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声音,似乎是刚才遇到的杨瑞雯。

    杨寒一惊,暗道不会这么巧吧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果然,随着破空声,一个白发黄眼睛,胸前鼓鼓露出一片白皙的女人飞进来。

    赫然正是杨瑞雯。

    “啊?让你给我喝酒钱你不愿,现在被欺负了,知道找我了?”杨索赶紧从座位上跳起来,负手而立,装作高深模样。

    杨瑞雯和杨索,赫然是兄妹关系!

    杨寒愣住了。暗道,这世界也太小了吧,缘分也太巧了吧。

    杨索负手而立,正等着他妹上来纠缠。

    然而,却半天不见反应。

    杨索纳闷,赶紧回头看过去。

    就见他妹正和杨寒四目相对,怔怔的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卧槽?什么情况?他们认识?我妹恋爱了?

    杨索一惊,感觉事情不简单。

    随后再仔细观摩,发现杨瑞雯看杨寒的眼神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啊,臭小子,我把你当兄弟,你却要做我妹夫?

    察觉到事情不对,杨索像吃屎一般难受。

    颇有一种,老父亲看着自己种的白菜被猪拱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等等,或许只是误会。

    对,肯定是误会。

    杨索挣扎着强行解释。

    然而,下一秒却让他疯狂了。

    就见杨瑞雯直接冲过去,一把抓起杨寒的手。

    啊!牵手了!牵手了!都牵手了!

    杨索双手抓头,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“走,跟我走!”杨瑞雯不但牵手,还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原本只是想让杨寒跟她去市政厅伏法。

    但这一幕被杨索看在眼里,就变成了私奔的做法。

    “不!雯雯,你不能抛下我啊!”杨索赶紧冲过去,恳求的看着杨瑞雯。

    杨瑞雯满脸问号,没搞懂这个不靠谱的老哥要干嘛。

    不待对方开口,杨索又立马道:“要走也不是不可以,能不能把我的钱留下?不用全部,只需要一半,就一半,我绝对不会阻止你们俩在一起的。雯雯,我可是你最爱的亲哥哥啊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感觉他都要哭了。

    杨索作为一个宗主,又是合体期的大能,当然是不会缺钱的。

    只是嗜酒如命,经常闹出笑话,搞的杨瑞雯面子挂不住。

    于是,杨瑞雯就断了他的财路,从此管住所有钱财,适当的给他些零花钱。

    这搞得杨索非常难受,去酒馆里经常没钱喝酒。

    杨寒遭遇抢劫的时候,正是杨索求钱去喝酒的时候,才导致杨瑞雯没看到事发现场。

    敢情,这家伙心疼的不是他妹妹,而是他那被没收的钱。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?”杨瑞雯听得一脸懵逼,完全搞不懂她这个逗比哥哥的思维。

    杨寒倒是懂了,但他不说。

    “阿妹啊,你就别挣扎了。四成,我只要四成怎么样?”杨索一咬牙,似乎做出艰难决定。

    “呯!”可是才说完,就被杨瑞雯一拳打飞。

    “莫名其妙。”这个暴力女丝毫不讲情面,甚至忘记了刚进来时候说的话。

    还好,砸到墙壁上的杨索记得。

    随着疾风缭绕,他又冲回来,赶紧转移话题道:“妹儿啊,你刚才说被谁欺负了?”

    提起这个事,杨瑞雯气不打一处来,一脸愤怒的道:“还不是安家。”

    原本丹洲有三个大家族:慕容家,安家,易家。

    三个家族相互平衡,统治着丹洲这边。

    可是,在慕容家忽然失踪后,平衡就被打破了。

    易家在丹塔城夺权失败,被赶到东边的玉剑宗去了。

    如今整个丹塔城就是安家一家独大。

    安家有着5位大乘期老祖,10多位渡劫期大能,合体期分神期就不必说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势力,绝对的制霸整个丹洲大陆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其他家族自然是没法比的。

    杨瑞雯从废墟中救人出来,第一时间送到祭祀那里医治。

    可是,被杨寒打伤的安康也被送到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修行者,安康虽说伤得重,却也扛得住。

    治疗的机会,必然是要优先给垂危伤者的。

    然而,安康利用家族权势,让祭祀优先给他治疗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就导致伤者错过最佳时间,直接就死了。

    这让小姑娘非常愤怒,逮着安康讨说法。

    安康岂会把杨瑞雯放眼里?

    直接叫来合体期的长辈,把杨瑞雯给轰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实力差距很大的情况下,杨瑞雯根本没办法。

    这让杨瑞雯非常委屈,觉得被安家仗势欺人了。

    “MD!”杨索听后,收起了那嬉皮笑脸的模样,整个人变得正经起来。

    疾风剑宗,拥有弟子三千人,宗主合体期,长老们分神期,核心弟子元婴期。

    最高的境界,是他们的母亲,渡劫期。

    这样的实力,显然无法与安家对抗。

    这让杨索倍感无奈。

    可妹妹被欺负了,总不能就这样算了吧?

    杨索来回踱步,有些焦虑。

    杨寒瞧着这兄妹俩其实也不错,更何况这一切的因果都是他造成的。

    正想着要不要帮他们一把时。

    “宗主,宗主,大事不好了。”门外传来一个弟子的惊呼。

    “咋地了?慌慌张张的,成何体统。”杨索作为宗主,在弟子面前,尊严必然是有的。他只是在熟人面前比较逗比而已。

    “宗主,丹宗的人打进来了。”那弟子看上去很紧张,事情应该不简单。

    丹宗,并非是一个宗门,而是一个联盟,当初东洲各大势力,为了横渡到西洲而组成的联盟。

    可惜,经过两万年的发展,现已成了安家的傀儡组织。

    “什么?欺负我就算了,还打上宗门?哥,我没惹祸啊,我都是让着他们的。”听到丹宗打进来,杨瑞雯一下子就急了,还以为是她招惹来的祸端。

    杨索面色依旧严肃,他摇了摇头,道:“不,雯雯,不是你的错。是哥的错。”

    随后,他又看向杨寒道:“兄弟,正所谓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。既然老哥我自称一声哥,这事我就帮你挡下了。你好生在这里躲着,这事我来解决。”

    杨索很清楚,丹宗进攻疾风剑宗,目的只有一个。

    那就是为了杨寒背上的那把剑。

    如果没看错的话,那应该是一把神器。

    为了神器,这些人什么都敢做。

    说完,杨索就飞出去了。

    外面,丹宗的人已经攻到疾风剑宗的演武场。

    他们来了1个渡劫期,5个合体期,10个分神期,以及若干弟子。

    这样的阵仗,真的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