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友,请问这里发生了什么?”这大乘期的人倒也客气,先一步抱拳搭话。

    别看他穿得很东方,但眼睛却是绿色的,皮肤也比较白。

    有点像是东西方结合的混血儿。

    看到这副模样,杨寒心里有了数。

    如果没猜错,此人应该就是当初丹宗占领西洲后,东方人与西方人结合的后代。

    如此来看,这里必定是西洲了。

    毕竟,北洲魔族,南州妖族,东洲夏族,只有西洲才可能有这样的人种。

    丹宗占领西洲,是在两万多年前的事,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发展,也不知道这边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瞧他还算诚恳,杨寒便道:“刚发生了点小误会,我把龙族给屠灭了。”

    听闻这话,那人抬头打量了下杨寒,眼中闪过一丝不悦。

    缓了缓,他才继续道:“小友说笑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也不停留,直接就飞过去查看。

    显然不信杨寒所说。

    场地里的巨大破坏痕迹,让这人很是震惊。

    根据他多年的经验,这里的确是发生了上万头巨龙围攻的情况。

    瞧着旁边还有一头龙没死,那人急忙飞过去,飘在哈尔的面前道:“哈尔老兄,这里发生了啥?”

    他俩居然认识。

    哈尔闻之,这才从失神中恢复过来,看着眼前的大乘期强者,那叫一个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伤心还是劫后余生的喜悦。

    好半天,他才道:“易大师啊,我族早应该听你的劝解,不要那么嚣张的。有事好好说对吧,何必一言不合就出手呢。招惹了大能,一下子灭族,真的亏大了。”

    易大师当年与哈尔相识,见哈尔粗暴凶恶,教训一顿后奉劝过他。

    可惜,这样的方式,显然对龙族的品行没有什么作用。

    整个龙族依旧是高傲自大。

    特别在易大师想要看一看神龙古尸时,被整个龙族围攻,重伤逃遁。

    这更让龙族自大到天上去。

    也就是那次,哈尔才被赶出龙族。

    因为在龙族眼里,他连弱小人类都打不过,不配在龙族里生活。

    易大师不知道哈尔在说什么,只能感慨一声安慰下对方。

    毕竟灭族这种事情,当真是人间惨剧。

    瞧着哈尔情绪平复,易大师这才问道:“哈尔,到底是何人灭了龙族?来了多少大乘期?那古龙尸骸去哪了?”

    几个问题灌下去,弄得哈尔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“是我做的。”杨寒在这里迷路,看到有人类出现,当然得打听下位置。灭龙族这种事情,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,瞧着对方连番询问,当然只能给他答复。

    瞧着又是那个锻体期的小辈,易大师微微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灭龙族这种事情,他一个大乘期的都做不到,你个小辈又能干啥?怕是最弱的巨龙都打不过吧。

    好在易大师人不错,脾气也还行,倒是没有太在意,只是道:“小友,此地发生如此规模的战斗,对方是敌是友不清楚,我必须查明情况。”

    意思是,这种事很严肃,你小子别开玩笑了。

    可是,杨寒说的就是实话。

    见对方始终不信,他也没啥好的办法,总不能一拳把他打死吧。

    哈尔瞧出其中的误会,赶紧帮杨寒澄清道:“易大师,他说的没错,的确是他灭了整个龙族。”

    “哈?”原本就不信的易大师,听到当事人哈尔这话,立刻就懵逼了。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锻体期,屠灭整个龙族?

    开玩笑吧。

    或许有人会认为,这少年是隐藏了修为的大乘期,用点手段或许可以屠灭龙族。

    可易大师自己就是大乘期,很明显能看出来,面前之人根本没有隐藏什么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,真是他灭的龙族。”哈尔瞧着易大师迷惑的眼神,再次出言证实。那笃定的模样,根本不像是在消遣对方。

    瞧着两人一脸诚恳的模样,易大师只能一时无语。

    “那这么说,古龙尸骸被你给收了?”易大师想了想还是问出自己最关心的事。古龙的尸骸,他已经盯着很久了,一直想用来做飞剑材料。奈何那圣龙太小气,每次都吃闭门羹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没有。那东西被我一拳打散了。”杨寒抱着手,继续说实话。想要用真诚来让对方认可自己,也好询问出一些有用的信息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原本就不信的易大师,听到杨寒这话后,就像吃了苍蝇般难受。

    先不说你一个锻体期能不能灭龙族。

    光听你一拳打散古龙尸骸,就特么的离谱好么。

    那尸骸什么材质?

    大乘期高手全力一击都不一定能打破。

    就你?

    还一拳打散?

    少年,你在做梦?

    易大师略微有些不爽。

    特别这傻龙哈尔,居然还帮着少年,更是让他不舒服。

    想了想,易大师决定给这少年见识下什么叫做天高地厚。

    如此,他便说道:“那好,既然你的拳头这么厉害。来,朝我这里打,只要能把我皮肤打凹陷半点,我就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作为大乘期的圣人,肉身防御力极为强悍。

    特别他们新人类,继承了东镜人和西洲人的优秀血统,在肉身方面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别说这小小锻体期,即便是元婴期也很难破他们的皮肤防御。

    听到对方这话,杨寒立马就惊讶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世界上还有求虐的人。

    看来这丹洲之地不简单啊。

    不过,他跟这人无冤无仇,总不能一拳打死人家吧。

    于是,杨寒只能道:“打你倒是可以,就是希望你把防御加到最高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小友,可莫要说大话啊。来吧。”易大师不知杨寒深浅,当然是目盲自信。

    瞧着他倔强的模样,杨寒知道说什么也没用。

    好在脚上力量掌握得不错,给他一脚也无妨。

    如此,杨寒踩着飞剑去到易大师身前。

    “来吧,不用客气。”易大师自信的笑了笑,还把手给插入袖口中,俨然一副大师的做派。

    “哦~”杨寒当然也不会废话,一脚就踹在易大师胸膛上。

    原本正自信满满的易大师,这一刻猛地瞪大眼睛,本能的就把护体真元打开,保命绝招使出来。

    因为他在那一瞬间,已经感知到那一脚携带的力量究竟有多么恐怖。

    “咔擦。”

    杨寒一脚过去,踹碎易大师的护体真元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威力不减,把易大师的保命绝招给踹破。

    在易大师惊骇的眼神中,一脚踹在他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恐怖的力量爆发而出,直接把易大师踹飞。

    “咚~”

    易大师的身体突破音障,飞跃上千米距离,撞穿几座山丘,最后落到平原上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