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带什么路?雾岚你没事吧?”还没等杨寒回答,一个男子快速的飞来。

    他穿着一身淡蓝色铠甲,周身真元缭绕,看上去气势很足。

    “安史,请守好你的防线,过来作甚?”花雾岚很不客气,似乎对这个男人很有成见。

    男人倒也不生气,只是道:“对不起,我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他便是安禄山的大儿子,神策军的统领,安史。

    花雾岚无视他的道歉,看向杨寒道:“这位是纯阳宫的人,要去北荒探查。我打算给他带路,你没事回去守好长城吧。”

    “纯阳宫的人……”安史这才仔细的打量杨寒,发现对方只是个锻体期。

    他不禁双目微眯,联想起他弟弟安明在长安的经历。

    此人莫不是纯阳宫老祖吧?

    念及此处,安史便不卑不亢的道:“这位少侠,北荒非常危险,我不推荐你一个人去。”

    镇北军派出无数探子的事,安史也是参与过的。

    至今都没有一个回来。

    北荒那边肯定不简单。

    当然,他并非担心杨寒的安慰,而是听到花雾岚说也要去。

    只要阻止了杨寒,就变相的阻止了花雾岚。

    但是,杨寒当然不会担心什么危险。

    他淡淡的道:“给我情报吧。”

    那模样非常坚定,根本不容改变。

    苏云己和花雾岚对视一眼,只能从纳戒中把当初的情报给了杨寒。

    杨寒拿到情报,展开看了一会儿,随后踩着重剑飞走了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都没提过支援的事。

    花雾岚见状,有些放心不下,便对苏云己道:“己姨,这里就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心为上。”苏云己很了解花雾岚,知道对方决定的事,自己根本就拉不住。

    “雾岚,你不能去啊,那边太危险了。己长老,你阻止下她啊。”安史瞧着花木兰要走,顿时就急了。

    所谓的不合适,就是对方要苹果,你偏给她香蕉。

    安史对花雾岚的心,就是这个样。

    花雾岚与安史同级,并不受对方管制,也就不需要看对方脸色。

    她二话不说就飞走了。

    苏云己耸耸肩,表示自己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“害。”安史在心里可把杨寒给恨死了,无奈一叹也跟着上去。

    两人都很清楚,去北荒那边,只能隐秘行动,人多了反而是累赘,也就没有带上护卫。

    花雾岚和安史的飞行速度很快,没有多久就追上杨寒。

    杨寒瞧了他们一眼,也没去搭理他们。

    安史飞在花雾岚身后,有事没事的搭几句话。

    花雾岚一直沉默,并没有回应他。

    反而偶尔看一眼杨寒,似乎对杨寒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这让安史的醋坛子爆发。

    要不是看不透杨寒,估计他早就发难了。

    北荒的范围非常大,底下是戈壁沙漠,看上去与新疆的地貌差不多。

    杨寒顺着当初镇北军北伐的地图一路飞过去。

    渐渐的,地面上开始出现各种蛮兽。

    他们栖息的地方,水草大范围枯竭,似乎被什么东西吸取了灵力。

    没了水草,自然就无法生存。

    这就是它们南侵的原因。

    杨寒利用小龙的灵识,探索着任何一个细节。

    感受到这股灵识波动,安史渐渐产生质疑。

    在他的感知里,杨寒就是锻体期。

    可杨寒爆发出来的灵识,却是分神期。

    相互间非常矛盾。

    难不成,此人真的隐藏了修为?

    安史看了一眼花雾岚,见她偶尔盯着杨寒的重剑。

    这下子,安史懂了。

    并非杨寒隐藏了修为,而是杨寒的那把剑,里面有个剑灵。

    灵识是剑灵爆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仔细查看,果然如此。

    那这柄剑得是什么等级?

    极品灵器?仙器?神器?

    瞧着杨寒纯阳宫的身份,又以锻体期的境界独自一人来此。

    安史想了想,猛地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难不成是神器?

    这可是大发现啊!

    安史纵然喜欢花雾岚,但如果能弄到这柄神器,一个女人又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只是,这剑灵乃分神期的境界,可比他高了一大境界,想要弄到委实有些难。

    不过,只要跟着下去,一定会有机会的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只要弄到这柄神剑将之炼化。

    花雾岚什么的,还不手到擒来?

    到时候,看她还敢不敢小看自己!

    安史这么想着,就安静的继续跟着,内心中也不再醋意翻滚。

    随着杨寒朝北飞去,一个巨大的阵法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该阵的范围非常大,利用阵势把周围的灵气全吸光。

    正是这样,才导致水草枯竭,蛮兽南侵。

    不过,看那水草枯竭的范围,估计用不了多久,这阵法就会缺少灵力而失效。

    阵法阻挡了视线,无法看到里面。

    杨寒来到阵前,伸手进去,发现并无阻隔。

    这便直接飞进去。

    进去之后,发现里面宛如地狱。

    各处是巨大的弹坑,到处都是残肢断臂。

    从现场残留的器物来看,居然就是千年前的北伐军团。

    好些纯阳弟子的残躯,仍旧能四处可见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花雾岚进来,瞧着这一幕,纵使她身经百战,也不禁勃然变色。

    从现场的痕迹来看,当初应该发生过一场大战。

    战况还非常的惨烈。

    “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安史跟进来,看着现场的惨况,也是相当的惊讶。

    这里的一切,就是当初北伐军失踪的原因。

    只不过,探子肯定来过,为何没有一个回去?

    伴着这个疑问,杨寒回头看了下,发现这个大阵只能进不能出。

    是纯阳宫当初比较著名的封印手法。

    看来,他们遇到什么东西,觉得没有机会打赢,才采用这个方式,把危险封印在此。

    当年参加北伐的纯阳宫弟子中,可是有几个大乘期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实力,断然不可能轻易死去。

    只能说,遇到的对手太强,完全超出他们的预期。

    遇到这种情况,纯阳宫弟子一般都会留下记录,为后续探查的人指明方向。

    杨寒念及此处,便放开灵识开始寻找起来。

    花雾岚则去其他地方查看。

    安明想了想,还是跟着花雾岚过去。

    即便贪图杨寒的神器,此刻也还不是时候。

    没多久,杨寒在坑洞中发现一块玉佩。

    那东西,是纯阳宫用来记录残念的法宝。

    原理跟纯阳宫的雕像差不多。

    这名弟子临死之前,应该是记录了什么。

    杨寒使用纯阳宫秘术,将玉佩打开。

    那名纯阳宫弟子的残念冒出来。

    看着杨寒,他先是愣了下,随后惊喜道:“天呐,师叔祖,居然是您。”

    敢情,这小家伙居然认得杨寒。

    辈分在千年前还不小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