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这?

    杨寒一脸的轻松,似乎做了一件很寻常的事。

    拍死安史,似乎跟踩死蚂蚁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他伸手一抓,将安史的纳戒收走。

    这次有灵甲控制力量,倒是没有把战利品一起打爆。

    安史虽说无足轻重,具有的财物不可能跟魔王相比。

    但他涉及到魔种这事,还得查下里面的东西才行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杨寒轻松把安史秒杀,还抢了安史的纳戒。

    慕容博和安明都呆住了。

    他们怎么也没想到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居然不动声色的就出手了。

    安史甚至连底牌都没有亮出来。

    没有亮底牌的安史,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大乘期而已。

    还完全达不到那种夸张的层次啊。

    “你作弊,你无耻,别人都还没准备好你就出手。”安明反应过来,在那疯狂的大叫。

    他从小一直把安史当做偶像。

    长大了之后,更是被安史的天赋所折服。

    这一次安史带来丹药,吃了就能到达大乘期。

    简直把安明惊得不行。

    完全把安史当做神人来看待。

    安史爆发铠甲之后,轻松就能蹂躏好几个大乘期。

    这种底牌,才是安史真正的实力。

    也是安明自信的关键。

    可没成想,千吹万吹,甚至还搭上了安禄山的生命。

    却被这男人出手偷袭给打成了泡影。

    安明是真的不服啊。

    他一再的难以置信,事情居然就这么发生了。

    杨寒看向安明,依旧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谁规定打架还要事先申明的?

    更何况,即便安史亮出底牌,效果也是一样的嘛。

    有啥区别?

    杨寒之所以带着安明,只是担心安史用纯阳宫要挟而已。

    这样,也好有个交换的筹码。

    此刻来看,纯阳宫好好的。

    安明这个人质完全没用了。

    在安明疯狂的挣扎里,杨寒放开手,让其飞走。

    不过,都没有跨出百米距离。

    杨寒就一巴掌扇过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安明的身体爆在空气里,结束了他总被打脸的一生。

    这件事早在半年前就应该发生了,只是当时条件不允许。

    不过,此刻倒也不算晚。

    看着杨寒先杀安史,后秒安明。

    慕容博呆愣在原地,一时不知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前面还意气风发,觉得这次报仇有望。

    可下一秒,居然被一巴掌给扇碎了。

    只要是正常人,都会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这事,就像你骑着车,带着美女去兜风。

    前一秒还好好的,后一秒就忽然遇到粪车爆炸一样。

    淋屎的人生,根本无从解释。

    更何况,杨寒的强大,真的无法让人理解。

    虽说,刚才那一击只是偷袭,其中存在讨巧的成分。

    但,轻松就把两个大乘期给打爆。

    那种爆炸,居然连渣都不剩,完全湮灭在空气。

    这种层次,真的太夸张了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存在,纵使慕容博也是大乘期,他也没有半点自信。

    今天,要交代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慕容博这么想着,有些不甘心。

    他好不容易才达到大乘期,都还没有出去装逼。

    怎么可以这么快就结束?

    不过,想起安史那句话,那个神秘的存在说了,会让亡者归来。

    他们从北屠到南,获取心脏炼丹的同时,已经献祭足够多的人类。

    或许真能实现?

    这么想着,慕容博眼珠子一转,大喝道:“狗贼,你杀我全家,我要你的命!”

    “啪!”果然不出所料,这话才说完,他就被杨寒一巴掌打爆了。

    杨寒说过,慕容家的人根本不需要去寻找。

    只要时机到了,他们自然会跳出来。

    说的就是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安史能搞出炼妖宗那样的丹药。

    用脚指头想,都知道其中必有慕容家在作祟。

    此人说出这话的时候,杨寒就基本确定了。

    仇人见面,当然是不用客气的。

    拥有灵甲之后,杨寒对力量的控制,达到一个全新的层次。

    想出手就出手,完全没有后顾之忧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正在进攻山顶的神策军,忽然感觉身后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抬头看去,就见杨寒轻松打爆他们大乘期的军师。

    而统领早已不见踪迹。

    这下子,这些士兵都被惊吓到了。

    他们的高层,可都是大乘期啊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,居然挥挥手就将大乘期给秒杀了。

    那得是什么样的存在?

    他们这点战力根本就不够看。

    意识到这里,领头的将军们相互对视,随即想到四散而逃。

    他们总的有十万人,就不信对方能一个个的追。

    如此,一声令下,十万神策军一哄而散,朝着各个方向奔逃。

    他们穿着统一,数量又庞大,要追起来的确很麻烦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事根本不需要杨寒出手。

    鲁子明见状,纳戒一抖,十多万傀儡就从其中飞出来。

    虽说这些傀儡是用来辅助锻造的。

    但分神期的境界摆在那里,对付这些最高才元婴期的士兵,根本就没有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一路南下,鲁子明见到了大唐民众的惨状。

    虽说他是北洲人,并不属于大唐帝国。

    可同样作为人类,在那样的惨状面前,他也是非常愤怒的。

    这些神策军,不愧为人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鲁子明发出屠杀命令。

    那些神策军正在四散而逃,忽然看到密密麻麻的人追过来。

    定睛一瞧,居然是分神期的。

    而且个个装束统一,面相一致。

    这尼玛是什么玩意?

    神策军大骇,更加不要命的逃跑。

    但是,元婴期的速度,怎么可能比得过分神期?

    不出半个时辰,所有神策军全部被击杀在地。

    这种屠戮百姓的人,鲁子明丝毫没有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命令傀儡将尸体拖回来集中在一起。

    鲁子明眼皮都没眨一下。

    只是在这个过程中,让傀儡捂住了小女孩的眼睛。

    这种事,还不能给鲁琪琪看。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,纯阳宫的大阵撤去。

    里面的人相继出来。

    “恭迎老祖回宫。”李若曦等人跪下去,大声高呼。

    是的,他们无敌的老祖回来了。

    仍旧跟以前一样,管你什么境界,通通一击秒杀。

    多么的震撼啊。

    “嗯,起来吧。”杨寒点点头,轻轻一抬手,使用精神力将他们托起来。

    感受着这股力量,其他人倒是没什么,只是用崇拜的看着杨寒。

    李若曦却是愣住了。

    老祖是锻体期的事,她可是非常清楚的。

    可这次回来,不但能凌空飞度,还能用出精神力……

    仔细查看,居然已经大乘期!甚至隐隐超过大乘期!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难不成是突破了?

    这么快的吗?

    老祖真是太勤奋了。

    想想自己,真的是还不够啊。

    必须得加倍努力才行。

    李若曦念及此处,赶紧原地打坐。

    居然开始修行起来。

    隐约间,还有晋级的趋势。

    ……