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寒他们四处检查了下。

    这里没有一个活人。

    也没感知到花震天和花雾岚的存在。

    从各处的迹象来看,的确是爆发了内战。

    神策军和龙团相互厮杀。

    至于是什么原因,根本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好在北荒的大阵关闭后,那边的植被逐渐恢复,蛮兽倒是没有南侵。

    否则以现在的情况,大唐北境怕是要生灵涂炭了。

    秦悠悠落下去,查看了下死亡时间。

    是半年前!

    这个时间点很诡异。

    正是杨寒刚进入北洲的时候。

    此处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杨寒的眼神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把很多线索思考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这尸体有些奇怪,怎么全部都崩溃了?”鲁子明闲不住,让傀儡带他下来,也是在那查看尸体。

    这一查之下,立刻就发现不对劲。

    杨寒闻之,把脚下士兵的盔甲撩开。

    里面的尸体,果然像是消耗过度崩溃的。

    那模样,与当初炼妖宗的有些像。

    通过一番统计。

    发现,只有神策军的尸体才这样。

    事出反常啊。

    杨寒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想了想,取出一道符将其激活。

    那是召唤钟兰兰的符。

    东洲这边由钟兰兰掌管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她应该是知道的才对。

    杨寒这么想着。

    原本正常情况下,激活这道符之后,周围的时间应该会凝固,与地府保持统一。

    随后旋涡门出现,钟兰兰从里面无精打采的走出来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……

    似乎出了些问题。

    不论杨寒怎么激活,就是不见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地府出事了!

    杨寒感觉事情不妙。

    钟兰兰对小龙,对神力的积极性,可不会这么迟才过来。

    更何况,地府时间比四洲大陆快得多。

    断然不可能有迟到的说法。

    没有出现,肯定是地府出了事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杨寒心里有些不安,打算先回纯阳宫瞧瞧。

    秦悠悠等人迅速跟上。

    进入大唐境内,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尸体。

    从装束来看,都是唐军的。

    死了这么久也没人来收尸。

    情况有些不容乐观。

    路过一些村镇城市,里面的人居然全死了。

    从场面来看,是被人给屠杀的。

    心脏都没了。

    杨寒沉默了一会儿,越发觉得事情不简单。

    一路下来,大唐帝国北境的民众,几乎全被屠戮殆尽。

    随着朝南飞行。

    杨寒也逐渐发现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地面上的孤魂野鬼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这事还从未出现过。

    根据从北到南来看。

    刚开始地府应该还来勾魂。

    可随着屠杀进行,这项工作就停止了。

    超负荷了?还是另有原因?

    光靠这些现象,杨寒还无法断定。

    只能继续南进。

    临近长安城,屠杀的迹象才终于有所缓和。

    一些城镇里依旧人流涌动。

    虽然有些萧索,但与北边相比,已经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杨寒从天而降,进入镇子里,想要打听下消息。

    见杨寒等人从天而降,气势非凡。

    那些民众赶紧跪下,高呼“神仙老爷”。

    “你且起来,这大唐最近怎么了?”杨寒看向一个小贩,挥手将其托起来。

    这吓得对方颤抖不已,好一会儿才恢复镇定。

    “回,回神仙老爷。大唐已经变天了,此刻应该叫大安。”小贩结巴着说起来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害怕杨寒他们的实力,小贩根本就不敢说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原来是在半年前,神策军统领安史忽然发动叛乱。

    先把龙团歼灭,其后一路南下平推。

    期间杀人如麻。

    用了四个月的时间,将长安城攻陷。

    此刻的长安城已经姓安。

    安禄山做了皇帝,国号大兴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杨寒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当初他知道安史这个人时,就联想到历史上的“安史之乱”。

    没成想还真实现了。

    不过,安史在大阵中被反弹死。

    是如何复活的?

    伴着疑惑,杨寒只能离开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打算先去长安城瞧瞧。

    此刻的长安城,仍旧像原来那般繁华。

    只不过,每个人心里都笼罩着阴影。

    虽然人来人往,但很少能看到曾经的轻松气氛。

    杨寒来到长安城外,立马就被几道神识锁定。

    城墙上的神策军大叫道:“什么人?还不速速下来!”

    杨寒看过去,这几个士兵,居然是元婴期。

    元婴期的士兵守门?

    事情不简单啊。

    杨寒也不跟他们废话,一挥手就把这几人打爆在原地。

    屠杀了整个北境的百姓,没有一个神策军是无辜的。

    一路飞着进去,很快就来到皇宫上空。

    才刚到,皇宫里就升腾起几股超然的气势。

    仔细感应之下,居然是大乘期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倒是谁来了。纯阳宫老祖么?”

    随着这个声音,安明从宫殿里飞出来。

    这家伙在半年前被杨寒教训过。

    那时他才筑基期巅峰。

    此刻一看,居然达到了大乘期!

    这是吃了激素?

    杨寒很是疑惑。

    历史上再逆天的人,也不可能这么快达到大乘期。

    纵使开挂的主角,也是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随着安明出现,周围陆续飞过来几位大乘期。

    其中就有安禄山。

    安禄山此刻戴着皇冠,穿着龙袍,那叫一个威风。

    “哟,原来是老祖回来了啊。啧,真是对不住,帮你修的大阵,我已亲手毁去。让您来晚了,没能看到大戏,当真可惜。”安禄山悬浮在空中,稍微的拔高了一点,想要压过杨寒一头。

    这是他当上皇帝后,心中产生的另类情趣。

    这安禄山此刻说话相当嚣张。

    或许在他看来,身边的人都达到了大乘期。

    杨寒才是一个大乘期而已,根本就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“自信是好事。但可别闪到舌头啊。”秦悠悠瞧着杨寒被嘲讽,生气的就回怼一句。

    安禄山和安明这才注意到她的存在。

    大乘期。

    “啧,你的女人缘真不错啊。大乘期的美女。呵呵,可惜啊,从此以后,就是我的了。”安明邪笑。杨寒干扰了他勾搭秦宣仪,他至今都还记恨在心。

    特别那次的侮辱,已经是他心里的阴影。

    自从通过秘法成就大乘期之后。

    安明做梦都想找杨寒报仇。

    想着,同为大乘期,纵使杨寒经验老道。

    只需要多找几个大乘期,就能彻底压制对方。

    此刻,加上安禄山,这边就有五个大乘期。

    不信杨寒能有三头六臂。

    安史这么想着,与安禄山对视一眼,双方都很嚣张。

    大乘期啊。

    原先遥不可及的存在。

    没成想,安史回来之后,他们也能这么迅速的达到。

    这纯阳宫老祖,当初可是在他们面前装够了比。

    这一次,准叫他跪下叫爸爸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