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这话,安不为起初还欣喜了下,以为是疾风剑宗又出叛徒了。

    可瞧见杨寒才是锻体期时,安不为的表情极为精彩。

    好在能修炼到大乘期,心性自然还算过硬。

    安不为克制了下,问道:“哦?你知道?”

    “不,他不知道,他什么也不知道。”杨索赶紧堵在杨寒身前,仗义出头。

    “呵呵,都一样,只要你们告诉我越级击杀的秘密,杀我丹宗之人的事,就都不是问题。”安不为背着手,淡淡的瞧着几人。那模样,要有多嚣张就有多嚣张。似乎在他眼里,众人都是蝼蚁,此刻只不过在做最后的挣扎。

    杨索在心里暗骂,他也很想展示啊。

    奈何刚才试过了,根本就没有用。

    瞧着杨索的神情,安不为笑了笑,道:“来,朝着我打,给你一个报仇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他想着,纵使这杨索的绝招再厉害,总不可能越两个大等级吧。

    更何况,大乘期号称陆地真仙,已经是半仙的存在。

    别说高两个等级,就是一百个渡劫期,他也能轻松将之全灭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说的!”杨索咬牙。这种羞辱,他是真的有些忍不住。

    “安不为,你别过分啊。要杀要剐随便来,嘲讽一个孩子有意思吗?”自己儿子被欺辱,风氏当然看不下去。

    杨瑞雯也是满脸怒意,定定的看着安不为。

    “来,你们都来。我就站这里,能破开我的防御算我输。”安不为笑了笑,表现得极为轻松。

    可恶!

    这一句话,立马点燃了杨索的斗志。

    他拔出长刀。

    “艾,对,来来来,朝这里打。”安不为继续保持微笑,指着自己的胸膛嘲讽。

    他就想用这样的方式,来刺激杨索打出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从中,也能窥见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杨索怒气冲天,闭上眼睛寻找感觉,随后猛地睁开眼睛……

    “哈撒给~”

    刺出那一刀。

    看着如此“软弱无力”的一刀。

    那安不为还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可是,在下一刻,他只来得及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因为,一股极其凶悍的力量,从那不起眼的锻体期手上转瞬即至。

    安不为赶紧运功格挡,还想要使用道法移动位置。

    可惜,这一切都是徒劳的。

    那一击的速度太快,威力太大。

    先是轻松击破了他的防御层。

    其后在他惊恐的注视下,将他的身体贯穿了。

    余势不减,爆发出极强的绞杀力,瞬间把他整个身体都撕碎了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一瞬间,大乘期的圣人,号称陆地真仙的存在。

    就那么被人轻松的一击打成灰飞。

    到死都不明白,为什么会这样。

    大乘期圣人一死,周围所有人都呆滞了。

    他们张大嘴巴,难以置信的看着。

    杨索眨了眨眼,嘿嘿一笑,以为自己又超常发挥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种威力未免太大了。

    居然连大乘期都能杀死。

    他笑看向风氏和杨瑞雯,想要得到对方的表扬。

    可这两人并没有看他。

    而是目不转睛的看向他后面。

    杨索疑惑,这才转头看去。

    就见杨寒伸着手,做出一个弹指完毕的动作。

    手指方向上,正是那被打成灰飞的大乘期圣人安不为。

    这下子,杨索似乎懂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结结巴巴的道:“你,你,你,这一切都是你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杨寒收回手,极为淡定。

    那模样,似乎在说:看吧,前面就是我帮的你,说了你们又不信。

    “咕!”杨索艰难的咽了唾液。他是怎么也想不明白,一个麻瓜人种,还是锻体期,是如何能秒杀大乘期的。

    敢情,人家前面根本就没说大话,也没有撒谎,一切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纯阳宫老祖吗……

    这也太夸张了。

    为何这么年轻啊?

    杨索惊叹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更是想不明白,只感觉自己见鬼了,或者没睡醒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注视下,一个锻体期,居然秒杀了大乘期。

    而且,仅仅只是弹指一击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真元,没有任何武器。

    就是凭手弹出的一击。

    震撼,惊讶,迷茫。

    种种情绪,不断的在这些人心里升起。

    终于,有个元婴期承受不住,大叫一声想要逃跑。

    “啪!”但是,杨寒屈指一弹,直接把他打爆在空气里。

    这一手,终于把所有人都惊醒。

    他们眨了眨眼,全都不敢挪动丝毫。

    如此实力超然的阵容,就这么被一个锻体期给震慑住。

    要是说出去,估计根本没人会信。

    风氏惊讶的合不拢嘴,甚至一度怀疑,杨寒是她夫君下凡来了。

    那威武的模样,镇定的气势,真的不要太像。

    至于杨瑞雯。

    只是歪着头,定定的看着杨寒。

    颇有有一种“小朋友,你是不是有很多问号”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也想不通,杨寒是怎么做到的。

    甚至一度后怕,要在街上时候,杨寒出手的话……

    妈妈咪呀,小命早就不保了。

    “都听好了。想要活命也行,只要说出有关慕容家的情报即可。现在开始抢答,说不出来的,死。”杨寒隐忍这么久,扮猪吃虎这么久,其实并非为了装逼。

    而是为了等着安家的这一批。

    根据常理来看,第一批被派过来的,肯定只是“外门”这种不入流的。

    所能知晓的情报和秘密有限。

    后面派过来的,才可能是一个势力的精锐。

    先杀了大乘期,再威胁这些精锐,妥妥的可以套出很多情报。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,还是得为探查“病毒”服务。

    这丹宗与慕容家关系匪浅,从他们这里必然可以获得更多东西。

    或许有人会说,大乘期不是知道的更多吗?

    的确,大乘期知道的更多。

    可杨寒的手段有限,都是一击致命,无法行刑逼供,撬不开大乘期的嘴啊。

    采用杀鸡儆猴,震慑四方的方法,对付这些修为低的,不是更好吗?

    当然,拥有杨寒这样的实力,方法会非常的多。

    只是,他更喜欢用这种而已。

    听到杨寒的话,那些人如梦方醒。

    作为丹宗的精锐,自然是有忠心之辈,他们对视一眼就要分开逃走。

    “啪,啪,啪~”可惜,都还没飞出半米距离,又陆续被杨寒给打成碎渣。

    这一下,那些丹宗的弟子终于老实了。

    “我再说一遍,给出慕容家相关的情报者,活。否则,死。”杨寒的实力达到这个层次之后,这些人在他眼里的确是如蝼蚁一般,倒是没有多少同情心。

    只是,作为纯阳宫弟子,他也是有自己的坚持。

    坚决不滥杀普通人。

    无法修炼的人类,原本在这个世界就够惨了,为何还要遭受无妄之灾?

    并非杨寒圣母婊,而是他曾经也是个普通人。

    也遭受过各种自然灾害,各种无妄之灾。

    非常明白普通人的脆弱和无助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,一场疫情就毁了多少家庭。

    这种惨剧,他杨寒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这是作为一个人类最基本的道德底线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普通人犯贱,他也是会出手的。

    这个,就要看具体情况了。

    那些丹宗弟子屈服之后,一个个把丹宗和慕容家的秘密说出来。

    甚至连上厕所,穿内衣,那事时长,都有人爆料。

    可谓是丰富至极。

    杨寒汇总一遍,终于知晓了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丹宗来西洲绝非偶然,慕容家的消失,与丹塔有着极大关系。

    所有的线索,都指向了城中心那座高高的丹塔。

    据说,丹塔之内,有四位大乘期值守。

    纵使丹宗危难,他们也不会出来。

    想来是藏了极大的秘密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