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穿着一套紫色打底,白色镶边的丝裙。

    露着白嫩的香肩,锁骨窝很明显。

    白色的头发,柔顺的散落在身后,拖行在地面。

    精致的五官,美得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一条丝带飘在身后,款款而来就像天仙。

    作为大乘期的圣人,与真仙只差半步。

    具备这种气势和气质,也是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女子怀中抱着一只小兔子,玉手轻轻的抚摸了下,这才抬头看向杨寒。

    杨寒静静地矗立着与她对视,内心中毫无波澜。

    不过,这女子端详杨寒片刻,却是咦的一声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阁下来自何方?”她首先问出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来自何方?

    很明显,这个大乘期的女子,已经看出杨寒并非北洲之人。

    “东洲,纯阳宫。”杨寒倒也直接,就把来历说了下。

    “纯阳宫!不对,你还有另外一个身份。”女子听到纯阳宫这个词时,整个人都精神了下。当初纯阳宫的名声散播四洲,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

    她作为大乘期,活得够久,当然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只是,瞧着杨寒的模样,她总觉得杨寒不止这个身份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杨寒也意识到这点,便直接询问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可识得李清秋?”那女子说出一个名字,身后的丝绸飘摆不定,似乎映衬着她说这句话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杨寒听后,一时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这个名字,已经埋藏在心底很久很久了。

    刚穿越过来的几十年,以及闭关的一万年。

    久得他都要强行忘记了。

    看着杨寒的表情,女子的心绪波涛汹涌。

    定了定神,才继续道:“她踏遍整个四洲大陆,走遍每一个宗门,疯狂的寻找你。”

    这话乍一听非常无厘头,根本不知道她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但如果杨寒真是那个人,瞬间就能明白其中的含义。

    这些年相思的痛,都强心埋藏在心底,压抑在心底。

    因为疼痛,所以逃避,所以不去想念,所以不去回想。

    看上去似乎冷漠无情,似乎毫不在乎。

    但,那是承受很多之后,强行埋藏起来的表现。

    这一刻,杨寒那根弦终于绷断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不过,这么多年过来,也不是白熬的,杨寒还是稳住心神,询问对方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我是她的老友,闺蜜,崇拜者。她那年来到北洲寻你。我不知道她是怎么过来的,但她的确是做到了。我们肩并肩,与魔王大战几天几夜。她的强大,在我脑海中,至今挥之不去。”女子喃喃自语,似乎是在跟杨寒解释,又似在甜蜜的回忆。

    “她在哪?”杨寒的话不多,每次都只说重点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女子这才看向杨寒,道:“飞升了。”

    飞升,就是突破大乘期桎梏,被四洲大陆排斥到仙界。

    虽说没有死,但与这个世界,已经是仙人永隔。

    好在杨寒实力够强,倒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问道:“你如何认得我?”

    这时,女子似乎有些开心,甜甜的道:“我叫上官婉婉。姐姐飞升之前,留给我一物。说,如果遇到你,就将之给你。你一看,自会明白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从纳戒中将那东西取出来。

    是一个精致的盒子。

    上官婉婉保留至今,还从未打开过。

    杨寒伸手接过来。

    看了好一会儿,才轻轻的将之打开。

    盒子里存储着一些真元。

    这些真元流转,居然转化成了电。

    而电流维系的地方……

    是部手机!

    那手机的款式,外壳。

    杨寒这辈子都不会忘记。

    看到此处,杨寒已经可以完全确定。

    是她了。

    之所以面前这个上官婉婉认识自己。

    肯定是看了手机上的照片。

    杨寒把手机收入纳戒。

    他知道,那人肯定留下很多要跟他说的话。

    但此刻还不是时候,必须得把这些继续压在心底。

    毕竟,现在只是一个锻体期,虽说已经强无敌。

    但不会被世界排斥,如何飞升到仙界?

    正如回不去地球一样。

    去仙界,也是有些遥不可及。

    杨寒深吸一口气,把那些东西再次压抑下去。

    张晓仁和罗佳他们一直怔怔的看着。

    完全没搞懂这两位大佬在干嘛。

    但可以确定的一点是,他们之间的关系似乎不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处境不好。”杨寒沉淀了下情绪,才看向上官婉婉。

    “我看不透你。”上官婉婉说了句牛头不对马嘴的话。

    但是杨寒能理解,继续道:“我可以帮你走出困境。”

    先不提都是人族,或者顺手而为这事。

    就凭上官婉婉把手机给了他,杨寒就得帮对方这个忙。

    此地一眼看过去,全是清一色的女子。

    男女已经严重不平衡。

    即便魔族的不打进来,她们也会自然消亡。

    但是,杨寒这句话,却让上官婉婉误会了。

    她坚守此地那么多年,深知魔族的强大,当然不会朝着屠灭魔族那个方向去思考。

    这是格局的问题。

    杨寒这么一说,她还以为是解决传宗接代的难题。

    这下子,上官婉婉脸蛋微微红了。

    她瞧了瞧杨寒,倒是真如那“方块”里一般的英俊帅气,又具备男人的魅力。

    只是,作为闺蜜怎么能这么做呢?

    可不这么做,屠魔宗就要完了啊。

    哎呀,到底怎么办才好嘛。

    上官婉婉一瞬间思绪万千,考虑了很多问题。

    此刻的表现,就像是一位闺中待嫁的少女。

    作为大乘期的圣人,当真是很难见到。

    杨寒瞧着她的表现,很快意识到发生了误会。

    便只能尴尬的道:“我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同意。但飞升仙界之后,你可不能提及此事。”然而,上官婉婉太过于专心,以至于根本就没有理解到位。

    见到她的表现,听着她说的话,罗佳和张晓仁他们张嘴巴,对杨寒满心的佩服了。

    什么都没做,三言两语就能把人征服,还是一位大乘期的圣人。

    这得是什么样的魅力啊。

    不过,杨寒真是个直男癌选手。

    管你误会不误会,美丽不美丽,继续道:“我是说,帮你屠灭魔族,重建北洲人族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听到这里,上官婉婉如遭雷击,整个人都懵了。

    仔细一回想,就意识到了误会所在。

    顿时万千草泥马奔腾而过。

    要不是大乘期的身份,她都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男人说什么?

    屠灭魔族?

    开玩笑的吧!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