在测试的时候,杨寒就已经注意到一个情况。

    此女子的眼睛,与师姐的太像了。

    师姐云素,当初的天赋是一双眼睛,能探查所有玄机。

    很多难以名状的玄奥,都能被她轻松的破解。

    除了大乘期的圣人使用手段,否则都难逃她的双目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该女子那股无形中的魅力,更是与师姐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原本师姐的天赋就强,再配上蛇人族的天赋,一双眼睛就能夺人心魄,探查玄机。

    由此,杨寒才断定,这个女子必然是师姐与蛇人族的后代。

    “玄孙宣仪,拜见老祖。”知晓杨寒的真实身份,秦宣仪也是不敢造次,非常恭敬的跪下去,算是给出肯定的答复。

    “很好,你这天赋,符合纯阳宫的规矩。我今日便以纯阳宫老祖的身份,允许你回到纯阳宫。”杨寒肃穆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次又是故人之后。

    只不过与苏婵儿不同,秦宣仪是纯阳宫弟子的后代。

    纯阳宫有规定,任何弟子的亲属后代,必须天赋达到妖孽级别,才准加入纯阳宫。

    这一规定,是为了避免纯阳宫内部因为血缘关系,而造成各种不公平的待遇。

    毕竟,天赋如果真达到了妖孽级别,任何的资源倾斜都是无可厚非,就不存在把资源浪费在天赋普通的亲属身上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云素师姐的后代,居然用了一万年才诞生出妖孽级天赋。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血脉关系吗?

    杨寒这么想着。

    “二位长老……”与此同时,轩辕龙基站起来,朝着三人作揖。

    他那恭敬的态度,似乎有些不寻常。

    “哼,我们不是来找你轩辕家的。”两个老头冷哼一声,对轩辕龙基怒目而视,根本就不带搭理的。

    秦宣仪更是爆发出强烈的杀意。

    似乎,这轩辕龙基跟他们有什么故事。

    杨寒很想要八卦一下,但是老祖的气度必须在,便只能道:“宣仪丫头我就领回去了。你们二位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纯阳宫还有规定,若非遇到大难,纯阳宫弟子的亲属,禁止踏入纯阳宫地界。

    这二位长老显然是不能一起去纯阳宫的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对视一眼,颇有些不舍。

    将小主交给杨寒,他们是绝对放心的。

    开玩笑,大乘期的圣人,还能比他们差?

    只是,从小照顾着秦宣仪长大,两人早已把秦宣仪当做孙女一样看待。

    就这么分开,的确有些不舍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左爷爷,右爷爷。待宣仪学成归来,就第一时间去找你们二老。”秦宣仪在对外人的时候,是一副高冷寡淡的态度。可在面对两位老头时,却像孙女般孝顺。

    “唉,好好好。”左右老者只能点点头。纵使再舍不得,也必须放手。

    毕竟,只有纯阳宫,才能让小主获得机遇。

    哪怕此刻的纯阳宫,已经没落了前年。

    如此,在左右两位老者的不舍目光中,杨寒带着秦宣仪走了。

    没错,既不御剑飞行,也不使用法术,更不凌空飞度,就那么直接走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幕落在几位高手眼里,那就变成了返璞归真的做派。

    特别联想到锻体期的修为,二十多岁的骨龄。

    更是觉得杨寒不一般。

    “老祖真是奇人呐。”

    两人如此感慨着,化作两道光影直接消失,根本不搭理轩辕龙基。

    轩辕龙基自讨没趣,却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双方都是惹不起的主啊。

    他只能看向安禄山道:“修缮纯阳宫的事情,就交给你办吧。好好表现。”

    “是,陛下。老臣一定殚精竭虑在所不辞。”安禄山抱拳承接下来。

    轩辕龙基一甩袖子飞回皇宫。

    安禄山则看向安明。

    没多久,杀猪般的惨叫传出老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杨寒带着秦宣仪直接出城。

    有了刚才的造势后,就不需要再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修缮方面,皇家包了一切,安禄山打工。

    相信他们做起来,效率绝对比民间的高。

    弟子方面,等纯阳宫重开山门,自然会有无数人蜂拥而至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大唐境内,可还没有大乘期圣人坐镇的宗门啊。

    单凭这一点,就足以让纯阳宫重新焕发出生机。

    秦宣仪依旧戴着面纱。

    下面是一张足以颠倒众生的脸。

    杨寒隐隐能看出云素师姐的轮廓。

    纯阳宫距离长安城非常远,走路需要好几个月。

    杨寒来到城外之后,对秦宣仪道:“宣仪啊,老祖最近在研究一项身法,你且御剑随我来即可。”

    说完,轰的一声踩爆地面,整个人直接就飚射出去。

    秦宣仪立刻运功抵挡住冲击波,看着杨寒消失的小点,瞪大美目。

    感觉这老祖怎么如此不靠谱?

    无招,他只能掐诀发动法术,从背着的琴里面飞出一把长剑。

    踩着这把长剑追过去。

    别看杨寒的方式很粗暴。

    那速度可一点都不慢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样追赶着回到了纯阳宫。

    见杨寒带着一个新人到来,弟子们都是满目的崇拜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心里,杨寒就是无所不能的神。

    这点小事,还难不倒他。

    对于新来的弟子,其他人都非常友好。

    毕竟,这是老祖亲自带来的。

    特别瞧着还是个大美女,他们更是欣喜。

    好在秦宣仪对外高冷,对自己人却很热心。

    没多久就打成一片,被带着去寻找自己的传承。

    杨寒没过问这些事。

    回到纯阳宫后,他就去找了一座山,开始训练控制力。

    锻体999999999层后,杨寒获得无敌之躯和无敌的力量,如果不控制好这股力量,很多事情都有局限。

    比如在长安城那种地方,还真的是不好发挥。

    更或者,当遇到只需要击伤,而不需要击杀的情况,就只能抓瞎了。

    因此,为了避免这种糟糕的情况出现,杨寒开始了自己的勤奋训练。

    一练就是几个月。

    在这段时间里,大唐的工匠陆续到来,把纯阳宫所有宫阙殿堂全部修复。

    杨寒是老祖辈分,当然不必事事亲躬。

    这一切,玄云子已经代他处理妥当。

    通过几个月的训练。

    杨寒也掌握了部分力量,新增了几个绝招。

    这一日,玄云子御剑到来。

    告诉杨寒说,纯阳宫的传送阵已经修复完毕。

    可以使用了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