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间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人啊?

    这个问题,在所有人脑海里升起。

    他们实在不明白,这个年轻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。

    明明只是锻体期,明明只是二十来岁。

    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呢?

    想不通,完全想不通。

    姜宇轩等人脑袋嗡嗡作响,感觉自己多年的见识,此刻全喂了狗,一点用都派不上。

    花无忧深吸一口气,心中无比庆幸,还好多年的修养,多年的素养,多年的情商,让他不会轻易得罪人。

    不然,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而那南宫霸,此刻像吃屎一样的难受。

    刚才,他可是当面侮辱了这位大能啊。

    完了完了,我要死了。

    南宫霸无比后悔,真想给自己一大耳光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只感觉自己的生命完全不受自身掌控。

    人生的悲哀,或许莫过于此。

    孙思邈惊骇的看着面前之人。

    好长时间后,他才如梦方醒,叫道:“杨,杨小子?怎么会是你?”

    没错,孙思邈认出了杨寒。

    杨寒的长相一万年没有变,作为曾经的好朋友加姐夫,孙思邈怎么可能认不出来。

    只不过刚才是相隔时间太久,他短时间内没有反应过来而已。

    “嘿嘿,老孙,答应我的筑基丹呢?”杨寒在与老友相处的时候,难能可贵的表露出活泼状态。

    一万年前的时候,杨寒是二十多岁穿越过来的,身体已经失去最佳的修炼时间,纵使他根骨还不错,也是很难有起色。

    那时候,李忘生专门带杨寒到百花谷做客,与这孙思邈相处了很久。

    孙思邈一开始,对这个修为平平的年轻人没啥感觉。

    可在一起相处久了,孙思邈惊奇的发现,杨寒的很多奇思妙想,让他惊叹不已。

    纵使孙思邈修炼的时候,也能获得些神奇信息,但与杨寒的思维相比,简直就像垃圾。

    一段时间后,孙思邈居然通过杨寒提供的知识,成功突破了药理的一些瓶颈。

    简直让他大获丰收。

    如此,两人的友谊开始缔结起来。

    孙思邈在成婚那日,瞧着杨寒即将突破锻体期进入炼气期。他便放出狠话,一定为杨寒量身定制一颗筑基丹,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筑基丹。

    有了筑基丹,从炼气期进入筑基期就会非常迅速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一转眼已经是万年。

    孙思邈从纳戒中取出一枚丹药,上面悬浮着丹纹。

    那是他炼制出来的,最好的筑基丹。

    纵使万年过去,他也没有忘记。

    杨寒原本只是开个玩笑,可看着孙思邈真的拿出承诺之物。

    一时间,鼻子微微有些酸。

    万年不见的老友,还如此守信。

    当真不知如何说才好。

    “哎呀,都一把年纪了,哭什么嘛。不就是颗筑基丹,以后给你多弄些……艾,等等。你小子现在已经不需要了吧。你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这么强大啊?”孙思邈说着说着,越发感觉不对。

    杨寒明明只是锻体期,可刚才却轻松的捏碎雷霆。

    明明过了一万年,骨龄却只有二十来岁。

    除了实力太强之外,似乎时光在他身上停止了。

    这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别告诉我,你真的闭关1万年,锻体一万年了吧?”孙思邈自从上次查看杨寒回来,也进入闭关状态。

    此刻,他已经闭关一千多年。

    纯阳宫的没落,他并不知情。

    “没错,如假包换的闭关一万年。不过,谁告诉你我是锻体期的?隐藏修为不行么?”锻体999999999层的事情,是杨寒绝对的机密,纵使是好朋友,他也不敢告诉对方。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,好吧。这次,你可救了我一命啊。”孙思邈倒也识趣,见杨寒不说也就不问。

    “怎么报答?”杨寒凝视着孙思邈,看得对方老脸一红。如今纯阳宫百废待兴,如果能把孙思邈弄过去,那收获可是没法形容的。

    “去去去,先让我活动下筋骨再说。”孙思邈渡劫成功,自然是要晋级到大乘期的。瞧着杨寒的目光灼热,他只能借口回避一下。

    随着孙思邈施展开,一股威势随之爆开,他如愿进入大乘期。

    虽说是讨巧进入的,战力方面无法与正常的相比。

    但作为一个酷爱药理的人,孙思邈本就对打架斗殴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他需要的是延长寿命,以便一直研究药理。

    杨寒当然明白这点,便嘲讽道:“你突破,就是为了苟活于世?”

    “去去去,什么叫苟活,这叫享受生活,你懂个屁。”孙思邈站起来,由于进入大乘期后,寿命得到延长,整个人开始变得年轻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,除了皮肤年轻之外,那白色的胡子,以及胡子的造型,他并未解除。

    看着这一切,孙思邈忽的黯然神伤,道:“睿儿为了激励我修行,已经飞升了。没想到,我用了一千多年才赶上,当真是惭愧无比。”

    杨寒一听,这才知道原因。

    敢情二师姐是为了激励孙思邈,才飞升离开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都什么人哦。

    不过,孙思邈此刻还不能飞升,必须在纯阳宫“打工”才成。

    转头得想个办法留住他。

    杨寒这么想着,孙思邈已经站起来。

    晋升到大乘期,即便是很水的大乘期,那也是实打实的。

    远处的百花谷众人从呆滞中恢复过来,赶紧提起精神过来祝贺。

    孙思邈一一承受,这才对他们道:“看到没,此人乃我的小舅子,纯阳宫那位闭关老祖,杨寒。以后遇见了,都给我长点心。”

    他这人说话,倒也不老气横秋,比较的朴实无华。

    众人一听,刚沉淀下来的心情,立马又提起来。

    这尼玛,纯阳宫的闭关老祖。

    那可是非常著名的人啊。

    锻体期进入闭关,一闭就是万年。

    这种名人,居然能让他们给遇见。

    当真是活久见。

    难怪如此厉害。

    敢情人家闭关了一万年。

    不过,他到底是什么境界?

    怎么看着才是锻体期?

    孙思邈瞧出众人的疑惑,看了一眼杨寒,这才道:“他小子喜欢隐藏修为。你们别被他骗了。就当做大乘期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祖。”众人这才齐齐应诺,但紧接着又发现不对劲。

    大乘期个鬼哦。

    大乘期什么时候能徒手捏碎雷霆了?

    骗我没见过大乘期?

    众人相互对视,显然都注意到这个点。

    但是,出于对孙思邈的尊敬,他们又都不敢说出来。

    在这些人心底,已经给杨寒打上了“高于大乘期”“可能是真仙”的标识。

    即便他们不懂杨寒是怎么做到的。

    但那捏碎雷霆的场面,依旧是历历在目啊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