旁边的渡劫期早已等得不耐烦,听到命令就迅速的飞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杨索大开杀戒,他也想要让对方尝尝死亡的滋味。

    异界大陆的战力差距非常大。

    刚才5个合体期被秒,看上去虽然很震撼,但这个渡劫期也能做到。

    他落到演武台上,捡起地上碎渣看了看,随后蔑视的撇撇嘴,也没有把杨索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在这位渡劫期大能的眼中,此刻只需要他一人,就能屠灭整个疾风剑宗。

    除非疾风剑宗的老祖,杨索他们的母亲登场。

    否则,他在这里就是无敌的。

    无人能挡。

    然而,杨索见到那个渡劫期攻过来,他想都没想,再次释放疾风剑意。

    “哈撒给~”

    真元搅动空气,再次爆发出疾风攻击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招,感受着其中软弱无力的杀伤力,那渡劫期蔑视一笑。

    心里暗道,杨索果然无法多次使用绝招。

    只需要过去,一巴掌就能解决战斗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“啪!”随着那疾风剑意逼近,一道更加凶猛的攻击转瞬即至。

    在这种攻击下,渡劫期大能的护体真元直接破碎,恐怖的力量席卷全身。

    这一刻,渡劫期终于看清楚了。

    在杨索的疾风剑意之中,居然蕴含着其他力量。

    而那力量的来源,是远处的一个锻体期。

    锻-体-期????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渡劫期大能只来得及产生这个想法,就被恐怖的力量瞬间打成了碎渣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这下子,周围所有人再次惊呆了。

    那可是渡劫期啊!

    堂堂一个渡劫期,居然也被杨索一击秒杀?这到底怎么回事啊?

    难不成杨索隐藏了修为?实则已经是大乘期了?

    可从未听说过他在哪渡劫啊。

    安康张大嘴巴,目瞪口呆的看着。

    他的脑洞嗡嗡作响,难以相信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杨索也是满脸诧异,不敢相信这是自己所为。

    他端详着长刀,怎么都想不通其中的原理。

    杨瑞雯木讷的走过来,咽了一口唾液,这才道:“哥,你是啥时候悟出此等绝招的?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其他人也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特别疾风剑宗的长老们,全都好奇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印象中,杨索成天痴迷饮酒,修行时间特别少。

    这样的家伙,怎么可能悟出什么剑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小意思,小意思。”瞧着众人都看向他,杨索只能挠挠头不害臊的承认了。

    瞧他一脸嚣张的模样,安康极为不爽。

    但慑于那招的恐怖威力,又什么也做不了。

    想要现在就撤吧,可想起来时的信誓旦旦。

    如果失败而归,怕是要被家族惩罚。

    安康无奈咬牙,便放弃了这个打算。

    想了想,他对周围的人道:“他连续发出两次这样的绝招,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,所有人一起上,屠灭他们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丹宗的人是拒绝的。

    杨索刚才的两手,已经把他们给唬住了。

    瞧着他们不敢上,安康又立马道:“如果他还有战力,现在我们都死了。看他那模样,明显是在虚张声势。快给我上,否则全部按逃兵处理。”

    听着安康的话,丹宗那些人还在犹豫。

    但考虑到逃走也会被处死,便只能一咬牙冲上去。

    “杀!”丹宗还剩下10个分神期,上百元婴期,战斗力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安康说的对,只要杨索没有战力,那疾风剑宗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面对丹宗的全面进攻,杨索也是有些头大。

    虽说他还有战力,但一击之力打这么多,还是有些困难的。

    没办法,只能继续使用那招了。

    “哈撒给~”

    朝着人群打出这招。

    “啪~”

    这群人被打成渣。

    众人惊讶,想要逃跑。

    “哈撒给~”

    杨索大喜,赶紧继续。

    “啪~”

    那群人还未转过身去,也被打成渣。

    “哈撒给~哈撒给~哈撒给~”

    一时间,场地中只剩下杨索的声音。

    丹宗之人,在这个声音下连续爆炸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就只剩下安康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安康看着四处随风纷飞的残渣,整个人都被吓傻了。

    来之前意气风发,此刻却如丧考妣。

    这杨索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他实在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以一举之力,杀了丹宗的所有主力。

    不仅安康震惊。

    杨索本人也相当震惊。

    他敢发誓,他就是正常的使用疾风剑意,甚至连龙卷风都没发动。

    就这样,那些人全被打炸了。

    一击秒一片,这种感觉非常爽。

    杨索都差点以为,自己是大乘期的圣人了。

    众人陷入了久久的呆滞,不解,震撼之中。

    安康见状,觉得机会不错,赶紧转身就逃。

    他踩着长矛,咻的一声就飞上天空。

    杨索杀了这么多丹宗的人,哪敢让安康逃走?

    瞧着安康急速奔逃,杨索本能的再打出一击“哈撒给”。

    原本只是打断对方的逃跑节奏。

    可这一击,又像刚才一样。

    “啪~”在安康恐惧的眼神里,直接将其打炸。

    尸体化作灰飞,随着疾风散落到各处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看着这一幕,原先还窃喜和惊讶的众人,心中蓦的升起恐惧。

    那可是安家的嫡长子啊。

    杀死丹宗的高手可以。

    毕竟只是些打手,地位无足轻重。

    可安康是安家的嫡长子。

    虽说平时不学无术,修为境界都不高。

    但也是安家的嫡长子,未来要继承丹宗大业的人。

    如今,居然把他给杀了……

    这个祸闯大了。

    杨索发誓,他真的不想杀死安康。

    可不知道为何,那疾风剑意的威力,比平时大了不知道多少倍。

    今天,到底怎么了?

    杨索挠着头,郁闷的在场中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看着事情平息下来,杨寒拍了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尘,轻声道:“不用谢”。

    作为幕后黑手,他这次做得是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那杨索的道法,真的是太契合这招了。

    特别在疾风缭绕中,别人就感知不到真实的攻击位置。

    杨寒一番操作下来,倒是非常隐蔽。

    “啊~谢什么呢?外面怎么这么大动静?”这时,背后传来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杨寒回头看去,就见那是个身穿粉衣的女子。

    衣服很单薄,周围丝带飘飞,露出一片白皙。

    女人没穿鞋子,洁白玉足离地悬浮,白色的长发无风自动。

    精致的面庞,有着东方的面孔,西方的眼睛。

    整体来看,犹如仙女降临。

    她困顿的打着哈欠。

    看上去,漂亮中不乏俏皮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