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个渡劫期,5个合体期,10个分神期,100元婴期,上千金丹期……

    这什么概念?这可是一个大宗门的阵容啊。

    杀了这么多人,相当于屠灭一个宗门。

    孩子,别吓妈妈啊。

    这可惹大祸了。

    风氏颓然的坐在石阶上。

    但仔细一想。

    不对啊!

    先不说其他的,就那个渡劫期,杨索怎么可能打得过?

    这样的阵容,绝对可以灭了疾风剑宗好么?

    更何况,这里连尸体都没见。

    这俩孩子,肯定是在消遣我。

    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风氏意识到这里,冷冷一笑,道:“好啊,那你倒是表演个给我看,如何把渡劫期的大能秒杀的。”

    杨索一听,顿时来了兴致。

    刚才那种手段,他至今都还觉得过瘾。

    “看好了,我这就表演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对着一栋建筑发起攻击。

    “哈撒给~”

    霎时,真元搅动空气,形成了疾风剑意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但是,这次的疾风剑意,除了洞穿木板,洞穿墙壁外,什么也没发生。

    这种威力,别说秒杀渡劫期,就连分神期都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杨索一愣,场面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风氏笑了笑,还未发作。

    “妈,这只是个意外,意外。你等着啊。”杨索抿抿嘴唇,活动了下筋骨,决定再试试。

    “哈撒给~哈撒给~哈撒~”

    又陆续施展几次。

    但刚才那种杀伤力,再也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他挠头,看了看自己的长刀,一时非常的迷惑。

    “哼,小兔崽子,一段时间不打,你就给我上房揭瓦?”风氏悬浮起来,手中出现一股疾风汇聚的鞭子。

    杨索和杨瑞雯的疾风之力,就是传承自她。

    作为源头的风氏,将疾风之力使用起来,更加的如臂指使。

    “不,妈,娘,你听我解释,你听我解释啊。”杨索大惊,自小可没少受这样的皮肉之苦。纵使现在已经长大了,依旧是有着心理阴影。

    “娘,哥说的是实话。”杨瑞雯心疼杨索,赶紧过去拉住她妈。

    “那你倒是让他做给我看啊。”风氏就是不信,作势要打杨索。

    杨瑞雯也是没能理解刚才那一切,只能死死拽着风氏,不知道如何解释。

    好在杨寒看不下去了,道:“别吵了,是我帮的他。那些丹宗的人都是我杀的,跟你们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样的话,一家三口愣住了。

    停顿片刻,杨索感动的道:“好兄弟,我知道你一片好意。但我杨索一言既出驷马难追,说了保你就一定保到底。哪怕丹宗势力再强,我拼了这条命也要保你周全。”

    在他看来,是杨寒想要主动承担责任,好给他们一家三口开脱。

    杨瑞雯也是感动的看着杨寒。

    虽说杨寒在城里杀了人,但最后证明他并没有错。

    在自己三番五次的为难下,对方还愿意出来承担。

    真的是个男子汉。

    风氏这才意识到不对,似乎自家的孩子没有开玩笑。

    想了想,她飞到演武台上,在周围摸索一阵。

    随后呆住了。

    没错,地上的碎屑真是人的尸体。

    只是承受的力量太大,就连血液都被蒸发了。

    这俩熊孩子没骗她,他们真的杀人了。

    只是,到底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“看吧,娘,我们没骗你。哥也不知道怎么了,疾风剑意威力陡然提升,几下就把那些人秒杀了。”杨瑞雯飞过去,跟她母亲耐心的解释。

    风氏听完之后,整个人再次不好了。

    得罪丹宗没什么,杀了丹宗的人也还行。

    可把人家嫡长子弄死了,这就不得了了。

    杨索他爸飞升之后,疾风剑宗已然没了大乘期坐镇。

    这样的实力,如何与丹宗对抗?

    不行,得赶紧跑路。

    风氏首先想到的,也和众弟子差不多,那就是逃跑。

    至于杨索为何忽然爆发,杀了渡劫期一众高手,她也懒得去纠结了。

    杨寒见他们一家三口如此欢乐,那抬起来的手也就放下去了。

    此刻来看,即便证明是自己做的,似乎也没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“索儿,雯雯,你们赶紧收拾东西,我们现在就走,去德邦你姨妈家。”风氏飞过来,严肃的看向两兄妹。这次惹了祸,不逃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至于疾风剑宗这个基业,反正没了那混蛋,她也不太在意。

    败就败了,无所谓。

    杨索和杨瑞雯也意识到这点,正想返回自己房间收东西。

    “想走?没门。”天空忽然传来怒吼声。

    随着这个声音,恐怖的气势陡然降临,把整个疾风剑宗都给笼罩起来。

    “杀了我玄孙,还想逃走不成?”天空落下来一个男人,周身真元缭绕,修为极深。

    他面相俊俏,看上去还很年轻,有着大概三分之一的西洲血统。

    随着这个男人降临,周围陆续飞来无数丹宗弟子。

    他们有三个渡劫期,十多个合体期,以及若干其他境界。

    杨寒在纯阳宫附近看不到的阵容,此刻就像烂大街一样的摆出来。

    “安不为!”风氏沉下脸来。

    那个说话的男子,是安家老祖之一的安不为,乃大乘期圣人。

    “风氏,念你是小友杨信之妻,只要说出疾风剑道的秘密,今日我可以绕过你们。”安不为落在演武场上。他穿着一套白色袍子,看上去有些潇洒飘逸。

    他这次到来,杀人报仇只是其次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搞懂杨索一个合体期,是如何秒杀渡劫期的。

    不论东洲大陆,还是西洲大陆,跨越大境界杀人,是几乎不可能。

    更何况还是秒杀。

    这事让他非常感兴趣。

    至于杨寒背后的“无尽之刃”,权当是顺手而为吧。

    安不为这么想着,算盘已经打得啪啪响。

    可惜,别说风氏,就是杨索自己,都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全场只有杨寒一个人知晓内情。

    安不为这么询问,显然是得不到答案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懂你在说什么。老狐狸,想要干嘛就明说吧。”风氏很不客气。哪怕他只是渡劫期,弱了对方一个大境界,依旧没有丝毫畏惧的表现。

    “安不为,如果不是因为你,我父亲也不会那么快飞升。”杨索手握长刀看着那个男子,满脸的怒意。

    当年那事,依旧在他心底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杨瑞雯不知道这些,只能呆萌的看着众人。

    双方之间,似乎有什么故事。

    “我最后给你们个机会。说出刚才那一招的奥义,否则去死。”但是,安不为闲庭信步的走在演武场上,对几人的怒意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不过,还未等风氏等人接话,杨寒却站了出来,淡淡的道:“想学吗?我可以教你。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