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走,今个儿高兴,陪我喝茶去。”孙思邈作为杨寒的姐夫,说起话来倒是不拘谨。

    在他心里,不论杨寒什么境界,什么实力,姐夫就是姐夫。

    地位无可撼动。

    “不,我得先做一件事。”但是,杨寒摇头拒绝了。

    他来此处的目的,是要探查猎妖谷。

    万一猎妖谷真有通道,让丧尸病毒传播过来,那这个世界可就危险了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,连姐夫的话都不听了?”孙思邈佯装不高兴,他与杨寒相处多年,基本就这个模式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你听我说。”杨寒无奈,只能把孙思邈拉到一边去密聊。

    地球那边的事,杨寒当然是不会透露的,只是说了慕容家丹药的问题。

    孙思邈一听,作为药理大家的他,瞬间就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赶紧把现任掌门叫过来,道:“宇轩,近来猎妖谷可有异常?”

    “回禀师父,谷中的妖物并未有异常。”姜宇轩向两人行弟子礼,回忆起猎妖谷里的情况,的确是没有发现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进去看看。”杨寒想了想,觉得异界人不懂这些,还是自己进去保险一点。

    听杨寒说要进去,姜宇轩赶紧道:“前辈,谷中正在进行弟子试炼,待我将他们全部叫出来可否?”

    百花谷每个季度都有弟子试炼,这个时候正是这一季度的试炼时间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不必,我自己进去即可。”杨寒挥手打断了他。又不是领导莅临检查,完全没必要做这种表面功夫。

    如此,在孙思邈等人的陪同下,杨寒来到了猎妖谷大阵前面。

    整个猎妖谷,被一座大阵给封锁。

    每逢弟子需要试炼,就开启阵法让其进入。

    大阵限制了境界,必须是筑基期以下才行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是高境界的要强行进入,倒也是可以。

    只不过没有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杨寒也不耽搁,直接就进去了。

    瞧着大阵没有丝毫波动,姜宇轩等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亲眼目睹杨寒的实力,他们真会把杨寒当做锻体期。

    毕竟,不论怎么隐藏,气势和真元波动不会消失。

    个人或许探测不出来。

    可这百花谷的大阵,至少也得有点波动啊。

    然而,半点涟漪都没产生。

    难不成真的是锻体期?

    想不通,完全想不通。

    他们只能归结于纯阳宫太牛逼。

    至于炼妖宗侵略纯阳宫这事,姜宇轩还真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与孙思邈一样,从千年前就开始闭关。

    当前的一切,都是南宫恒在打理。

    南宫恒看着杨寒进去,眼皮子不自主的跳了几下。

    阵法的传送是随机的。

    杨寒来到里面,出现在一块高地上,背后是一片森林。

    他登高望远,视野开阔起来。

    眼前是一望无际的森林,有条蜿蜒的河流贯穿其间,远处是一座巨大的山峰。

    这里便是百花谷的试炼场——猎妖谷。

    谷内放了大量的妖兽,通过丹药来控制实力,供百花谷弟子猎杀。

    杨寒正想御剑飞行,前去仔细查探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随着地面震动,背后的森林传来巨响。

    一只庞大的甲虫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玩意在地球上,一脚就能将之踩死。

    可通过异界的灵气滋养,完全可以长到一栋别墅那么大。

    “嗷~”甲虫咆哮一声,撞断树木朝杨寒冲过来。

    那模样,就像是在逃避什么恐怖的事物。

    甲虫才有金丹期的实力,杨寒随手就能将之捏死。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“嗡!”小龙先一步控制重剑飞出去。

    对于战斗这事,她永远比杨寒积极。

    “嗡。”又是那从天而降的剑法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,地面爆开碗型深坑,重剑的虚影直接把甲虫插得稀烂。

    别看小龙只是炼气期,有着这把无尽之刃的加持,她的战斗力丝毫不弱。

    杀死甲虫后,小龙从重剑里探出头来,利用强大的精神力,将那些碎末凝聚成一团,随后张开嘴巴一口吞下。

    “咪秋,咪秋~”

    那模样,就像是吃肉丸子一样。

    这是小龙在掠夺对方的真元。

    通过这次突破,她终于掌握了这个技巧。

    “咪秋,咪秋~”吃完之后,小龙继续藏进重剑里面,通过灵识探查四方,想要寻找更多猎物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随着咻咻声,三个人踩着飞剑冲过来。

    为首那人身穿紫黑色的外装短裙,高筒靴上露出部分美腿,头发扎了个马尾,从前面看有些像短发。

    整个人不是太高,大大的眼睛很是可爱,颇有些小萝莉的即视感。

    在其身侧,是一男一女。

    男的身穿黑袍,披着头发,颇为英俊。

    女的身穿白袍,露出美背,模样也是绝美。

    三人来到杨寒上空,旋转一圈,随后小萝莉纳闷的道:“咦,去哪了?看痕迹应该就这里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,似乎被人给杀了。”旁边的女子扫视一圈,发现小龙插死甲虫的凹坑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为何在我百花谷的秘境中?”男子注意到了杨寒,居高临下的呵斥起来。

    “呀,南宫秀,你干嘛呢?温柔点不行吗?”小萝莉闻之,气鼓鼓的有些恼怒。在她看来,百花谷的人,就应该温柔体贴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小姐。是我不对。”那南宫秀急忙抱拳道歉,对这小萝莉倒是百依百顺。

    如此,三人才朝着杨寒看过来。

    见他穿着一身纯阳宫的制服,两位女子都很好奇。

    她们从小就听过纯阳宫的传说,却从未见过纯阳宫的人。

    毕竟,两家相隔非常远,哪怕飞剑都要十多天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刻意的去登门拜访,还真的很难相见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都不重要,目前最要紧的还是那头金丹期甲虫。

    “请问,你看到甲虫王了吗?就是金丹期的一头巨大妖兽。”小萝莉想了想,首先客气的发问。他们追杀这头甲虫王,已经用了好几天。早先时候终于找机会将对方重伤,可甲虫王非常狡猾,直接遁地跑了。

    他们使用追踪法术,用了好久才找到这里。

    作为试炼的一部分,这甲虫王的积分非常高,是他们获得名次的关键。

    “被我的剑吃了。”杨寒瞧着小姑娘很礼貌,倒也没有无视他们。只是,养神龙这事太惊世骇俗,他就没有说实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听到这话,两位女性一时无语,但出于礼貌都没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,旁边的那个男子,可就没有这么好的素养,他顿时就怒了,道:“你一个锻体期的渣渣,也敢大言不惭的说这话?即便那甲虫王已然受伤,也不是你能对付的好么?”

    “舌燥。”对此,杨寒平淡的说出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随即,背后的重剑飞过去,一击就把男子给拍飞了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,那男子甚至都连防御都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这下子,小萝莉和她旁边的女子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看着悬浮在面前的那把重剑。

    她们这才意识到。

    敢情,人家说的是实话。

    那甲虫王,的确是被这剑给吃了。

    这种攻击速度,别说是金丹期,怕是元婴期都打不过吧?

    这到底是什么剑啊?神器吗?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