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瑞雯?

    杨寒一看。这女人倒是长得不错,身材也极品,就是气势上太暴力了点。

    至于当街行凶这个事……

    自己遭遇不公的时候你不来,等杀人了你才来?

    这一刻,杨瑞雯在杨寒心中,并没有留下什么好印象。

    看她那模样,既然要打,那就来吧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,杨寒还真的从未怕过谁。

    杨瑞雯是丹塔城的治安官,元婴期强者。

    原本正在天空巡视。

    可刚才被她哥拉去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没想到出来就看到这个情况。

    倒也不是她偏袒本地人。

    看着杨寒似乎没有解释的意思,还一副想要打架的模样。

    杨瑞雯一下子就乐了。

    在整个丹塔城,他杨瑞雯怕过谁?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气浪爆开,杨瑞雯首先发动攻击,一踩地面就冲过去。

    相对于在空中飞行,这种靠反作用力来加速的方式。

    会更加的灵活,速度也更快。

    她要让这个胆大妄为的人知道,在这丹塔城里谁说了算。

    杨寒抱着手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有了刚才的经验,他知道小龙自己能处理。

    “咚!”果然,小龙控制着重剑飞出去,直接突破音速射向杨瑞雯。

    小龙这家伙,目前出手全凭兴趣,根本就没有轻重之分。

    不过,杨瑞雯显然不是吃素的,嗬的一声朝旁边闪开。

    同时,身边出现真元护盾,抵挡掉音爆割裂造成的伤害。

    接着一段攻击,二段攻击,三段攻击。

    把小龙控制的重剑接连击退。

    她这个招数倒还不错。

    杨寒肯定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只是,面对“无尽之刃”这种神器,纵使杨瑞雯是元婴期也还不够。

    小龙咻咻咻的几下躲开后续攻击,随后猛地飞上天空,咚的一声突破音障落下来。

    在半空的时候,再次爆发出庞大的金色虚影,恐怖的气势爆发开来,将杨瑞雯压得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眼看重剑即将命中杨瑞雯。

    这时,杨瑞雯爆发了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觉醒了。”

    她大吼一声,手中的巨剑发出光芒,符文上真元流转。

    整个人猛地爆发出强烈气势。

    “嗬~”杨瑞雯挥舞重剑,射出一片恐怖真元,与小龙控制的虚影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轰~~~~”

    霎时间,巨大的爆炸声传开,恐怖的气浪奔涌而来,剧烈的冲击波穿透很多房子。

    地面一瞬间崩裂,嘭的一声炸出碗型深坑。

    在这次对轰中,小龙控制的重剑被击飞,远远的插在杨寒旁边。

    而杨瑞雯则喘着粗气,站在那碗型凹坑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居然打了个平手。

    “咪秋,咪秋~”不过,小龙在灵识共享中哭泣,显然对这个结果很不满意。

    杨寒想了想,只能安慰她说,此刻才是炼体期,境界太低不好发挥。

    等把境界提升上去,就可以完虐这个人了。

    小龙听后觉得很有道理,便开始在重剑里修炼起来。

    通过在龙窟里吃了一顿,它已经储备了许多真元。

    这么修炼起来,倒也是不慢

    杨瑞雯从坑里跳出来,拖着那把重剑,在地上溅起火星。

    她一步步的来到杨寒面前,胸前的白皙上下起伏。

    杨瑞雯站定,深吸一口气后,才道:“你,束手就擒吧,我不会为难你的。”

    在杨瑞雯看来,杨寒只是个锻体期,唯一的战力就是那把重剑。

    只要重剑没了,他就什么也不是了。

    看在是“麻瓜”人种的份上,杨瑞雯并没有出手,也算是同情了下杨寒。

    杨寒看着她的眼神,确定这是个单纯的人。

    原本正在提起的脚,也就慢慢的落下去。

    这一脚下去,杨瑞雯估计得被踹出十多里地,怕是不死也得残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,救命啊。”

    “谁来救救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被压石头下面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,在刚才的对轰中,周围的建筑被击垮,围观群众被击飞,有些人正在废墟里呼救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幕,让杨瑞雯纠结下了,最后还是跑去先救人。

    末了回头看一眼杨寒,道:“你别走啊,天涯海角我都能抓到你的。”

    哟,敢情是个善良的人。

    杨寒摇摇头,并没有一起去救人。

    在他的心里,冷眼旁观的人或许还有救,但麻木不仁为虎作伥的,最好让他们自身自灭的好。

    都什么时代了,还玩种族歧视。

    这在东洲,简直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没搭理这边的事,杨寒拔出重剑,背着就走了。

    小龙要修炼,这个时候最好不要打扰她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阴影之中,一双眼睛,静静的注视着杨寒,以及他背后的重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杨寒走了一段时间,发现周围的人依旧如往常一般来来往往,并没有因为前面的动静而受到太大影响。

    想想也对,这是异界大陆,战斗力都很高,这种事情肯定经常发生,也就不会引起太大关注。

    根据小龙早先的定位,杨寒找到了一家酒馆。

    这个酒馆,风格上很奇特,与西方的不同,与东方的也不同。

    倒是很像动漫里的那种。

    刚进入里面,就有很多眼睛看过来。

    先是扫了一眼那把重剑,其后才聚焦到杨寒的身上。

    锻体期。

    众人立刻就有了认识,随后继续低头喝酒。

    虽装作不在意的模样,但灵识却已经锁定杨寒和那把重剑。

    杨寒不以为意,自己找个地方坐下来,点了一些吃的,以及几瓶酒。

    刚想着如何打探情报,背后就传来一个声音:“喂,少年,一个人喝闷酒,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个中年男子,他扎着高高的马尾辫。

    头发是白色的,眼睛是黑色的。

    身边放着一把长刀,翘着一只腿,有些没坐相。

    他端着一碗酒,正向杨寒示意。

    不过,碗里面是空的。

    显然没酒。

    这家伙不会是想蹭酒吧?

    这一刻,杨寒意识到了关键。

    想了想,此刻正需要打探消息,有个人搭话也是好事。

    如此,杨寒便把酒端过去,放在这人前面,笑了笑,道:“阁下是本地人?”

    “哎哟,你可问对了。土生土长的地头蛇啊。”那中年男子也不害臊,一把抓过酒瓶,猛地就灌起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的,还以为他几千年没喝过酒了。

    杨寒顿时就纳闷了。

    看这人,是个合体期的大能,周身疾风缭绕,境界和修为都不错。

    不可能是缺钱的人啊。

    难道有什么故事?

    于是便让店小二继续上酒。

    见此一幕,中年男子可开心了,一边喝着一边直夸杨寒大气。

    二十坛酒下肚,男子这才打了个嗝,道:“兄弟,你以后就是我杨索的好兄弟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