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索。

    杨寒一度听成了亚索。

    那个装逼如风,常伴吾身的亚索。

    毕竟,在东洲大陆的时候,就经常出现重名的情况。

    杨寒一万年前来到这个大陆,曾经就被这些名字烦恼过。

    比如纯阳宫的李忘生,吕祖,祁进,燕赤霞,于睿等。

    名字都跟剑网三那个游戏里的NPC很像。

    还有李白,李元峰,安禄山等等……

    甚至一度,杨寒还以为自己穿越到了游戏世界。

    可通过后续的游历,他才知道自己错了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根本就不是游戏世界,也不是电影世界,而是真正的异界。

    只不过,存在非常巧合的重名而已。

    特别在稷下与夫子畅聊后,杨寒更是确定了这点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会这样?

    说起来还跟地球有关,有些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杨寒最初的时候还查探了好久。

    后来发现无能为力,只能习以为然了。

    注意力回归眼前。

    这杨索明显已经喝高了。

    在异界,修行者主动调节的情况下,当然不会喝醉。

    可当人家不愿意调节,想要喝醉的时候,也是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杨索不知道有啥伤心事,似乎想来个一醉方休。

    虽说他不是英雄联盟里的亚索,但在某些方面的特点还是有些像。

    就比如那武器,那穿着,那德行……

    这个现象特别神奇。

    “兄弟怎么称呼?”杨索两眼惺忪,脸蛋通红,看上去已经喝醉。

    “杨寒。”杨寒也没急着询问,就想看看这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还是家门啊。瞧你年轻,老哥我痴长几岁,以后你就是我杨索的亲兄弟了。来,兄弟,干。”杨索摇摇晃晃的站起来,似乎连站都站不稳了。

    这时,杨寒身后有个人路过。

    看上去,似乎没有什么威胁。

    但是,刚来到杨寒旁边,他就迅速的抓向杨寒背上的剑。

    这人居然是来抢重剑的。

    可是,未等杨寒有动作,杨索一把就抓住那人的手。

    速度非常快,那人根本就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呀,你也要来喝酒吗?”杨索一脸的醉相,根本不像是故意帮杨寒。

    那人一愣,猛地发动反击。

    但是杨索一把将他拉过来,周身疾风缭绕,将那反击化为无形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喝,大口的喝。今天我兄弟请客,不用客气。”杨索怀抱这人,猛地就给人家灌酒。

    那人不想喝,可是被杨索压制住,只能一坛坛的灌下去。

    最后摇摇晃晃的走不稳了。

    瞧着对方的模样,杨索摇晃了下,嘲讽道:“就这?”

    那人见行动失败,只能赶紧逃出酒馆。

    杨索也不管他,再次坐回去,放荡不羁的喝起来。

    一边喝,一边继续道:“来来来,兄弟,今个儿高兴。你的事,就是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着前言不搭后语,相互间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但是,只要仔细一品,就能明白其中的含义。

    说的是“这人我罩了”的意思。

    杨索人醉心不醉,一身狭义展露无遗。

    他瞧着杨寒一个锻体期的,又是“麻瓜”,还带着价值不菲的武器。

    便产生了保护对方的想法。

    酒馆里的人听到这话,相互对视一眼,绝大多数都走了。

    杨索作为合体期的大能,真不是他们能对付的。

    杨寒自然清楚当前的处境。

    一路上走着过来,明目张胆的暴露背后的重剑。

    当然会招惹来非常多的苍蝇。

    但是他不怕啊。

    真的不怕。

    不过,小龙此刻正在修炼,不方便打扰她。

    既然这杨索想要帮忙,那就随他呗。

    杨寒这么想着,就见杨索稳稳的站在场中,双目陡然一片清明,完全没了刚才的醉意。

    他看向周围的人道:“既然诸位不愿意给我杨某人面子,那就一起上吧。”

    那模样,赫然像是在说:不要误会,我不是针对你,我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见杨索如此嚣张,周围的气氛立马就被点燃。

    他们也不再掩饰,迅速拔出武器,开始图穷匕见。

    合体期两个,分神期十个,元婴期三十个。

    这样的阵容,足以把这个地方给掀起来。

    你杨索虽强,却也不能如此目中无人!

    这些人如此想着,一个个迅猛的地朝着杨寒冲来。

    杨寒见状,微微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发出嘲讽的又不是他,朝他来干嘛?

    好在杨索这人还算仗义,同时也出手了。

    “面对疾风吧。”他大叫一声,顿时爆出真元,牵动周围的空气,形成一道疾风壁垒。

    那些人的攻击和突进,撞在这个壁垒上,全被弹了回去。

    第一波进攻被挡下来。

    那些人一愣,感觉自己低估了杨索。

    其中的合体期立马运功,准备着强大的攻击手段。

    杨索见状,哈哈大笑道:“来吧,让疾风更猛烈些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做出放大招的姿势。

    那些人见状,猛地瞪大眼睛,迅速打断运功,做出防御姿态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片刻过后,没见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他们朝着风墙后面一看。

    哪还有杨索和杨寒的身影?

    没错,双方又不是有深仇大恨。

    见势不妙,杨索就脚底抹油开溜。

    他带着杨寒,从酒馆窗子跳出去,一路飞着走了。

    等酒馆的人追出来时,已经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他们只能大骂一句可恶,却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群傻子,真以为我会硬刚吗?”杨索御风而行,杨寒在他的风中自由飞翔。这一手带人技术,的确是很不错。

    两人飞了许久,来到一座大山上。

    山上有很多东洲风格的建筑。

    山门口的巨石上写着几个大字:疾风剑宗。

    一路飞进去。

    下面的弟子见了,倒也没有阻止。

    这里便是杨索的老巢。

    他就是疾风剑宗的宗主。

    杨索飞到大殿里,这才把杨寒放下。

    “兄弟,怎么样?刺激不?”他爽朗一笑,坐到他的主位上,只是老把一条腿抬起来,根本就没有坐相。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杨寒淡淡的点头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家伙居然如此欢乐。

    倒还真有些“托儿所”的感觉。

    面对疾风吧,当当当当~

    杨寒脑海里开始出现那个音乐。

    可惜,穿梭的时候没带手机,刷不了抖音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能不能回去。

    好怀念啊。

    想起地球上的一切,杨寒颇为感慨。

    “哥,你死哪去了?啊,气死我了,我今天被人欺负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一个熟悉的女声传来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