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寒淡然的看着女子,上下打量了一番,倒也没有啥波动。

    早在一万多年前,他就看遍了美女,看遍了红尘。

    纵使这个女人千娇百媚,也是勾不起他半点兴趣。

    毕竟,不论是他的师姐,还是纯阳宫女弟子,亦或是其他认识的女子,个个都是绝世佳人。

    并非是杨寒性取向有问题,而是他早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开启灵识探查,会很消耗真元。

    没什么重要事情,一般都不会开启。

    女人刚才并未感知到杨寒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出来的时候,听到杨寒说“不用谢”。

    瞧着四周没人,才与杨寒搭话。

    见杨寒没搭理她,女人好奇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这不看不要紧,一看顿时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信哥?”她惊呼一声,顿时疾风狂涌,刷的就来到杨寒身前。

    女人定定的看着杨寒,双目中泪水在打转。

    “信哥,你终于回来了,你终于回来了。我等得你好苦啊。”说着,女人就扑进杨寒的怀里。

    好家伙……

    杨寒大惊,想要将她推开。

    但考虑到自己力量太大,怕是一推就把人推没了,便只能干站在被占便宜了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,信哥,你是不知道,我这些年怎么过的。孩子还没出生你就飞升了,留下我们孤儿寡母,你真的好狠心啊。”女人的泪水打湿了杨寒胸前的衣服,瞧她抽泣的模样,倒不像是装的。

    卧槽???

    杨寒顿感不妙。他可以非常肯定,他只是个穿越者,除了穿越之前有个女朋友,在这一万年间并没有留下任何风流债。

    这女子什么情况?

    与此同时,杨索纠结很久,最终想不出办法,只能打算去找他妈帮忙。

    在杨索的家庭里,三个人都很奇特。

    杨瑞雯死脑经,很少知道变通。

    杨索嗜酒如命,经常喝的淋叮大醉闹笑话。

    而他们的母亲,则一睡就是几个月,怎么都叫不醒。

    刚才遇到丹宗进攻,那么大的阵仗,侍女去叫人,也是没有效果。

    杨索一想起这事,心里就有些不平衡。

    好歹他们都是亲生的,又不是宗门的其他弟子,怎么可以这样?

    什么娘嘛。

    吐槽着,杨索飞进大殿,打算再去叫一遍。

    可刚来到门边,就看到让他气炸的一幕。

    他的母亲,居然依偎在杨寒怀里!

    没错,这个女子,正是杨索那渡劫期的母亲,疾风剑宗的太上长老,老祖级别的人物,风氏。

    好家伙,泡我妹妹就算了。

    现如今,连我老娘都泡上了?

    老子把你当兄弟,你不但要做我妹夫,还要当我爹?

    杨索那叫一个气哦。

    “哈撒给~”

    没有使用长刀,一掌就打过去。

    原理与疾风剑意差不多,只不过不带真元绞杀。

    杨索虽然愤怒,但理智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突然袭击,杨寒并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嘭的一声,就被气流打中背后。

    原本正常情况下,应该会被吹飞。

    可杨寒如此无敌,当然是什么也没发生。

    只是那衣服遭了秧,直接被打炸了。

    易大师的礼袍,就这么没了。

    风氏感受到冲击,赶紧看过去,就见杨寒被疾风命中,上半身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个逆子,他是你爹啊。”风氏大惊,轰的一声爆开疾风冲击,把杨索直接吹飞出去。

    真元升腾中,居然为杨寒治疗起来。

    可惜,杨寒没有受伤,这种治疗也就没有作用。

    见此一幕,风氏紧张的道:“信哥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那担心的模样,是真心的。

    “大……小妹妹,你似乎发生了什么美丽的误会?”杨寒本能的就想叫“大姐”。

    毕竟风氏虽说脸蛋年轻,却有着一股熟妇的味道。

    但考虑自己已经一万多岁,便只能用“小妹妹”来称呼对方了。

    听杨寒这么一说,女人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随后才如梦方醒。

    她仔细打量杨寒,顿时发现不对劲。

    的确,杨寒跟她的夫君很像。

    两人的脸型,轮廓,几乎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只是,杨寒的眼睛是黑色的,他夫君的是黄色的。

    再打量一遍,发现很多细节都不同。

    杨寒,并非她的夫君。

    “娘,你怎么可以这样?”这时,杨索再次飞进来。对于女人刚才的话,他只当做是杨寒泡了他妈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,索儿啊,刚才是误会,误会。”女人意识到这里,赶紧尴尬回头,脸蛋已经通红。

    虽说杨寒不是她夫君,但两人太像了。

    如今杨寒露着个上半身,惹得她思念爆发,回忆起从前的种种。

    “什么误会?我不管,你不能这样。我爹只是飞升了,可没死啊。”杨索不知其中缘由,当然是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杨瑞雯也跟了进来。

    她没看到刚才的情况,只是一脸懵逼的看着众人。

    风氏被问得没脸见人,想了想只能看向杨索,道:“你且瞧瞧他的模样,是不是有几分印象?”

    在风氏的夫君飞升前,杨索已经生下来了,只是还怀着杨瑞雯。

    杨索小时候是见过他爹的,还经常跟他爹一起出去喝酒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他爹离开之后,每逢思念才借酒消愁。

    听风氏这么一说,杨索这才仔细打量杨寒。

    乖乖……

    的确,杨寒与他爹太像了。

    早在酒馆里的时候,他就有这种感觉,只是时间太久,很多东西都忘得差不多,他才没有当回事。

    此刻来看,是真的像。

    如果排除眼睛,那就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或许正是因为这样,杨索才决定保护杨寒的吧。

    “等等,你该不会是我爹的私生子吧?”杨索的脑洞不可谓不小,见杨寒与他爹非常像,便诞生了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顿时勾起风氏和杨瑞雯的注意。

    她们都盯着杨寒,周身缭绕着危险气息。

    气氛一时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“我,纯阳宫老祖,年龄一万岁,做你先祖都可以。”杨寒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风氏等人最多也不过千岁左右,他说这话倒也没毛病。

    不过,杨寒的骨龄才有二十多岁,这话显然是没人会信的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时间,风氏三人无语了。

    他们想了想,觉得私生子的可能性不大。

    或许,只是有着什么血缘关系吧。

    这事,怕要飞升之后,亲自找那混蛋才能问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宗主,宗主,不好了。”与此同时,那个报信的弟子又来了。

    “咋地了?慌慌张张的,成何体统。”杨索不耐烦的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人都跑光了。他们说现在不走就都得死。”那弟子说完,居然转身就飞走了。

    还远远地道:“感谢宗主的栽培之恩,明年的今日,我一定来给你祭祀。”

    他这是料定杨索不会杀他。

    杨索一脸无语,倒也没有出手阻止。

    他去到外面一看,整个宗门只剩下一地的灰尘。

    刚才集合起来的弟子,此刻已经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杀丹宗之人的事,对他们造成了极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疾风剑宗管理松散,这种时候自然也就无法凝聚人心。

    一个个都逃了。

    风氏跟出来,满脸的迷茫,这才问道:“刚才发生什么了?”

    杨索想了想,道:“我把丹宗的人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杀个人吗?有什么大不了的。”风氏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随后才问:“你杀了几个?”

    “1个渡劫期,5个合体期,10个分神期,100多元婴期,以及上千金丹期。还有安家的嫡长子,安康。”杨瑞雯如数家珍般的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呵,呵呵。”听到这个数据,风氏嘴角一抽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