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脚踹飞易大师,场中陷入短暂的尴尬。

    哈尔半张嘴巴,用木讷的龙眼看向杨寒。

    杨寒耸耸肩,表示“我也不想这样”。

    哈尔咽了一口炙热的龙息,鼻孔里冒出烟气,心中极为震撼。

    这就是强者的世界吗?

    他一直以为,易大师已经很强了。

    单打独斗,圣龙都不一定是对手。

    可这个陌生人,不但杀了圣龙,还轻轻一脚就把易大师踹飞。

    看那距离,自己估计都要飞好久。

    这人到底是什么实力啊?

    巨龙哈尔呆呆的看着杨寒,内心中除了畏惧,更多的还是崇敬。

    “咪秋,咪秋~”这时,小龙从重剑里探出个脑袋来。

    作为拥有肉身的神龙,居然能像灵魂一样无视物质碰撞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她如何做到的。

    哈尔见到小龙,顿时猛地瞪大眼睛,一股来自血脉深处的压迫陡然爆发。

    “轰!”他直接把龙头压到地上,爆开一圈尘土。

    “咪秋?”小龙疑惑,看了哈尔一眼,随后也没去搭理,就在杨寒的脚上蹭起来。

    哈尔大气都不敢出一个。

    他能感受到来自血脉的压迫,那是比龙祖都要沉重的压迫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杨寒大致明白了。

    这些巨龙族,应该就是小龙当初那具肉身导致的。

    蜥蜴也能变巨龙,多牛逼的血脉啊。

    难不怪龙祖拼死也要守护古龙尸骸。

    杨寒点点头,算是搞懂了一切。

    只可惜,龙族为自己的高傲付出了血的代价。

    而此刻的易大师。

    我是谁?我在哪?我在干吗?

    他坐在自己摩擦出来的巨大划痕顶端,满脸的迷茫。

    易大师的发冠已经折断,头发凌乱的披着。

    他用了很久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一时五脏六腑都痛。

    要不是临时暴起各种护体。

    他可以肯定,此刻必定不死也残。

    妈妈呀,我好苦啊,怎么会招惹到这种变态啊。

    易大师有苦说不出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想不通。

    那是真正的锻体期。

    可为何能爆发出如此恐怖的巨力?

    人家在说实话,而他根本听不下。

    真的是不作就不死啊。

    易大师感慨一声。

    他作为大乘期的圣人,又是正道圣人。

    在思想境界方面,自然是非常高的。

    奈何,终究还是小看了天下人。

    这次的教训,让他受益颇多。

    易大师惨叫着站起来。

    赶紧运功疗伤。

    咻咻咻的几声,那些飞剑环绕在周身,易大师整个人盘膝悬浮,周身幽光缭绕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道法,名为“冥想”。

    可以抵挡伤害的同时,也能快速的治疗自身。

    可惜,刚才被杨寒一脚踹中,根本来不释放这招。

    不然也不至于这么惨。

    当然,易大师想起刚才那一幕,仍旧是无比的惊悚。

    他作为大乘期圣人,自然能清晰的看出,那个少年根本就没使用全力。

    甚至还刻意的控制了力道!

    那如果人家使用全力……

    得有多恐怖啊!

    易大师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的直觉告诉他,那个年轻人绝对不简单。

    别说是大乘期,纵使真仙到来,怕也不至于如此。

    活了近万年,修炼至大乘期,易大师的见识不可谓不高。

    眼看伤势痊愈,他赶紧把剑收回来,悬浮在周身。

    整理了下仪容,这才快速的重新飞回去。

    “不知前辈如何称呼?”来到杨寒面前,易大师已经没了前面的轻松模样。

    “信了?”杨寒摇摇头,用无语的神态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信了。”易大师低头行礼,不敢有丝毫忤逆。

    开玩笑,人家轻轻一脚就把他踹成这样,在他赶来的时间里就屠灭龙族。

    那得是多恐怖的前辈大能啊?

    他虽然活了近万年,可在这种人物面前,是真的不够看。

    “嗯,我是纯阳宫老祖,杨寒。”杨寒的衣物在前面打架中被毁,此刻只穿着那条似乎永远不会烂的大短裤。易大师认不出身份也就不奇怪。

    “纯阳宫!”易大师一听,顿时大骇。作为大乘期圣人,谁人不知纯阳宫的威名?

    同时心里也感慨,难怪会这么厉害,敢情是纯阳宫的天骄。

    还是老祖级别的。

    自己被踹飞也就合情合理了。

    只是,纯阳宫不是在千年前就销声匿迹了么?

    怎么又出现了?

    难道有什么大事要发生?

    易大师这一刻,心里思绪万千。

    “你呢?这里是何处?”杨寒除了在出关的时候诧异了下,其后倒是接受了作为老祖的事实,此刻面对这个易大师后辈,很自然的就表现出长辈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晚辈易破天,是玉剑宗的老祖。此乃北岛的龙渊。”易大师说完,想起杨寒是纯阳宫老祖,可能不知道“北岛”这个新名字,便赶紧又道:“北岛是后来改的名,原先叫做艾欧尼亚。”

    杨寒听后连连点头,总算是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里的确是西洲了。

    至于艾欧尼亚这个名字,倒也不用大惊小怪。

    就像大唐一样,虽然跟地球上的名字一样,可并非是地球上想象的那样。

    这事,在闭关之前,杨寒就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很多地名,人名,重复率真的很高。

    其后,易大师又给杨寒具体描述了下。

    此处原本叫做尚赞大平原,后来天降古龙尸骸才砸出的这个深渊。

    古龙和魔王那一战,当真是惊天动地,让艾欧尼亚的地貌都发生了改变。

    有人推测,他们的实力早已超出大乘期。

    敢情这事,艾欧尼亚的老怪物们都知道。

    这让小龙很没面子,躲在重剑里发脾气。

    杨寒无招,只能通过共享灵识安慰她说,等事情办好了就去北洲帮她找回场子。

    这才让小龙开心起来。

    这小东西,就像是个小女孩,脾气来得快也去得快。

    “当初魔龙大战,希拉娜修道院被毁,我们师祖从废墟中建立了玉剑宗。”易大师说完这段历史,很是感慨。一转眼,上万年都过去了。

    当初丹宗发现西洲大陆,从东洲移民数百万过来,开启过一场“融合”运动。

    易大师,就是当初融合的第一代人。他的父亲是东洲人,母亲是艾欧尼亚本地人。

    “前辈,无尽之海的传送通道打开了吗?”瞧着杨寒发呆,易大师问出一个疑惑。

    从东洲要来到西洲,必须经过无尽之海。

    而无尽之海,被时空风暴笼罩,纵使是大乘期,也是过不来的。

    丹宗之所以能过来,是在风暴中找到了一条安全通道。

    可惜,早在他那一代的时候,安全通道就已经消失了。

    如今见到杨寒,易大师很激动。

    他在飞升之前,只有一个梦想,就是去东洲看看。

    毕竟,那是他父亲出生的地方,是他从小向往的神州大地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