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震天的渡劫,与孙思邈差不多,都是万年级别的天雷。

    万年级别的天雷,威力是千年级别的几何倍数。

    就连真仙都能劈成灰烬。

    至今还从未有人能承受住五道以上。

    只是,如果有杨寒帮忙作弊,那就完全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花震天的实力,要比孙思邈强太多,只需要帮他挡住致命的即可。

    其他的,必须让他自己挺过去,这对于他来说,也是一场造化。

    眼见将军现场渡劫,那些士兵们全都撤退到城墙上去。

    这里,就交给远程弓手和杨寒了。

    开玩笑,杨寒刚才的那一手,已经彻底把他们给惊呆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物,别说保护将军,就是毁灭整个北荒他们都信。

    “轰!”水桶般粗细的雷霆直接劈下来,瞬间命中花震天。

    花震天盘膝而坐,勉强还能承受住。

    这雷霆的威势不减,朝着四周蔓延。

    杨寒落到地上,一脚把过来的余电踩爆,避免了长城受到破坏。

    渡劫的这种雷电,与地球上的自然闪电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很多特性,都无法用地球的科学去解释。

    而其他方向上,没有杨寒阻挡,那雷霆像蛇一般游走出去,很快就把冲过来的蛮兽给电死。

    伴着噼里啪啦的声音,冲在最前面的蛮兽成片倒下。

    在一股股黑烟之中,烧焦的肉味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余波尚且如此,足以见雷霆之威有多大。

    接下第一波雷霆,花震天舒了一口气,朝着杨寒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瞧他轻松的模样,杨寒笑了笑。

    果然,征战沙场的渡劫期,与那从事研究的就是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接着是第二道,比前面的又粗了几分。

    花震天依旧承接下来,只是稍微有点吃力。

    万年的雷劫,果然比千年的雷劫要恐怖得多。

    依旧跟前面一样,杨寒一脚把蹿向长城的踩爆。

    其他的四散而开,把冲过来的蛮兽继续电死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一次,花震天没有闭眼,刚好全部看见。

    他苍老的内心,受到了极大的冲击。

    这尼玛可是雷劫!还是万年雷劫!

    被你一脚就踩爆了?

    你那是什么脚啊?

    雷劫不要面子的吗?

    难怪敢说这样的大话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花震天惊讶之中,渡劫仍旧继续。

    他只能赶紧收敛心神,继续渡劫。

    第三道,第四道……

    花震天全都承受住。

    渡劫,总共有九道。

    当花震天承受完第四道的时候,他的身体终于达到极限,那隐藏了多年的暗疾猛然爆发。

    他吐出一口淤血,身体经脉有几处迸裂。

    好在还没危及生命,倒是还能坚持。

    只不过,看着那比两个缸都粗的天雷劈下来时。

    花震天有些绝望了。

    这尼玛,这个状态怕是顶不住了。

    他赶紧看向杨寒,意思是该你上场表演了。

    杨寒会意,直接飞过去,一巴掌就接住那道雷霆。

    雷霆在杨寒手中挣扎,做出各种形状,似乎在说:怎么又是你?丫的我跟你有仇啊?

    杨寒连美女都不懂得怜惜,更何况是这雷劫?

    啪的一声爆响,直接徒手就把天雷给捏碎了。

    就这么轻易的被他给捏碎了……

    这一幕,深深的震撼着龙团军的心灵。

    那些士兵目瞪口呆的看着。

    难以相信,居然有人可以这么做。

    而身处于雷霆之中的花震天,更是错愕得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。

    他亲身承受着天雷,自然知道这雷霆的厉害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,周围那被电死的蛮兽,没有百万,也有十万了。

    如此威势的天雷,居然被杨寒给徒手接住,还直接捏碎……

    那模样,比捏死一条普通的蛇都简单。

    这还有天理吗?

    似乎是在回答花震天的疑惑,天空的云层迅速的消散,雷电也是急速的消失。

    仿佛在说:惹不起,惹不起,溜了溜了。

    花震天成功渡劫,还承受了四道万年天雷,对整个身体的锤练,达到了一种超然的程度。

    他猛地把气势爆开,陡然晋升至大乘期。

    这一刻,身上所有的伤势快速痊愈,那花白的头发也迅速变黑,褶皱的皮肤也是逐渐褪去。

    一个年轻的花震天出现在面前。

    花震天伸了个懒腰,活动了下筋骨,感觉浑身舒爽。

    但是,他看向杨寒的时候,双目中又是极度的震撼。

    “杨老弟,你到底还是不是人啊?”花震天飞过来,非常直接的询问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杨寒顿时就不高兴了。什么叫你还是不是人?你才不是人,你全家都不是人。

    瞧着杨寒的神情,花震天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,赶紧岔开话题道:“走,杨老弟,哥带你喝酒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需要巩固下境界?”杨寒瞧着这家伙气势佷盛,但是修为不稳,便没跟他一般见识。

    花震天一听,顿时觉得有道理,便打消喝酒庆祝的念头。

    不过,瞧了瞧杨寒,还是问道:“你还要继续去勘探北荒?”

    他当然不会认为杨寒来此处,真的是为了看望他。

    勘探北荒这事,杨寒在一万年前做过。

    为的是探索前往北洲的路。

    正如去西洲一样,在通往北洲的路上,也是阻碍重重。

    那个地方魔气纵横,魔物丛生,鲜有人知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都是东洲人的死角。

    没探索出来,就无法进行传送。

    因此,杨寒当年才去那个地方勘探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次很明显不是为了这事。

    他就把追踪那个弟子行迹的事情说出来。

    花震天听后,想了想,道:“一千年前大唐北伐的事,是苏将军带的队。这事,你得去问他。”

    “成,那我处理好这事再来找你。”杨寒说着也不停留,就要离开这里去东段。

    长城在大唐境内,分为三段,西段神策防守,东段花震天防守,中段花雾岚防守。

    这事,杨寒还是略有耳闻的。

    “找我?不会又要去探查北洲吧?”花震天一万年前受够了杨寒的剥削,一瞧对方的眼神,就感觉要遭。

    果然,杨寒理所当然的道:“你都大乘期了,不去探索下,浪费人才吗?”

    杨寒一万年前没能探索出来,此刻实力近乎无敌,又答应过小龙要去找回场子,这事他可没忘。

    “好吧,到时候直接来找我就行。”花震天已经突破到大乘期,杨寒连天雷都能捏碎,已经和一万年前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去就去呗,无所谓。

    如此,杨寒踩着重剑飞走了,去中段找苏将军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背影,又看向下面的战场,花震天的脑袋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实在难以置信,这是人力可以做到的。

    万年过去,杨寒居然已经强得如此不讲道理。

    他只能又一次发出疑问:这还是人吗?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