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咳咳咳!”这时,孙思邈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杨寒这才发现,孙萧两女还依偎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好家伙,帮她们带出来,做了好人好事,居然占我便宜?

    杨寒顿时就不悦了。

    被孙思邈提醒,孙萧和南笙这才如梦方醒。

    赶紧从杨寒怀里出去,尴尬的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“萧儿,他可是你的舅姥爷。”孙思邈的语气很严肃。

    没成想,孙萧居然是他的孙女。

    闻之,杨寒这才仔细打量了下孙萧。

    发现,跟二师姐倒是有几分相像。

    “啊?!”孙萧一听,顿时大惊。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,眼前这帅气强大的男人,居然是个老家伙!

    等等,舅姥爷。

    岂不是纯阳宫闭关一万年的那位?

    父亲经常谈起来的那位?

    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,难怪如此强大!

    孙萧意识到这里,捂着小嘴看向杨寒,显得颇为吃惊。

    不过,立马又意识到什么,赶紧看向孙思邈,惊奇道:“爷爷,您突破了?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孙思邈得意的笑了笑。虽说他这个大乘期很水,还是杨寒帮的忙,但在孙女面前嘛,能卖弄就卖弄。

    杨寒没想到,这孙萧居然是他的侄孙女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前面的一切,都没有白帮。

    倒也还行。

    只是,那些材料太珍贵,就这么给两个女孩子,似乎有些不妥。

    于是,杨寒把两女和孙思邈叫过去,把这事说明掉。

    孙思邈一听,顿时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那可是神窟材料,用来打造神器的。

    居然有两纳戒,这是什么概念?

    怕是武装好几个百花谷都够了!

    天呐,天呐,老夫要疯了。

    孙思邈在那一个劲的颤抖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担忧还是兴奋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他才冷静下来,道:“兹事体大,你俩可愿把纳戒交给我保管?”

    孙萧两人当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,就急忙把戒指交给孙思邈。

    孙思邈小心收下,这才看向杨寒,满目的感慨和震撼。

    那可是神窟啊。

    那可是近乎无敌的材料啊。

    可在杨寒手里,居然跟泥巴似的。

    这也太夸张了点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,到底什么境界?”孙思邈不得不问出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毕竟,他实在是有些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“锻体期啊。”杨寒摊手,非常自然的说出来,那模样根本不像是撒谎。

    “切,我信你个鬼。”孙思邈一吹胡子,当然是不会信的。

    “爱信不信。”杨寒耸肩,也不去争论什么。

    百花谷的事情,差不多到此为止。

    虽说没能追踪到病毒的踪迹,但收获还是巨大的。

    杨寒还算满意。

    见杨寒要走,孙思邈想了想也没挽留。

    只是道:“有空去吴国看看你侄儿,那小子很不听话,帮我好好教训他。”

    “看情况吧。”杨寒头也不回的挥挥手飞走了。

    现在还有事情要忙,等以后再来把孙思邈拐走。

    “爷爷,舅爷爷好强啊。他是怎么做到的?”看着杨寒的背影远去,孙萧在那感慨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做到的?勤能补拙吧……”孙思邈想了想,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百花谷发生的事情,由于神窟的出现,导致全场保密。

    也就很少有人知道杨寒的威能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失踪的弟子,掌门都以各种理由搪塞掉。

    南宫霸表示不服,开始想办法寻找父亲和弟弟。

    对此,花无忧只是笑了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杨寒离开百花谷,朝着大唐的北境飞过去。

    那里是纯阳弟子试炼的第二站。

    在纯阳宫传送阵不稳定的情况下,只能靠着飞剑赶路。

    大唐北境,建有一座万里长城,西起西域,东至秦地,绵延不绝。

    这长城与地球上的不一样,其高度约有一百多米,厚约五十多米,相当的壮观。

    是用来阻挡北边蛮兽的。

    这些蛮兽与妖兽和魔兽都不同,是被北洲大陆魔气侵染的生物。

    极其凶暴不说,战斗力还比同阶的魔兽都强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杀之不绝,屠之不尽。

    大唐出动军队清缴过好几次,都没有任何作用。

    只能建造一座万里长城,来抵御这种生物的入侵。

    长城驻守着大唐的镇北军。

    镇北军有两个军团:龙团,神策。

    当初那个纯阳宫弟子过来试炼,参加的是龙团北伐。

    神策是安禄山的大儿子新建的,统御着西段长城。

    这个跟杨寒没啥关系。

    踩着飞剑,用了近一个月才飞到长城这边。

    异界大陆的地广人稀,当真让杨寒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得尽快去找人修复传送阵才行。

    他这么想着,就朝着长城飞过去。

    长城特别雄伟,比进击的巨人里那种都要高一倍。

    从西往东,绵延不绝,根本看不到尽头。

    长城号称东洲的脊梁。

    已经不是大唐一家的事。

    特别东边秦国,对待长城的态度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见到杨寒过来,立马就有人飞出来迎接。

    那是龙团的士兵。

    他们踩着长枪,穿着大唐的制式盔甲。

    这种盔甲,要比丹洲的好看得多。

    “此乃镇北军龙团地界。请问阁下何人?来此作甚?”镇北军的士兵戴着头盔,看不到脸面,但声音从容不迫,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“我是纯阳宫,杨寒。来此地找你家将军。”杨寒在一万年前跟二师兄来过此地,认识了当初的镇北军统帅花震天。那时候花震天才是元婴期。也不知道过了一万年,他还在不在。

    这话才说完,都不待士兵回复,长城要塞中一股强大的气势升腾起来。

    随即一个人影倏然而至。

    他穿着一套黑红铠甲,背着一把巨型重剑。

    看上去,就如魔王般壮实。

    “卧槽?杨老弟,真的是你?”此人便是花震天。

    见到杨寒,他惊讶的脱下头盔,露出花白的头发。

    从气势来看,花震天已经达到渡劫期。

    大唐的精锐,或者说大能们,都不在京都,而是镇守在这些边陲。

    从这点来看,轩辕家皇室,是真的尽心尽力。

    花震天在要塞中闭关修炼。

    听到杨寒的名字,还以为是重名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出来一看,还真是这个家伙。

    在万年前,为了保护杨寒,他可没少吃苦。

    五千年前,他去看望过杨寒的闭关,从此就再也没见过。

    没成想,这家伙居然出关了。

    “花老哥,你保养的不错啊。”杨寒直男性子爆发,根本不会说好话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。老哥常年征战,修为卡在渡劫期了。一万年了,也不知道能不能挺过去。”花震天过来跟杨寒抱了下。他熟悉杨寒的性格,也不跟她计较。

    花震天常年在边关征战,暗疾非常多。

    达到渡劫期后,就不敢突破上去,生怕被天雷劈死。

    他宁可留着这身残躯镇守边关,也不想冒风险。

    一旦长城失守,百姓将会生灵涂炭。

    花震天不想看到这一幕。

    这便是大唐边军的风骨。

    花震天原本只是随意一说,但杨寒听进去了。

    渡劫这种事,原本很危险。

    不过,只要有他在,全都不是事。

    如此,杨寒便道:“不就是渡劫嘛,小问题。有我在,今天你就渡。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