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有什么发现吗?”花雾岚的声音传来,打断了杨寒的思考。

    杨寒摇摇头,从山洞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会告诉花雾岚那些事。

    再者,说了花雾岚也不一定能理解。

    这种事还是得自己来解决。

    取出那个法器看了下,附近没有检测到通道出现的波动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已经彻底与地球断绝了联系。

    周围的山壁上,泥土里,空气中,有大量的“魔种”残存。

    对于“魔种”这个新名词,杨寒倒是没有多少抵触。

    病毒只能感染肉身,无法作用于灵魂。

    已经不能明确表达当前的情况。

    用“魔种”这个词,倒是通俗易懂,非常的专业。

    魔种在侵入生物体之前,都是很脆弱的。

    一把火,一剂消毒水,就能让其毁灭。

    杨寒使用小龙的精神力,控制着大火烧毁了这里。

    其后,继续对大阵里面消毒。

    反复确定没有留下死角,这才把大阵解除。

    看着这片曾经被魔种荼毒过的土地,杨寒搬来一块巨大得石碑,插在大地上,在上面写下几个大字:抗疫英雄,永垂不朽。

    这是肯定了北伐军的功绩。

    “抗疫?什么意思?”但是,花雾岚看着碑上的文字,有些理解不了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这些是北伐蛮兽,守卫大唐边境的英雄。

    可怎么用“抗疫”这个词来形容?啥意思?

    杨寒凝重的看着这几个字,倒是没有跟花雾岚解释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用不了多久,四洲大陆的人,将会陆续接触到这个东西。

    这将是一场大灾难,无可避免。

    原以为可控,但在了解事情的真相后,杨寒就意识到,这事控不了。

    正如地球上疫情时期的外国一样,是无法管控的。

    异界普通人没有口罩,阻挡不了魔种的吸入。

    修行者不可能停止修炼,只要运功,就会从灵气中吸入魔种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魔种灾难的爆发,已经无法避免。

    北伐军,已经为他们争取了极大的时间。

    他们是真正的英雄。

    杨寒现在能做的,就是尽量降低魔种出现的可能性,以及提前准备应对的力量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将是一场全民抗战,哪怕是不能修炼的普通人,也得参与进来。

    虽说异界地广人稀,但每个人类城市,都有上千万的规模,有些巨型城市甚至有上亿的规模。

    魔种一旦爆发开来,将会难以控制,生灵涂炭。

    比地球上严重得多。

    小龙吞噬那颗龙珠后,逐渐恢复了些记忆。

    通过灵识共享,杨寒知晓了一些情报。

    北洲大陆,原本生活着很多人类,他们朴实善良,聪慧勤劳。

    可在某一天,魔神降临了那个世界,蛊惑了人心,污染了灵魂,建立魔族,将北洲变成了地狱。

    小龙为了阻止魔神屠戮世界,用时空风暴把北州给封锁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行为,拯救了当时的其他三洲。

    无尽之海的时空风暴,也就是由此而来。

    杨寒当前要做的,就是去北洲一趟。

    魔神在地球所做的一切,他会丝毫不少的还给魔族。

    杨寒不是圣母婊,以牙还牙这种事情,他也很擅长。

    “回去告诉你父亲,让他好好稳固修为,暂时不用来找我。”杨寒回头看向花雾岚。探索北洲的事,对于其他人来说太危险,完全没必要再带人过去。

    虽然说好要带上花震天,但那家伙才刚步入大乘期,还需要一些时间来稳固修为。

    花雾岚原本是担心杨寒的安危才跟来。

    不过,此刻来看,根本就没那个必要。

    只是有些好奇他要去哪里,便问道:“前辈这是要去哪?”

    “灭魔族。”杨寒淡淡的说出这几个字,不悲不喜,不带任何情绪,似乎是很平常的事。

    花雾岚听后,张了张嘴,想说什么,却又不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魔族啊,传闻个个实力通天,一族可灭四洲大陆。

    纵使巅峰时期的纯阳宫,都不一定能胜之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么恐怖的一族,杨寒居然轻松的说去屠灭?

    我没听错吧?

    花雾岚想了想,只能作揖道:“晚辈这就把消息告知父亲。”

    在见识了杨寒那一掌的威力后,花雾岚是真的不敢再对他有任何质疑。

    即便听起来很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强大,低调,内敛。

    这就是杨寒在她心中的形象。

    目送花雾岚离开,杨寒踩着重剑飞向北边。

    那里是混乱的时空风暴。

    这玩意不仅威力巨大,最主要的是容易让人迷失方向。

    那种迷失,不是简单的在雾气里迷失。

    是时空上的错乱迷失。

    小龙此刻还没有恢复本领,无法解除时空风暴。

    杨寒来到时空风暴前面,仔细的观察了一会儿,倒是发现一个方法。

    正要去履行这个方法,就见远处飞来一群人。

    那些人的穿着风格与大唐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从制式来看,应该是秦国人。

    北荒这边无国界,所有国家的人都是自由来往的。

    相对于无尽之海的时空风暴,这里的时空风暴距离东洲更近。

    作为时间和空间的力量,一些修行者会跑来做研究,希望能从中参悟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这些秦国的人,正是前来调查时空风暴的。

    领队的人名叫张晓仁,是个元婴期的高手,他组建了这个小队,将之命名为“调查兵团”。

    一听就充满着浓浓的中二风格。

    他们瞧着杨寒在那独自研究,原本也不想多管闲事。

    毕竟,来这里领悟时空之力的人,偶尔也还是很多的。

    可张晓仁忍不住探查了下。

    不探查还好,一探查……

    乖乖!锻体期!

    那个人居然是锻体期!

    丫的怎么过来的?

    这是来找死吗?

    领悟时空之力,至少也得元婴期啊。

    一个锻体期过来,是有什么想不开吧?

    看着年纪轻轻的,长得也不错,真是可惜了。

    张晓仁脑洞大开的想着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他一时没能忍住,带队飞过来。

    “兄台,这世间还有诸多美好之事,你切莫想不开啊。”张晓仁来到杨寒面前,将他堵在身前,一副说什么也不让开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杨寒瞧着他诚恳的模样,大致知道是误会了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锻体期,被人误会也正常,当真是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好在杨寒还算有经验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事,做出来给对方看,远比说半天有用。

    如此,他找了个地方,朝着北洲方向曲腿弯腰。

    瞧着杨寒离开,张晓仁起初还挺高兴,以为自己做了一件正确的事。

    可瞧着杨寒那模样,他顿时懵了。

    看向周围的队员,他们也是耸耸肩表示不懂。

    张晓仁正想再劝说几句。

    就见杨寒猛地屈腿跳跃。

    “轰!”霎时,恐怖的力量爆发开来,直接把地面踩出个巨大的凹坑。

    冲击波爆开,气浪奔涌四散。

    强大的反作用力把杨寒反弹出去。

    咚的一声突破音障,化为流光没入时空风暴里。

    那速度,即便是大乘期也难以企及。

    对地面造成的破坏效果,怕是十个大乘期都赶不上。

    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张晓仁嘴巴张得老大,只感觉自己见鬼了。

    一个锻体期而已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啊?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