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跟前面的甲虫王一样,螳螂在地球上也是很常见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么庞大的螳螂,杨寒还是第一次见。

    异界有灵气,什么生物都容易长个头。

    前面的螳螂,身体有两只牛那么大,身高更是比四个杨寒还高。

    漆黑的身躯,坚硬的外甲,反射着寒光的镰刀。

    这模样,倒是与地球上的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那双镰泛着寒光,比人类的刀刃都要锋利。

    杨寒可以肯定,这东西绝非自然进化的。

    见到三人过来,螳螂慢悠悠的在石头旁踱步。

    螳螂的速度有目共睹,这很明显就是一种假象,想要勾引众人上当。

    “咻!”不过,见到有怪可杀,小龙自然就飞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先是绕着螳螂飞行,想要用普通攻击将其杀死。

    可螳螂的速度真的不一般,各种移形换影,让小龙晕头转向。

    那锋利的镰刀,更是一秒就能挥出几百下,把无尽之刃的剑身,打得当当作响。

    要不是神器坚韧程度太高,估计就要被它给切碎了。

    小龙大怒,何时被如此欺负过?

    咻的一声,直接就飞到天上去。

    在螳螂低头注视杨寒等人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咚!”又以超音速的姿态,直接朝着螳螂插下来。

    恐怖的威势爆发,将螳螂锁在原地。

    这一击要是命中,螳螂绝对会被秒成渣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螳螂承受不住威势,无法挪动的时候。

    它的身体猛地爆开一股真元波动,强大的气势升腾起来。

    这螳螂居然原地进化,迅速达到元婴期。

    达到元婴期后,四脚爆开光芒,刨开地面,直接遁地走了。

    “轰!”小龙控制的重剑这时才到,插到地面上,霎时爆开冲击波,炸出一个巨大的碗型凹坑。

    然而,固然威力巨大,却是没有目标了。

    “糟糕,果然突破了!”孙萧见此一幕,恐惧的四处环顾。

    这速镰螳螂与那甲虫王一样,遁地之后的移动速度极快,很有可能绕到众人身后突袭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螳螂的境界太高,孙萧两人无法用灵识探查到它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快飞起来。”南笙跳到剑上,想出这么个注意。

    这个办法倒是不错,管你速镰螳螂怎么隐匿,只要飞到高空,你就够不到我。

    然而,她的话才说完,杨寒背后的泥土就忽然爆开,速镰螳螂的身影急速冒出来,一镰刀就朝着杨寒的脖子划去。

    在挥舞过程中,镰刀高速震动,形成单分子切割效果。

    这样的攻击力,哪怕是分神期都无法格挡。

    这只螳螂的强大程度,远远超过孙萧两人的预期。

    她们只来得及瞪大眼睛,惊骇的看着。

    想要提醒杨寒,想要去救杨寒,但身体完全跟不上。

    不过,就在他们以为杨寒即将被斩首时……

    一阵气浪爆开。

    速镰螳螂的镰刀,被杨寒轻松接住。

    在这股气浪的作用下,周围掀起一阵尘土。

    灰尘滚滚中,杨寒婉若战神,淡定从容,岿然不动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幕极为震撼。

    庞大的速镰螳螂,恐怖的镰刀攻击,居然伤不到一个锻体期。

    孙萧和南笙的神情,从惊骇迅速变成迷茫。

    心想,这位纯阳师兄,不是锻体期吗?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,不都是依靠那把神剑吗?

    为何他本人能接住元婴期的致命一击?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根本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同样,这速镰螳螂也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原本想要找着软柿子捏,好威慑其他两人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这个软柿子如此之硬。

    瞧着那把剑突破音速飞过来,速镰螳螂再次使出遁地术,想从这里逃离。

    “啪!”但是,它的脚才微微挪动了下,整个身体就忽然爆开了。

    杨寒当然不会让它逃走。

    轻轻的一拳出去,就把这螳螂的身躯打爆。

    同时,拳头的余力不减,继续传递出去,轰轰轰的打爆巨石,打爆树木,击穿河流,击穿大山,最终打碎猎妖谷的大阵,轰在百花谷外边的山头上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,那山头立马就爆成碎片,留下一个巨大的空洞痕迹。

    附近的人大惊,急忙飞起来查看。

    就见刚才还好好的山丘,此刻已经没了山头。

    在外面等待的孙思邈等人,也被这一变故给惊着。

    瞧着大阵破碎,也是满脸诧异。

    这大阵的防御力,不说与纯阳宫的相比,但还是能抗住几下大乘期的攻击。

    可为何突然碎了?

    谁干的?杨寒吗?

    那臭小子,赔我铸阵材料。

    孙思邈气得胡子狂舞,飞起来就要去找杨寒。

    旁边的南宫恒眼皮狂跳,先一步飞进去。

    而正在寻找杨寒的南宫秀,正好位于那一击的附近,恐怖的气劲将他们吹得四散而开。

    待到重新恢复平衡时。

    眼前已经是一条巨大的痕迹,一望无际。

    他们惊骇的张大嘴巴,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好在其中一人想起个事,赶紧道:“传闻谷中困了一头金丹期的妖兽,随时能突破进元婴期。该不会是他们招惹到了吧?”

    “元婴期你大爷,这种攻击怕是只有护山大阵才能做到。”但这个说法很快就被人否定。

    南宫秀一听,似乎发现了什么,道:“应该是那家伙招惹了那只妖兽,遭遇危险的时候,护山大阵触发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有道理。现在他们肯定两败俱伤,正是我等报仇的最好时机。”听他这么一说,这群人立刻进行脑补,居然还能圆起来。

    也的确,如此恐怖的攻击,他们还从未见过,只能硬加给护山大阵了。

    在南宫秀的带领下,他们迅速的朝着猎妖谷中心飞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孙萧和南笙目瞪口呆的看着杨寒。

    如此恐怖的攻击,他们何曾见过?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这种攻击,是从一个锻体期手中爆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她们可是瞧仔细了,没有任何武器,没有任何器具,依旧是锻体期。

    锻体期,打出这样的攻击?

    呵呵,谁信啊。

    两人眨巴着眼睛,感觉自己人都要傻了。

    反观当事人杨寒。

    他的神色依旧,没有任何波动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对于他来说,再平常不过。

    只是打碎了猎妖谷的大阵,这个东西有点麻烦。

    待会儿免不了要被孙思邈剥削。

    就在小龙吸收掉真元,杨寒打算开溜的时候。

    灵识探查到一个异样。

    刚才小龙的坠天一击,把地面打爆,居然出现了一个地洞。

    地洞里面,似乎有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