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是,杨寒会让他跑?

    说过要把魔王的脑袋做成尿壶的。

    真男人,可从不食言。

    如此,杨寒迅速接管灵甲,把面甲褪去,露出他英俊的面庞。

    瞧着逐渐虚化,正在进入虚空界的魔王。

    杨寒摆开姿势,打出了认真的一拳。

    这一刹那,魔王只感觉杨寒身后气势猛增,似乎有个无敌的战神。

    在魔王瞪大眼睛凝视下。

    杨寒一拳下去,直接把空间打碎,切断了魔王与虚空界的联系。

    魔王从虚化状态中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由于被击碎的是虚空通道,倒是没有影响周围的正常空间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这下子,魔王彻底懵逼了。

    打碎空间的手段,在神界倒是很常见。

    可这是下界啊,连仙界都比不上的下界啊。

    下界之人,何曾能做到如此?

    纵使魔王穿着魔铠,举手投足天崩地裂,也是无法击碎空间啊。

    不然,他早就逃出北洲去祸害外面了。

    可这条龙……

    不,这明显不是那条垃圾龙的手段。

    里面是个男人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究竟是谁?

    直至此刻,魔王才蓦然发现,眼前强大的存在,并非是那条该死的龙。

    他们明显是混合体。

    那条龙,只是与这个人共生!

    也就是说,前面一拳打爆一切的……

    是这个男人!

    那条龙,只不过是个辅助而已!

    尼玛!我连那条龙都打不过。

    如何面对这个男人啊?

    魔王此刻的内心是崩溃的。

    这种无力感,或许只有在小角色身上才有。

    可他是魔王啊!

    不甘,极度不甘。

    就像是开着大号去新手村虐人,却被一个小号给秒杀的那种憋屈感。

    魔王沮丧的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刚才那嚣张的神情,此刻再也不剩半点。

    杨寒断了魔王的保命手段,小龙重新接管灵甲。

    甲片从各处重新凝聚,面甲再次覆盖起来。

    小龙跟着杨寒久了,也形成了不太喜欢哔哔的习惯。

    她提着重剑过去。

    在魔王恐惧的眼神里。

    一点点的切断魔王的脖子。

    把魔王的脑袋直接割下来。

    魔王气绝,灵魂离体。

    这一次,地府的人居然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儿,还是没见。

    杨寒原本还想着怎么跟地府的人抢灵魂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,人家直接不来。

    根本搞不懂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北洲被封锁的缘故?

    可地府是掌管大千世界生死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点时空风暴,还阻挡不了人家吧?

    真是起了个怪。

    杨寒很纳闷。

    小龙这边。

    虽说她才是金丹期,却也能看到灵魂体。

    她伸手一抓,就将魔王的灵魂给拉扯过来。

    随后不知使用什么秘法,居然将其禁锢在魔王的脑袋里。

    魔王的灵魂再次回来,双目又恢复神采。

    这下子,他是真的胆寒了。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,神圣的龙居然有如此手段。

    小龙做完这一切,一招手产生火苗。

    将魔王脑袋上的肉和头发烧掉。

    魔王在火焰中痛苦咆哮。

    这玩意似乎能灼烧灵魂。

    让他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小龙淡然的做着,内心中毫无波动。

    就像魔王对她分身所做的一样,她只是报以手段而已。

    魔王的惨叫持续了好久。

    直到整个脑袋上没剩半点肉,甚至连脑浆都熔炼了,小龙才停止火焰。

    被特殊阵法加持,魔王的灵魂被禁锢在里面,永久保持着活性。

    因此,整个脑袋,依旧是活的。

    魔王忌惮的看着这条熟悉又陌生的龙。

    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居然会有这么一天。

    见大仇得报,小龙褪去。

    杨寒重新掌管灵甲。

    第一时间,他就拉开了裤子。

    其后……

    在魔王的注视下,一串水流淋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水流呈条呈线,呲在头骨上冒出热气。

    杨寒说过的话,会全部去履行。

    至今为止,还从未食言过。

    而此时,距离杨寒离开天魔宗,才刚好过了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说到做到。

    这便是无敌的纯阳宫老祖,杨寒。

    瞧着这一幕,秦悠悠飞过来,倒也没有害臊。

    她怯怯懦懦的问道:“请问,您是杨寒哥哥吗?”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上,能称呼杨寒为“哥”的人真不多。

    杨寒闻之,立马好奇的看过去,就见这个女人是个妖族。

    虽说此刻看着像人,但气息上明显就是妖族。

    “我是杨寒。你是?”杨寒看着这个妖族有些面熟,但一时没能想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!真的是你呀,杨寒哥哥。”秦悠悠惊喜,猛地过去就扑在杨寒怀里。

    一时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恨不得把这段时间所有的委屈,都向杨寒发泄一下。

    杨寒纳闷,也没有第一时间将其推开。

    好长时间后,秦悠悠才抬头看着杨寒,一边擦眼泪,一边笑着道:“杨寒哥哥,我是秦悠悠啊。”

    秦悠悠,这个名字杨寒还是记得的。

    当年蛇人族秦家最小的孩子。

    没成想,过了一万年,这家伙居然长这么大了。

    出落得还不错,已然成为大美女。

    都没法认出来。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瞧着杨寒惊讶的眼神。这个一万多岁的大乘期美女秦悠悠,居然像个小女生般的羞涩起来。

    杨寒当初在南州混的时候,秦悠悠经常跟在他屁股后面,怎么都赶不走。

    那可是一段快乐的回忆啊。

    不过,这家伙怎么认出我的?

    杨寒纳闷。

    瞧着杨寒的神情,秦悠悠嬉笑道:“有只有你,才会这么毫不顾忌,非常直接的对待仇人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就看向地面的骷颅。

    上面还有些水迹在蒸腾。

    当初杨寒被某只妖族袭杀,多亏了苏九儿救了他。

    当然,作为回礼,大师兄直接就杀过去了。

    才一个下午,就把那个族夷为平地。

    而对杨寒紧追不舍的那妖族族长,也被砍了头。

    当脑袋扔在杨寒面前时。

    杨寒第一时间做的,就跟今天一样。

    完全不顾周围还有其他人在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的一大特点。

    秦悠悠刚才见到这一幕,才幡然醒悟,终于想起来。

    此人,正是一万年没见的杨寒。

    难怪一开始就觉得眼熟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对方居然已经这么厉害了。

    遇到熟人,杨寒自然是很高兴。

    想当年,这秦悠悠才是个小女孩。

    时间过得真快啊。

    杨寒感慨。

    瞧着杨寒还是跟以前一样沉默寡言,秦悠悠倒也没觉得无趣,反而越发觉得熟悉。

    不过,想起自己当前形象似乎有些不堪。

    秦悠悠便惊叫一声,化为流光飞走了。

    她得去找个地方梳妆打扮一下。

    杨寒倒也没去阻止对方。

    女人都在意自己的形象,这个倒也能理解。

    瞧着秦悠悠离开,小龙这才从灵甲中探出个脑袋来。

    看上去,就像寄生在杨寒身体里一样。

    杨寒正想询问她是公是母,就见小龙游到魔王的身体处。

    在上面盘旋了一圈,随后从中取出一物。

    “哦不!你不可以这样。”魔王的灵魂被锁在骷髅头里,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骷髅头眼眶中跳动的火焰,正是他此刻激动的体现。

    很明显,那玩意应该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杨寒撇撇嘴,终于有了点心理安慰。

    就说嘛,打倒魔王,不爆装备和奖励,怎么能说得过去?

    只不过,那是什么玩意?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