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在这里等着啊,别乱跑。”杨瑞雯纵使再死脑经,此刻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。她与杨寒的剑对打过,自然明白那剑的珍贵。

    说完,就放开杨寒的手,跟着杨索飞出去。

    两人落到演武场上面,周围的长老和弟子们陆续围过来,与丹宗的人隔着场地站立。

    杨寒来到门边,站在原地静静的观看。

    局势演变成这个样子,他也只能被迫的扮猪吃虎了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他这次过来是为了调查“病毒”的事。

    “病毒”又跟丹宗有着间接关系。

    此刻还不好打草惊蛇。

    演武场上,双方开始打口水战。

    无非就是相互质问对方。

    丹宗进攻疾风剑宗的理由很简单,就是杨寒杀了他们的人,要求杨寒偿命。

    这摆明了就是个借口,杨索当然不会上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杨索,别以为你单挑厉害,我们可是有5个人。”丹宗这边,安康朝着杨索喊话。

    通过刚才的治疗,他此刻已经痊愈。

    当安康把杨寒带着神器的消息上报给家族后。

    安家立马调给他这批人,来疾风剑宗抢神器。

    安康身边有1个渡劫期,5个合体期,10个分神期,若干元婴期以下。

    在这种规模下,他可谓是非常的嚣张。

    “少废话,有本事就来练练。”杨索飞到演武台上,背后有着上千弟子观看,他当然不会乱来。

    这演武台有着两个足球场那么大,采用特殊的材料打造,元婴期强者都不一定能将之破坏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也不为难你,就让他们5个陪你玩玩。”安康说着,就让5个合体期的人飞上去。这种宗门对抗,有些类似三国时候的打仗,如果大将能直接解决战斗,就可以避免很多低级别的死伤。

    杨索的天赋是疾风之息,可以使用真元调动疾风之力。

    运转起来,就会像风一般的自由。

    灵活度上当然没得说。

    面对5个同级别的大能,他倒也不是太担忧。

    大不了跟他们游斗就是。

    只要拖一拖时间,总能找到机会的。

    杨索这么想着,周身疾风缭绕,咻的就冲过去。

    那5个合体期的立马组成阵势,相互配合着进攻。

    杨索在他们间来回滑动,果然像风一般的自由。

    那些人出招打过去,全都绵软无力的被化解掉。

    一时间,居然打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“公子,要不我出手解决他吧?”安康身后,那个渡劫期的人主动请缨。

    “不必,你得防他妈。再说,这战斗蛮精彩的,让我多观赏一会儿。”安康掏出一个苹果,让人搬来椅子,就地坐下开吃,非常享受的观看战斗。

    场中,杨索一边滑行躲开这些人的攻击,一边寻找着攻击机会。

    但同样是合体期,别人也不弱,时机稍纵即逝。

    没办法,他只能开搞了。

    “嗬,嗬,哈撒给~”亚索出刀,真元搅动空气,形成高速空气炮。

    这一招,与杨寒屈指一弹有些类似,只不过是靠真元产生的。

    而且威力也没那么大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攻击,那五个人爆开护体真元,轻松的就将之格挡。

    他们继续组成阵势,朝着杨索继续攻击。

    “唰唰唰。”杨索继续滑步躲开,汇聚真元后,又是一招“哈撒给”。

    霎时间,庞大的真元释放出去,将周围的空气搅成龙卷风,猛烈的朝着那5个人刮过去。

    别看外型只是一个小型龙卷风。

    但在里面,真元相互作用,形成了极强的绞杀力。

    即便是合体期,也不敢轻易的硬抗。

    而分神期以下,几乎是触之即死,会被瞬间绞成碎片。

    5人见状,相互凝聚真元,爆出一波合击。

    真元排山倒海的射过去,撞在那个小型龙卷风上。

    “轰!”霎时爆开一片恐怖的气浪,炸起一圈冲击波,切断了周围的树木。

    观看的普通弟子立马运功格挡,才堪堪没有受伤。

    “公子,这么拖下去不是事啊。”那渡劫期的大能挥手帮安康挡住余波,开始催促对方。

    “你是公子,还是我是公子?能不能别烦我?这么多人过来,你还怕他们上天不成?”安康扔掉了啃一半的苹果,颇有些不悦。他从小娇生惯养,最不喜欢下人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“是,公子。”那渡劫期无奈,只能低头哈腰的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对方看不下去,己方更看不下去。

    眼见杨索处处受肘,根本发挥不出全部实力,颓势越来越明显。

    杨瑞雯急了。

    “哥,我来帮你!”她大叫一声,就冲上台去。

    瞧她是个元婴期,安康倒是没有干涉。如果是分神期的长老上台,他们这边自然是要支援的。

    “下去,我能行。”杨索迅速几个滑步脱离战场,一脸严肃的呵斥杨瑞雯。

    平时惯着她可以,但在这种时候绝对不行。

    杨索就是这样的护妹狂魔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。”杨瑞雯性子暴烈,当然不会听劝。在杨索来到她身边之前,一个突进就冲过去。

    那5人当然不会怜香惜玉,眼瞧有个更好欺负的,便赶紧运功准备将之杀死。

    杨索急了,迅速调转方向,爆发真元搅动空气。

    “哈撒给。”

    又是那招疾风剑术。

    这一次,由于要去阻止杨瑞雯,方向上与杨寒保持了一致。

    杨寒见状,决定帮他一回。

    于是便屈指一弹。

    “咻!”霎时间,食指方向上的空气被压缩成固态,直接飚射出去,窜进了杨索的空气炮里。

    杨索完全没有反应过来,就见那招的威力陡然提升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,将那组成阵型的两人接连洞穿。

    由于威力太过于恐怖,路径上形成的罡风,还把旁边的三个都给搅碎了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一击,就把五个合体期的人秒杀在地。

    静!

    这下子,周围死一般寂静。

    就连冲过去的杨瑞雯也停下脚步,看看对面恐怖的现场,又回头看了看她呆愣的哥哥。

    根本想不通这到底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杨索何时这么厉害了?

    一招疾风剑意,居然秒杀了5个合体期。

    瞧那威力,怕是渡劫期都扛不住。

    这难不成是疾风剑宗的秘密绝招?

    这一刻,安康张大嘴巴,目瞪口呆了。

    完全没料到,居然还有这样的变故。

    不过,这样的绝招不可能多次释放。

    自己还有渡劫期的大能。

    得趁着那个老妖婆赶到之前,先把这些人全杀了,夺走神器再说。

    意识到这里,安康赶紧起身,看向那个渡劫期道:“上,杀了他们全部。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