雷劫这东西,杨寒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在一万年前,他就参与过好几次。

    据他所知,修行者的年龄越大,修行者的天赋越高,引来的雷劫就越厉害。

    孙思邈到现在,差不多也有一万多岁了

    同等天赋的人,早就已经是大乘期,或者飞升了。

    只有他沉迷药理,修为进步极慢。

    用了这么久才开始突破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下,引来的雷劫将会极为可怕。

    “轰!”果然,水桶般粗细的雷霆从高空落下来,直接把渡劫潭的大阵击碎。

    余势不减之下,还把孙思邈闭关的地方给轰炸了。

    伴着灰尘弥漫,孙思邈的身影渐渐出现。

    他此刻胡子花白,长长的耷到胸部,中间的胡子柔顺,两鬓的胡子被系成小辫。

    这一手操作,颇有些当年于睿二师姐的风范。

    孙思邈穿着一套黄色外套,披着一件黑色斗篷。

    在雷劫的威势下,披风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似乎宣示着,苍天是多么的狂暴有力。

    面对这一幕,周围值守的弟子都被吓傻了。

    直到花无忧大叫:“快,全都离开此地。”

    他们才回过神来,一个个急速的飞出这个范围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百花谷的高层注意到这个情况,从各自闭关的地方飞过来。

    他们迅速运功结成阵势,想要帮忙抵挡天雷。

    “轰!”但是,随着第二道天雷降临。

    这些努力全部灰飞烟灭,甚至连半点作用都不起。

    雷霆直接轰在孙思邈身上,将他打得皮开肉绽,衣服爆燃。

    “师傅/老祖。”

    那些人惊呼,都非常担心孙思邈。

    奈何渡劫这种事情,终究是他个人的事,即便这些人想帮忙,却因为实力太低,根本帮不上。

    雷霆之中,一个年轻人淡然的矗立着。

    “那人是谁?快点出来。”这一幕刚好被百花谷的现任掌门给看到。

    作为一派掌门,自然是关心弟子的。

    只是在这种雷霆之下,他作为渡劫期的实力,根本无法靠近。

    “启禀掌门,那是纯阳宫的人,自称什么纯阳宫老祖。”不待花无忧说话,他旁边的那个南宫师兄急忙抢先说道。

    这种行为,让花无忧连连摇头,也懒得去争什么。

    “胡闹,一个锻体期的弟子,什么老祖不老祖的。你们几个,帮我一把手,将那弟子救出来。”百花谷现任掌门名叫姜宇轩,黑色的胡子垂到胸前,穿着一套黑蓝相间的衣服,倒是颇有掌门的气势。

    他瞧对方穿着纯阳宫的衣服,也就没有把对方当做外人,想要联合其他长老,将对方给救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“掌门师兄,我不同意这么做。那太危险了,根本不值得。”姜宇轩旁边,一个外衣黑色,内衣白色的人出来说道。他两鬓的头发垂到腰间,整个人看上去帅气又年轻,只是双眉之间的阴霾挥之不去,瞧着有些阴沉。

    此人是百花谷的长老南宫恒,合体期大能。

    他并不同意救人

    “对啊,掌门,我父亲说的对。雷劫太危险了,为了一个普通的纯阳弟子,根本就不值得我们出手。更何况,那人还信口雌黄,说什么自己是纯阳宫老祖。如此厚颜无耻,不敬祖宗之辈,根本不值得救。”被花无忧称为南宫师兄的人,名叫南宫霸。是南宫恒的大儿子,与他爹一样坚决反对救人。

    不过,南宫霸的话才说完,就见一道更加巨大的天雷,从苍穹直接灌向孙思邈。

    如此恐怖的天雷,别说是渡劫期的本人,即便是大乘期,甚至真仙都不敢接。

    见此一幕,众人瞪大眼睛,暗道要完。

    在他们心里,孙思邈根本接不住。

    要知道,孙思邈修炼只是为了延长寿命,随后更好的去研究药理。

    根本就不像别人,修炼是为了战斗,会想尽办法提升一切。

    同样是渡劫期,孙思邈的防御力,差了正常的不止百倍。

    眼看那雷劫落下去,即将把孙思邈连带旁边的年轻人一起劈死。

    百花谷众人都是心底一颤,倍感无奈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雷霆轰到。

    剧烈的白光,照得众人歪头躲避。

    不过,当他们再次看过去之时。

    却发现,孙思邈并没有死!

    在他的跟前,正有一个年轻人,穿着纯阳宫道袍的年轻人,轻松的举着手,将那蜿蜒的雷霆给捏成碎片。

    静!

    见此一幕,百花谷的人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纵使雷霆滚滚,也无法将他们拉回现实。

    徒手接暗器他们见过。

    徒手接道法他们也见过。

    可徒手接雷劫……

    这尼玛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还要不要人活了?

    怎么会有这样的存在?

    这一切是真的吗?

    百花谷的人面面相觑,难以理解自己的所见。

    或许是眼花了?

    他们如此质疑起来。

    对,肯定是眼花了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有人能徒手接雷霆。

    还是比缸都粗的雷霆。

    “轰!”但是,与此同时,又一道巨大的雷霆降落。

    这一次,似乎因为前面的干涉,苍穹爆发出更强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直接以三倍于前面的雷霆,朝着孙思邈灌过去。

    感受着如此恐怖的威势,孙思邈再也无法淡定。

    他睁开眼睛,打算迎接这人生最后的光明。

    可眼前的一幕,让他终生难忘。

    一个年轻人,一个眼熟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伸出手,轻松的,把雷霆给接住了。

    并且一用力,还把那雷霆给捏碎了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,轻松得给吃饭睡觉一样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孙思邈惊骇,一度以为自己走火入魔了。

    可那天空中徘徊不去,越酿越烈的雷霆在告诉他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是真的,这一切都是非常现实的。

    可为何眼前之人,能如此轻松的化解雷霆啊?

    孙思邈不懂。

    远处的百花谷众人更不懂。

    特别花无忧和南宫霸,像傻子一样,木讷的对视一眼,都从对方眼神里看到惊骇和后怕。

    那人居然没有吹牛逼说空话。

    他真是老祖级别的啊。

    没错,徒手接雷霆的人,正是纯阳宫无敌的老祖杨寒。

    原本他并不打算干涉孙思邈渡劫。

    毕竟渡劫这事,渡劫者如果能承受下来,对自身是非常有利的,突破之后能够获得极大提升。

    可眼见孙思邈太弱,这么下去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杨寒不得不出手帮他。

    连接两道雷霆灌下,全被他轻松化解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天空更加阴沉,闪电也是越发密集。

    苍穹似乎是在发怒。

    发怒有人干涉它。

    瞧着老天似乎不乐意。

    杨寒也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不就是帮朋友挡个雷嘛。

    至于这样?

    于是,他猛地朝天打出一拳。

    “嗙!”霎时间,恐怖的力量爆发而开,直接一拳就把天空的雷霆给打没了。

    是的,直接没了,凭空消失。

    刚才还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模样,此刻却忽然甲光向日金鳞开。

    仿佛这一切,就从未发生过。

    如此的突兀,如此的强大,如此的难以理解……

    一时让周围的人大脑宕机,根本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心里只有一个字:强。

    强得离谱,强得恐惧,强得骇人听闻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