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到纯阳宫附近,就闻喊杀声四起。

    远远看去,身穿金甲的大唐禁卫军,正与身穿黑甲的神策军在对垒。

    禁卫军守在纯阳宫主殿那座山上,神策军不断的突袭,想要冲进去。

    但是,一个小型护山大阵将主殿笼罩起来,还有雕像在不停的射击。

    使得这些神策军根本冲不进去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的数量太多,又悍不畏死。

    一时根本除之不尽,反而让纯阳宫的灵石储备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是消耗战术。

    神策军想要用这样的方法,将纯阳宫最后的力量彻底拖垮。

    在这一个月的鏖战里,神策军终于占了纯阳宫一大半。

    那传送大阵,也是被安禄山给捣毁的。

    只是,纯阳宫正殿的大阵太强,纵使安史亲自出手,也无法将其打破。

    大阵里面,纯阳宫主殿。

    花震天坐在宾位上,捂着胸口不停喘气。

    花雾岚在他的旁边,一脸忧愁的看着。

    而对面坐着的,是轩辕龙基和轩辕子律。

    李若曦和一众纯阳宫弟子,则在盘膝而坐,努力的修炼。

    即便是这种时候,也没有干扰到他们的修行。

    通过这半年的修炼,他们的进步倒是不错。

    李若曦和玄云子已经突破至元婴期。

    秦宣仪进入金丹期。

    东方心月的分神期也逐渐恢复。

    甚至轩辕子律,也进入了炼气期。

    之所以皇家的人会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都是花震天父女的功劳。

    安史之乱开始,他们在北境大战。

    原本安史只是元婴期。

    可不知为何,忽然暴增到大乘期,甚至还有各种手段。

    花震天身负重伤,在龙团军的掩护下,才带着花雾岚逃回来。

    一路南下至长安。

    轩辕龙基知晓此事后,立马就做出抉择。

    拱手让掉长安城,率领大军撤退至纯阳宫。

    他这一决策,使得安史轻松拿下长安,心情大好之下便没有屠城。

    小小的决策,就保住长安城无数黎民百姓。

    轩辕龙基居功至伟。

    并没有浪费杨寒将他复活的机会。

    只是,面对神策军不断的进攻,轩辕龙基面色忧愁,无法像纯阳宫众人那般镇定。

    李若曦他们是打心眼里相信杨寒。

    纵使那安史看上去要比大乘期厉害得多。

    她们也相信,杨寒能一拳将之秒杀。

    原因无他,只因为杨寒是那无敌的纯阳宫老祖。

    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纯阳宫另外一座山。

    此刻已经被神策军占领,成了他们的大本营。

    安史依旧穿着那套铠甲,淡然的离地悬浮。

    在其旁边,是一个大乘期的老者。

    “这纯阳宫的大阵,果然如传闻中那般强大。特别是那些雕像的伤害,居然连你都防不住。”老者抚着胡须,说出这么一番话。

    在早先时候,安史尝试过去攻击那大阵。

    但是,大阵的防御力太强,安史一击之下居然打不破。

    加之那些雕像射出来的光线也不弱。

    才是一个照面,他全盛姿态下,都差点被洞穿。

    安史这才没有贸然进攻,采用最稳妥的消耗战。

    “无妨,根据我的计算,用不了多久,纯阳宫的灵石就会消耗殆尽。”安史转头看向这个老者。在早先时候对方来找过他,给他吃了一颗药丸。说是能突破元婴期,直达分神期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还能随意夺舍。

    原本他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直到在大阵中,被杨寒反弹致死。

    危急关头,他夺舍了一只甲虫才活下来。

    正是夺舍那只甲虫,融合了里面的“魔种”,才开发出新一代的药丸。

    可谓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。

    “我的家族,就是在这里被那人给灭杀的。这一次,我要让整个纯阳宫陪葬。”老者愤恨的说着。

    他正是慕容家仅剩的一人,慕容博。

    慕容家和安家是世交。

    虽说在丹洲那一脉有些问题。

    但东洲这边依旧非常好。

    慕容家险些被杨寒灭门。

    这仇自然得报。

    于是,慕容家最后的这人,就找上了安家。

    原本只是打算用蛮兽之血炼丹,让神策军强盛起来,再帮他报仇雪恨。

    没成想,安史去一趟北荒回来,就搞出了更强的药丸。

    连他一个元婴期,都跟着进入了大乘期。

    这简直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我脑海里那个声音说了。只要不断的献祭人类,我们死去的所有人,终究会有亡者归来的时刻。”安史借用甲虫复活之后,脑海里一直有个声音。原以为是幻觉,可随着境界提升,他越来越清晰的感知到,那是一个无比强大的存在。

    既然对方说,那些死去的人都会回来。

    他这便告诉了慕容博。

    慕容博听后,倒是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毕竟这事太诡异,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亡者复活。

    灵魂都没了,尸体都找不见。

    怎么复活?

    二人交谈之际,忽的感觉到几股强大的气息传来。

    他们赶紧飞到高空,就见杨寒拎着安明化为流光赶到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仇人见面格外眼红。

    安史一眼就认出杨寒来。

    杨寒停下,看了一眼纯阳宫。

    除了传送阵被毁,一些建筑被毁之外,倒是没有任何伤亡。

    那些弟子都在大殿里面修炼。

    甚至花震天和花雾岚都在。

    他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此刻钟兰兰召唤不出来,天晓得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能不死,那是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“哥,救我啊。快点收拾这个人,他杀了父亲啊。”安明被拎在杨寒手中,作为一个大乘期,居然没去反抗,当真是窝囊。

    “我劝你放开他。否则~呵呵。”安史冷冷一笑,看上去很装逼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这么自信,是自从听到脑海里那个声音后,知晓了这个世界的很多秘密。

    原来,在四洲大陆上,最强的并非是大乘期。

    在其上面还有大魔级别,魔王级别。

    魔王可以碾压无数个大乘期。

    目前只有两位。

    一个是北洲那位,另外一个就是他。

    瞧着杨寒只是大乘期,安史自然表现得非常自信。

    “纯阳宫老祖,杨寒!你杀我全家。今天,有安大人在,你死定了。”慕容博盯着杨寒,狠狠地说出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安史已经够强大,完全能为他报仇了。

    报仇需趁早,他要的就是这个时候。

    “哦?”但是,听着这话,杨寒随手一挥。

    “啪!”当着众人的面,直接把安史给秒杀了。

    那速度极快,安史都没反应过来,甚至连底牌都没亮出来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